网站首页 | 红楼新闻 | 红楼诗词 | 读红杂谈 | 人物评论 | 红楼争鸣 | 原创作品 | 脂评石头记 | 红楼评书 | 红楼梦影    
我要投稿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用户注册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梦潭>首页 -> 原创作品
|今天是:

相关栏目

温古典之红楼梦中梦难醒
[录入:admin | 时间:2015-02-13 13:01:11 | 作者:乐之 | 来源:临海 | 浏览:21次]  评论 0

    余幼时家中清贫,一门皆是下里巴人,祖上无出翰林墨客,乡野村居亦无闲书可阅,初入红楼,迟至初中语文课时“刘姥姥进大观园”。得窥一隅,便也似刘姥姥般大开眼界,自此坠入红楼,一梦难醒。只恨天资愚钝,饶是至今,亦不敢自称熟读红楼,如爱玲“实在熟读红楼梦,不同的本子不用留神看,稍微眼生点的字自会蹦出来”此等境界,吾辈今世望尘莫及。若敢详谈红楼梦,恐是如此狂妄无知气煞众家,引得诸子讥笑:无知者不在家中苦读,偏要现世。既如此胸中无墨,何以仍不知天高地厚,落笔成文?纯是想望今人多读古文,巨著不可遗矣!叹羞于浅见寡识,只得拾人牙慧,贻笑大方。谨以此文劝学、普及,万不敢立论。
    《红楼梦》早期仅有前八十回抄本流传,称《石头记》,后经高程二人整理、续作,满百廿回,定为《红楼梦》。时至今日,仍是以八十回抄本和百廿回刻本分别流行于世。其中以脂砚斋批语分有“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以作序者分又有“戚序本”、“梦觉本”等;再有活字印刷定本分“程甲本”、“程乙本”等等,洋洋十余版本。各版回数多寡不一,多者几于完整,寡者只二三回;内容亦出入甚广,因作者增删五次,流于世又有文匠书贾竞相抄阅贩卖,故而除字句增删,并有情节改版,错讹互现。有些属坊间誊录时错漏,有些则疑有人刻意隐去。这些版本各异,便在“红学”中形成了一个分支,专事研究背景,比对差别,称“版本学”。值得一提,在诸多版本中,“红学”学者中相当者仅认可前八十回版本,深觉后卌回实在狗尾续貂,自相矛盾,前后不应,更有甚者恨程高二人毁经典于续作。余以为,堪称绝世确只前八十回可当,程高亦确有可诟之处,然二人之功,功在整理,以推定本,不可没。俞平伯临终亦平反早期对程高二人的种种恶评,称“程伟元、高鹗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至于后卌回是否真系高鹗所续,如非,作者何人,此又是一支学问,另话。
    欲深读红楼梦,不得不提脂砚斋。脂砚斋虽非书稿唯一批评者——另有畸笏叟、杏斋等——然唯脂砚斋名誉最是鼎盛,其人身份神秘,从批语可见与曹翁关系匪浅,深知底里,至同居同感,详知生前身后事。较为广泛的推论有四,一为作者,二为妻子,三为叔父,四为兄弟,迄今无一定论。但脂砚斋抄阅批评《石头记》,已成为“红学”不可或缺之重要部分,乃至分出一支“脂学”,亦被认为为“探佚学”、“索隐学”提供了最直接、最主要之研究依据。周汝昌等人认为,脂砚斋定文本名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时,曹翁尚在世,由此推断曹翁赞同将“脂批”作为书稿内容之组成部分,视为补充及再创作。如此重要人物,一等相亲,却是烟云模糊,无可追溯,怪矣。无怪乎后世有言论认为,脂砚斋乃子虚乌有,杜撰臆造,以佐胡适、俞平伯等人论著,实是欺世盗名之作。余不以为然,有理如下:一则如列藏本等亦有脂批,所批虽与今本出入有差,但多数相同。此本系道光年间随旧俄宗教使团来华之学生所得后带回,一九六二年由苏联汉学家发现,时隔两年后撰文介绍,始为世人知。二则当时文人所诗所文均有提及,如嘉庆年间裕瑞所作《枣窗闲笔》有写“曾见抄本卷额,本本有其叔父脂砚斋之批语,引其当年事甚确。”是否叔父虽存疑,然可证脂砚斋确有其人。三则据冯其庸著“影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上被胡适删去的几条跋文”所述,胡适所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验纸张确为乾隆时期竹纸。虽则胡适出于某种意图,将五条跋文隐去,但不至假造,如要自偏,造时便可,何必隐藏。若说脂砚斋非仅一人,倒是赞许,确切说来,应是脂批非仅一人,估是过录时后人冒加,亦有可能。话回,数百年来红楼一梦引得百家争鸣,从未停歇,各持己见,如有理有据,亦是乐见。
    余初读红楼梦时,少年风发,感叹宝黛之情深缘浅,人物之前世今生,分明是前世种下之姻缘,如何今世要以尽数的眼泪还。一是泪尽而花葬,一是意冷拜佛前。悲悲呛呛,痛心疾首: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时隔几年再读,心下凄然,任你如何风光辉煌,起朱楼,榻卧高床软枕,宴宾客,享尽珍馐美食,难逃不测风云旦夕祸福,忽喇喇大厦倾,树倒猢狲散,只落了片白茫茫大地无烟云,叹一句好事尽,飞鸟各投林。再过些年岁,读来仍是山水。书中有云:非参禅悟道之人不可解。儒道佛禅之理,借由一僧一道,教导吾等痴缠众生,破执除痴,同与宝玉悟禅机,世间万象,皆是飘渺。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可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无立足境,是方干净。与“色不异空,空不异色,se shi kong,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同理同学同念。
    张爱玲曾于《红楼梦魇》一书中写道“有人说过‘三大恨事’是‘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第三件不记得了,也许因为我下意识的觉得应当是‘三恨红楼梦未完’”。未完是恨在今日存世之残缺,无以得窥全文,知悉众人本来下落。然余忖忖,当年《红楼梦》完则完矣——由畸笏叟旁提可知——只未定稿,后被借阅者遗失。于此说论,倒是又生出许多疑问?为何前八十回一回未失,后卅回(一说廿八回)尽数遗失?即便遗失,既是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何以一次借阅遗失后余下抄本底稿无一幸存?究竟因是文字狱未能免灾,还是曹翁有意为之?疑团种种,已是无解。若有一日科学昌明,这世上有了时光机器,第一件事便要回去当时年间,游一遍大观园,见一见众红袖青衫,再寻着曹翁,一探究竟。嗟乎!叹乎!绿蜡春犹卷,红楼梦未完。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Tags:红楼梦新闻 红楼经典 古典文学           编辑:admin评论】【关闭】【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慕蓉春晓原创诗词之霜天晓角

网友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a
表  情:
c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内  容:

©2009-2018 Honglm.com版权所有 红楼梦潭 致力于中国红楼梦文化分享与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