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红楼新闻 | 红楼诗词 | 读红杂谈 | 人物评论 | 红楼争鸣 | 原创作品 | 脂评石头记 | 红楼评书 | 红楼梦影    
我要投稿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用户注册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梦潭>首页 -> 人物评论
|今天是:

相关栏目

红楼人物 司棋
[录入:admin | 时间:2010-12-16 19:45:40 | 作者:高语罕 | 来源:红楼梦宝藏 | 浏览:52次]  评论 0

司棋是迎春的丫头。有一次鸳鸯从李纨那里(稻香村)回来,“刚至园门前…

  …独自一人,脚步又轻,所以该班的人(指看守园门的人而言)皆不理会,偏要小解,因下了甬道,找微草处走动,行至一块湖山石后,大桂树底下来。刚转至石后,只听一阵衣衫响,吓了一惊不小,定睛一看,只见是两个人在那里,见他来了,便想往树丛石后藏躲。鸳鸯眼尖,趁着半明的月色,早看见一个穿红裙子,梳鬅头,高大丰壮身材的是迎春房里的司棋。鸳鸯只当他和别的女孩子,也在此方便,见自己来了,故意藏躲吓着玩耍。因便笑叫道: ‘司棋你不快出来,吓着我,我就喊起来,当贼拿了。这么大丫头,也没个黑夜白日,只是顽不够。’这本是鸳鸯戏语,叫他出来,谁知他贼人胆虚,只当鸳鸯已看见他的首尾了,生恐叫喊出来,使众人知觉更不好,且素日鸳鸯又和自己亲厚,不比别人,便从树后跑出来,一把拉住鸳鸯,便双膝跪下,只说:“好姐姐千万别嚷!‘鸳鸯不知为什么,忙拉起来,问道:”这是怎么说?’司棋只不言语,拿手帕拭泪,鸳鸯越不解,再瞧了一瞧,又有一个人影儿,恍惚像个小厮,心下便猜着了八九分,自己反羞的心跳耳热,又怕起来。因定了一会,忙悄问:“那一个是谁?‘司棋又跪下道:”是我姑舅哥哥。’鸳鸯啐了一口,却羞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司棋又回头悄叫道:“你不用藏躲,姐姐已经看见了,快出来叩头。‘那小厮听了,只得从树后跑出来叩头如捣蒜。鸳鸯忙要回身,司棋拉住苦求,哭道:”我们的性命,都在姐姐身上,只求姐姐超生我们罢。’鸳鸯道:“你不用多说了,快叫他去罢。横竖我不告诉人就是了。'”(第七十一回)鸳鸯不惟没告诉人,因司棋吓病了,她反倒去看她,安慰她。这是后话。却说,司棋的姑舅兄弟一吓,第二天就“逃之天天”了。司棋听了,又急,又气,又伤心,因想道:“纵然闹出来,也该死在一处。真真男人无情意,先就走了。”

  (第七十二回)司棋这却错怪了好人,后来王夫人惑于少数人的讪言,检查大观园,在司棋的箱中搜出“一双男子棉袜,并一双缎鞋又有一个小包袱,打开看时,里面是一个同心如意,并一个字帖儿”(第七十四回)。上面写着她们的情话,在那时,一个丫头偷情,是犯大逆不道的,登时第二天,被赶了出来。但是这时司棋只是“低头不语也并无畏惧惭愧之意”,乖觉的凤姐,已经觉得可异了。“忽然那一日他表兄来了,他母亲见了,恨得什么是的,说他害了司棋,一把拉住要打。那小子不敢言语,谁知司棋听见了,急忙出来,老着脸和他母亲道:”我是为他出来的,我也恨他没良心。如今他来了,妈又打他,不如勒死了我。‘他母亲骂他,’不害臊的东西,你心里要怎样?‘司棋说道:“一个女人配一个男人。我一时失脚上了他的当,我就是他的人了。决不可再失身给别人的,我恨他为什么这样胆小,一人作事一人当,为什么要逃,就是他一辈子不来了,我也一辈子不嫁人的。妈要给我配人,我原拼着一死的,今日他来了,妈问他,怎么样?若是他不改心,我在妈跟前叩了头,只当是我死了,他到那里我跟到那里,就是讨饭吃,也是愿意的。’他妈气得了不得,便哭着骂着说:”你是我的女儿,我偏不给他,你敢怎么着?‘那知道那司棋这东西糊涂,便一头撞在墙上,把脑袋撞破,鲜血直流,竟死了。他妈哭着,救不过来,便叫那小子偿命。他表兄说道:“你们不用着急,我在外头原发了财,因想着他才回来的,心也算是真了。你们若不信,只管瞧。’说着,打怀里掏出一匣子金珠首饰来,他妈妈看见了,便心软了说:”你既有心,为什么总不言语?‘他外甥道:“大凡女人都是水性杨花,我若说有钱,他便是贪图银钱了。

  如今他的为人,就是难得。我把金珠给你们,我去买 资 殓他。‘那司棋?母亲接了东西也不顾女孩儿了,便由着外甥去了。那里知道叫人抬了两口棺材来。司棋的母亲看了诧异说:“怎么棺材要两口?’他外甥笑道:”一口装不下,得历月才才好。‘司拱的母亲见他的外甥又不哭,只当是他心疼傻了,岂知他忙著就把司棋收拾了,也不啼哭,眼错不见,把带的小刀子,往脖子里一抹,也就死了。司棋的母亲懊悔起来,倒哭得了不得。“(第九十二回)可怜这两条葱管般可爱的青春少年,就这样玉碎花凋了!但我

  们就这一件事实便看出如下几个可宝贵的教训:(一)司棋真是二三百年前中国封建礼

  教中一个明目张胆向亲权提出了自由结婚的要求;不得,则以颈血溅之的巾帼英难。(二)她虽提出了自由恋爱的要求,同时却又坚决地主张“一个女人配一个男人”;只要对方“不改心”,那就“他到那里,我就跟到那里,就是讨饭,也是愿意的”。这才是真正的“情种”!才配说恋爱!才不辱没这个圣洁的名词——爱!(三)司棋的表兄小潘也和她一样,了无愧色!他那种从容不迫地给司棋装殓,又从从容容地自刎而死,这又是一个真正的情种!这一对情种不出自世代簪缨、钟鸣鼎食之家,如贾府,而乃出自奴婢之家,这是多么尖刻的讽刺啊!现在一般男女讲恋爱,十九都是先要采问对方的财产,地位,或则今天见面,立刻之间便订婚,结婚,两人同到报馆联名登报,通告亲友,报喜;也许明天或后天两人便又同到同一报馆联名登报离婚。那末,司棋她们一对爱人的悲剧,对于现世的一些儿女,又是多么尖刻的讽刺啊!(四)司棋的母亲在不到半天工夫之内,所表现的面目,情感和心理状态是多么冷暖和矛盾,那对于当时的,甚至后世的社会人心,又是多么辛辣的一幅人心解剖的画图啊!当她的外甥回来,没有说明自己有了钱的时候,她又打又骂,恨不得把他推诸大门之外,自然谈不上把女儿嫁给他了。及至女儿死了,见了小潘的“金珠首饰”,便另换了一种面孔,只顾照顾小潘,直取金银珠宝,不但又认得外甥,甚至“接了东西,也不顾女孩儿了”,甚至埋怨她的外甥:“为什么不早说?”这种无耻的狗脸,真是“肺肝如见”!小潘回答却也犀利无比,他道:“大凡女人都是水性杨花,我若说有钱,他便是贪图银钱了。”司棋真丝毫没贪图银钱!但这几句话却把司棋母亲一流人物,甚至她们的祖宗八代都骂尽了!甚至她们后代儿孙这一流的,也都骂尽了!我读红楼至此常常引曾国藩给朋友的信上的一句话,“积年养疥为君一搔!”连那个贪毒无耻,残贼不仁的凤姐对于司棋都不得不做如下

  的赞叹:

  “那有这样傻丫头,偏偏就碰见这个傻小子!怪不得那天翻出那些东西来,他心里没事人似的,敢只是这么个烈性孩子!”(第九十二回)
 
Tags:司棋           编辑:admin评论】【关闭】【顶部
上一篇红楼梦中的女子 下一篇红楼人物 呆霸王不呆

网友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a
表  情:
c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内  容:

©2009-2018 Honglm.com版权所有 红楼梦潭 致力于中国红楼梦文化分享与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