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红楼新闻 | 红楼诗词 | 读红杂谈 | 人物评论 | 红楼争鸣 | 脂评石头记 | 红楼评书 | 红楼梦影    
我要投稿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用户注册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梦潭>首页 -> 人物评论
|今天是:

相关栏目

《红楼梦惊醒》之“一从二令三人木”(一)
[录入:admin | 时间:2010-11-25 22:10:35 | 作者:梦潭网友 | 来源:红楼梦谭 | 浏览:272次]  评论 0

在对红楼梦全书的反复阅读中,我发现,作者对楚辞情有独钟。书中不断出现对楚辞文字的引用,许多情节构思也都来源于楚辞。因此,我判断,红楼梦与楚辞之间必有关联。

在仔细研究了楚辞之后,我终于可以讲,原来红楼梦的大部分创作灵感均源于楚辞!

我们知道,楚辞中屈原的《九歌》是祭祀诗歌,包含了对十位神的祭祀辞,共有十一章。但读过它的人就会发现里面充满了诸如“采薜荔(宝钗)兮水中,搴芙蓉(黛玉)兮木末”、“湘”、“云”等的与红楼十二钗相关的词藻。显然,《九歌》十一章与十二钗存在某种关联。红楼十二钗的部分创作灵感就来自于这十一篇诗歌。

最明显的是第四篇:

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登白薠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

  鸟何萃兮苹中,罾何为兮木上?

  沅有茝兮醴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

  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

  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澨;

  闻佳人兮召余,将腾驾兮偕逝;

  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

  荪壁兮紫坛,播芳椒兮成堂;

  桂栋兮兰橑,辛夷楣兮药房;

  罔薜荔兮为帷,擗蕙櫋兮既张;

  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

  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

  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

  九嶷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

  捐余袂兮江中,遗余褋兮醴浦;

  搴汀洲兮杜若,将以遗兮远者;

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

这里的湘夫人显然是指向了黛玉。其中的“降兮北渚”正合黛玉的天界身份,“目眇眇兮愁予,嫋嫋兮秋风,”显然是黛玉的外貌写照。“木叶下”指向了“林”字。后又有“思公子兮未敢言”,正合黛玉对宝玉的恋情,“将腾驾兮偕逝”正合她的命运,“辛夷楣兮药房”暗合她的“多愁多病身”。“罔薜荔(宝钗)”、“疏石(宝玉)兰”、“缭之兮杜衡(宝钗)”、“ 搴汀洲兮杜若(宝钗)”正合三人的微妙关系。

  (二)九歌·云中君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

  龙驾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

  灵皇皇兮既降,猋远举兮云中;

  览冀洲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

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忡忡;

云中君当然是湘云,“与日月兮齐光”正合第四十回湘云的“双悬日月照乾坤” ,“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忡忡”表示了她日后夫妻生活的烦忧。

(一)九歌·东皇太一

  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

  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

  瑶席兮玉瑱,盍将把兮琼芳;

  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

  扬枹兮拊鼓,疏缓节兮安歌;

  陈竽瑟兮浩倡;

  灵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满堂;

五音兮繁会,君欣欣兮乐康。

此篇正合书中关于妙玉的描写,“璆锵鸣兮”正合第五回警幻(即妙玉,详见文章妙玉的身份)的描写“环佩之铿锵”。“瑶席兮玉瑱”点出了妙玉名字的由来,“皇”字再次暗示了她身份的高贵。一、二篇的相连也重现了妙玉和湘云在第五回判词中的“对子”关系,因为第四篇指向黛玉,而且黛玉和宝钗也存在“对子”关系。我们有理由相信第三篇应当指向宝钗。

  (三)九歌·湘君

  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

  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

  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

  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

  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

  薜荔柏兮蕙绸,荪桡兮兰旌;

  望涔阳兮极浦,横大江兮扬灵;

  扬灵兮未极,女婵媛兮为余太息;

  横流涕兮潺湲,隐思君兮陫侧;

  桂櫂兮兰枻, 斵冰兮积雪;

  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

  心不同兮媒劳,恩不甚兮轻绝;

  石濑兮浅浅,飞龙兮翩翩;

交不忠兮怨长,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闲;

  朝骋骛兮江皋,夕弭节兮北渚;

  鸟次兮屋上,水周兮堂下;

  捐余玦兮江中,遗余佩兮醴浦;

  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

  时不可兮再得,聊逍遥兮容与。

   “无波”、“安流”合宝钗的安静性格,“薜荔柏”和“斵冰兮积雪” 、“杜若”指向了她的名字。“采薜荔(宝钗)兮水中,搴芙蓉(黛玉)兮木末”指向了她和宝玉黛玉的感情关系。“石(宝玉)濑兮浅浅”则是暗合了宝玉对她的薄情。



  (五)九歌·大司命

  广开兮天门,纷吾乘兮玄云;

  令飘风兮先驱,使涷雨兮洒尘;

  君回翔兮以下,逾空桑兮从女;

  纷总总兮九州,何寿夭兮在予;

  高飞兮安翔,乘清气兮御阴阳;

  吾与君兮齐速,导帝之兮九坑;

  灵衣兮被被,玉佩兮陆离;

  一阴兮一阳,众莫知兮余所为;

  折疏麻兮瑶华,将以遗兮离居;

  老冉冉兮既极,不寖近兮愈疏;

  乘龙兮辚辚,高驰兮冲天;

  结桂枝兮延伫,羌愈思兮愁人;

  愁人兮奈何,愿若今兮无亏;

固人命兮有当,孰离合兮何为?

单单从“遗兮离居;老冉冉兮既极,不寖近兮愈疏”就能看出这是李纨人物创作的灵感所在。“灵衣兮被被,玉佩兮陆离”正合她判词中的“带珠冠,披凤袄”。“愁人兮奈何”则道出了她的苦命。

  (六)九歌·少司命

  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

  绿叶兮素华,芳菲菲兮袭予;

  夫人兮自有美子,荪何以兮愁苦;

  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

  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

  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

  悲莫愁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荷衣兮蕙带,儵而来兮忽而逝;

  夕宿兮帝郊,君谁须兮云之际;

  与女沐兮咸池,晞女发兮阳之阿;

  望美人兮未来,临风怳兮好歌;

  孔盖兮翠旌,登九天兮抚彗星;

竦长剑兮拥幼艾,荪独宜兮为民正。

此篇的关键在于“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这里的眉目传情当然是指秦可卿了。“儵而来兮忽而逝”正合她的早逝。

  (七)九歌·东君

  暾将出兮东方,吾槛兮扶桑;

  抚余马兮安驱,夜皎皎兮既明;

  驾龙輈兮乘雷,载云旗兮委蛇;

  长太息兮将上,心低徊兮顾怀;

  羌声色兮娱人,观者儋兮忘归;

  縆瑟兮交鼓,萧钟兮瑶簴;

  鸣篪兮吹竽,思灵保兮贤姱;

  翾飞兮翠曾,展诗兮会舞;

  应律兮合节,灵之来兮敝日;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

  操余弧兮反沦降,援北斗兮酌桂浆;

撰余辔兮高驼翔,杳冥冥兮以东行。

东君是日神,这个“心低徊兮顾怀”的“贤姱”当然是指迎春。

第三回关于她的外貌描写:“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正是出自于“羌声色兮娱人,观者儋兮忘归”一句。“思灵保兮”合她的保守个性。“敝日”和“天狼”正合她误嫁中山狼的情节。

  (八)九歌·河伯

  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水扬波;

  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

  登昆仑兮四望,心飞扬兮浩荡;

  日将暮兮怅忘归,惟极浦兮寤怀;

  鱼鳞屋兮龙堂,紫贝阙兮珠宫;

  灵何惟兮水中;

  乘白鼋兮逐文鱼,与女游兮河之渚;

  流澌纷兮将来下;

  子交手兮东行,送美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1/4/4
Tags:陈晓旭,林黛玉,87红楼梦           编辑:admin评论】【关闭】【顶部
上一篇《红楼梦惊醒》系列文章 之三十四 下一篇红楼梦论文列系--- --- 《 宝钗的..

网友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a
表  情:
c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内  容:

©2009-2019 Honglm.com版权所有 红楼梦潭 致力于中国红楼梦文化分享与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