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红楼新闻 | 红楼诗词 | 读红杂谈 | 人物评论 | 红楼争鸣 | 原创作品 | 脂评石头记 | 红楼评书 | 红楼梦影    
我要投稿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用户注册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梦潭>首页 -> 脂批红楼
|今天是:

相关栏目

谁是真正的脂砚斋?
[录入:admin | 时间:2016-02-24 16:10:27 | 作者:李铁 | 来源:网络 | 浏览:53次]  评论 0

    研究《红楼梦》,不能不研究脂批,有的人非常迷信脂批,但脂砚斋是谁?这个问题让不少人感到困惑。
“脂批”并非一人所写
    甲戌本有“脂批”1600多条;庚辰本有批语2000多条;己卯本有批语计717条;蒙府本有批语834条;甲辰本有批语230多条。
    一般人是不会把自己名字写错的,而在一些版本上,有时把脂砚斋写成“脂研”,有的写“畸笏叟”,有的写“立松轩”,有的写“松斋”,有的写“梅溪”,还有的写棠村、绮园、鑑堂、玉兰坡等,署名五花八门,他们的批注现在都统称“脂批”。
脂砚斋只是一个人,而我们所说的“脂砚斋”其实非常芜杂,他们水平高低不一,年代也不一,真伪不辩。
很多“脂批”是有署名的,批书人主观上不一定都想冒充脂砚斋,但所有的批注都统称“脂批”,客观上起了这个作用。

    否定脂砚斋的人则认为:“脂本”没有经过最起码的而且必须经过的审查、检验、鉴定这一关。“脂本”突然出现本身就值得怀疑。另外,“脂本”伪迹太多,偷工减料,故意砍残,誊抄糟糕,错字连篇。“脂本”是从那里来的?都是“土作坊的产品”,是“蒸锅铺”里出来的。“脂本”最初制造的就是伪品,不是什么再抄物。从庚辰本30多处“窜行脱文”看,它抄自程甲本,证据确凿。

    在多年的时间跨度里,脂砚斋相伴着曹雪芹的著书,知道曹家和曹雪芹的很多旧事。不看“脂批”,照样能读《红楼梦》,这是自由。但“脂批”是不该错过的,对“脂批”的歪曲、否定、诬蔑都是站不住脚的。

    我以为,不管脂砚斋是何方神圣,都要批判的继承和吸收。对“脂批”的极端迷信,随之而来的是违背原著、架空原著、甚至歪曲和诋毁原著。“蒸锅铺本”不一定产生都很晚。真正的脂砚斋不容否定,“脂批”和脂砚斋批注也不能混为一谈。

    事实上,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否定脂砚斋,庚辰本和程本有很多相似之处,只能从一个侧面证明,庚辰本和程本有着共同或相似的祖本,它产生非常早。

    “哭成此书”不能理解成曹雪芹一边哭一边写《红楼梦》,这句话并不“荒谬”。否定脂砚斋会把孩子和脏水一起泼出去。脂砚斋的批注非常重要,甚至没有脂砚斋,连最其码的问题也无法解决,可以肯定,她是最早的批书人,应该也算是《红楼梦》的作者之一。

    在研究《红楼梦》的过程中,除了甲戌本尚可,其他“蒸锅铺本”确实也没有什么大用处。但我历来认为,“蒸锅铺本”本身就是个“杂货铺”,只能以批判的眼光去看。但不管怎么说,这些版本把脂砚斋批注都保留下来了。

    “胡批”混入“脂批”

    除了脂砚斋外,其他人可能并不认识秦红玉,也不能看懂《红楼梦》,他们所有的批注都是“不解其中味”,只能是胡批。所以,在数千条批语中随便拾出一两条,有人就作出论断,这是多么轻率和昏聩无聊啊!

    我想,“脂批”参考一下是可以的,甚至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但也就是参考而已,读书还是要有自己的见解。

    很多人看的是庚辰本,这个版本保存“脂批”比较多,可能把各个时期所有人的批注都抄上了。庚辰本里有个畸笏叟,一般认为畸笏叟就是脂砚斋。我并不以为然。

    据周汝昌先生考证,《红楼梦》第79、80两回并不是曹雪芹所写,而是为了“便于传授,后人所补。”但是在庚辰本第79、80两回,字里行间仍然有许多“夹批”。很显然,批书人并不知道第79、80两回不是曹雪芹所写,除了署名的,批书人很可能不是脂砚斋。而畸笏叟只在庚辰本的书楣空白处进行批注。他批书的时间相对要晚。我想,脂砚斋是不可能在一本根本不懂《红楼梦》的人批过的书上去批注的,畸笏叟就是脂砚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曹雪芹给这部书取名《风月宝鉴》有两重含义。其一是这部书正反两边都能看,所谓此书两面皆有“喻”也;其二是“风月”中的二虫指的是皇上。畸笏叟曾经批注让读者反着看这部书,但是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另外,庚辰本第20回畸笏叟批注《红楼梦》后面文稿中的“狱神庙慰宝玉”一段被“借阅者迷失”,也说明他根本不知道曹雪芹只写了78回,从内容上看,他虽然认识曹雪芹和脂砚斋,但曹雪芹净糊弄畸笏叟。

    甲戌本是曹雪芹惟一曾经认可过的版本,这个版本现存16回,脂砚斋在上面批注也比较多。现在的甲戌本是胡适在北京隆福寺首先发现的。在这个版本上,胡适盖了名章,而且用红笔做了批注,形式和脂砚斋批注一模一样,经过影印和反复引用,后人很难区别哪些是“脂批”,哪些是“胡批”。于是,“胡批”混入了“脂批”。估计类似现象其他版本也存在。甲戌本上还有其他一些根本不懂“其中味”的人加的批注。

    再有一个己卯本,据说这也是一个历史相对久远的版本。通常认为己卯本和庚辰本有一定的渊源,藏在王府里,应该也比较准确,但事实并非如此。在第18回元春省亲的时候,元春回想自己“当初在大荒山中,青埂峰下,那等凄凉寂寞,若不亏癞僧跛道携来到此,又安得能见这般世面。”这句话其实说明了元春的来历,非常清楚明白,没有任何歧意。但己卯本上批书人的批注却是“千奇百怪之文”,说明这个批书人根本没有看懂《红楼梦》,此批书人非彼脂砚斋。

    脂砚斋很可能是女性

    脂砚斋非常了解曹雪芹,这一点是公认的。但脂砚斋到底是谁?红学家们一般有三种说法。一说是脂砚斋就是曹雪芹本人;一说是脂砚斋是女性,可能是曹雪芹的妻子;还有一说认为脂砚斋是男性。庚辰本第21回的眉批有一首诗说“脂砚先生恨几多。”直把脂砚斋叫“先生”,“先生”现在一般是男人的称呼,所以有人认为脂砚斋是个男人,是跟曹雪芹长期同居一处的朋友或亲戚。

    通过脂砚斋批注我们可知,真正的脂砚斋认识曹雪芹前后有好几十年。《红楼梦》记载,贾母曾经给了秦钟一个荷包和一个金魁星。脂砚斋也记得这个金魁星,他批注:“作者今尚记金魁星之事乎?抚今思昔,肠断心摧。”由此可见,曹雪芹和脂砚斋小时候就生活在一起。

    脂砚斋曾批注也想在黛玉脸上“拧”一下,我想,脂砚斋不可能是男性,如果是男性,应该不会这样写,脂砚斋是不会这样唐突黛玉的,曹雪芹也不会允许。

    在宝钗过生日的时候,王熙凤点戏由脂砚斋执笔。而根据《红楼梦》描写,这里也并没有外人,也不可能有外人。脂砚斋肯定是其中一个女性。

    脂砚斋对曹雪芹非常了解,对《红楼梦》的写作动机和写作大纲也非常清楚,但口气上和曹雪芹并不是一个人。而《红楼梦》惟一的男主角是贾宝玉,没有任何别的男人记录,一个男人也不可能和曹雪芹厮守那么长的时间。

    古人称别人“先生”是表尊敬,如称李清照为“先生”。在中国语言里,尤其是古代,把女人称为先生的例子不计其数。秦桧妻子王氏就自称冲正先生。脂砚斋自称先生早有先例,不足为异。当然,这里是不是脂砚斋自称,还有待判研。在《红楼梦》里,曹雪芹把女性说书人称为“女先儿”,“女先儿”就是女先生的简称。我们还说宋庆龄先生呢,古代压根就没女士这个词。

    鉴于此,我还是倾向于第二种说法,脂砚斋很有可能是女性,是曹雪芹的妻子。

    第1回在谈到《红楼梦》命名的时候,作者提到吴玉峰和孔梅溪,但是没有提到脂砚斋。在写作过程中,脂砚斋显然比吴玉峰和孔梅溪要重要得多,而作者有意没提及脂砚斋,说明脂砚斋与吴玉峰和孔梅溪是完全不同的。在清代的所有评论里,也从没有人提到脂砚斋,说明曹雪芹可以完全代表脂砚斋,她只能是妻子这种角色。

    “脂砚”之“脂”含有“红”意,可理解为“红色之砚”,那么此砚极有可能是古青州出产的红丝砚。含有红色成份的砚台非常罕见,除了山东古青州别的地方可能还没有。端木蕻良考证说:“红丝石砚即脂砚斋之脂砚也”。“脂砚”暗示了脂砚斋的籍贯是青州,跟李煦一样。甲戌本脂批云:“回思将余比作钗、颦等,乃一知己,余何幸也!一笑。”说明曹雪芹与脂砚斋为红颜知己,更有可能是情人。

    在《红楼梦》中,史家隐喻李家,那么史湘云应该含有李家基因,而脂砚斋有属于李家女性的可能性。脂批中有许多明显是女性口吻的批语。因此,周汝昌先生认为,史湘云就是脂砚斋,我觉得根据虽然还不是很确切,但可能性很大。周汝昌还认为,《红楼梦》是曹雪芹和脂砚斋夫妻合著,其实也是说史湘云就是脂砚斋。这种说法可能性也极大。

    根据历史记载,李煦比曹頫早几年治罪,史湘云原型后来也进京了,她跟随家人投奔李氏,和曹雪芹一起被赦免,并且认识秦红玉的可能性非常大。

    邓遂夫先生《曹雪芹续妻考》一文认为, 曹雪芹续弦是其祖母李氏娘家兄弟李煦孙女李兰芳。如果把《红楼梦》当历史看,李兰芳很有可能就是史湘云的“原型”,就是脂砚斋。

 

 
Tags:脂砚斋,曹雪芹,脂评本           编辑:admin评论】【关闭】【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毛国瑶抄录靖藏本批语一百五十条

网友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a
表  情:
c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内  容:

©2009-2018 Honglm.com版权所有 红楼梦潭 致力于中国红楼梦文化分享与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