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红楼新闻 | 红楼诗词 | 读红杂谈 | 人物评论 | 红楼争鸣 | 原创作品 | 脂评石头记 | 红楼评书 | 红楼梦影    
我要投稿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用户注册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梦潭>首页 -> 红学著作
|今天是:

相关栏目

[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一
[录入:admin | 时间:2010-07-04 17:48:33 | 作者:红楼梦潭 | 来源:红楼梦潭 | 浏览:153次]  评论 0

一 内务府总管嘎噜等奏覆校尉服色请照曹玺呈进缎样织造折

康熙十六年十月二十日


  内务府总管嘎噜等谨奏:为遵旨合议事。
  本年七月初七日,本府与工部合议具奏,奉员外郎佛保传旨:校尉衣服可否绣制,著查会典,由工部、内务府总管、内工部会议具奏。钦此。查会典并无校尉服色之规定,钦遵圣旨,臣等会议斟酌议得:会典内既无校尉服色之规定,今将绣制粗略估计,不算匠役工钱,若绣制上好红缎,连缝工需银四两余;若绣制次等红缎,需银三两六钱余。现在江宁织缎一件用银七两八分,杭州织缎一件用银六两九钱八分。今将绣制所出价格与现在织出之银数相比,估计只用钱粮半数有余。虽用半份多钱粮,但主上掌执事、抬轿校尉原来既无穿绣衣之处,若绣制两千件衣服,亦难得到同类之缎匹。今既值钱粮缺少之际,若以次等缎织成颜色好、花样鲜明者,似于节省钱粮亦可有益。如此,特请咨行江宁、杭州织造官员,命将做校尉服色之红缎,织成与二两五钱、三两、四两、五两此四等衣服各一件之价钱相等而颜色好、花样鲜明者,从速送来,俟送到时查看定议奏闻等因具奏。奉旨:依议。钦此钦遵。并已咨行江宁、杭州织造官员。
  今管理江宁织造·郎中曹玺呈称:从前织送校尉服色之缎,丝密并有横花四个,缎底亦有花,今经仔细计算,减去丝及花框之绒,改为横花三个,缎底无花。织成五两之缎一件,三两八钱三分之缎一件,三两五钱四分之绸地一件,二两五钱二分之绢地一件,将此四种缎样送去呈阅等语。管理杭州织造·郎中金毓芝呈称:将织成横花三个、缎底无花之五两缎一件,三两八钱五分之缎一件,三两五钱之绸地一件,二两五钱之绢地一件,将此四种缎样送去呈阅等语。
  将此,由臣等会议得:将曹玺、金毓芝送来呈阅之各四种缎样分别查看,绸地可用为銮舆服色。金毓芝送阅所织之绸地,每件称三两五钱,而曹玺送阅所织之绸地,每件称三两五钱四分。但曹玺送阅所织之绸地,比金毓芝送阅所织之绸地颜色好,因此将此缎样交与江宁、杭州织造官员,定价为三两五钱四分,依照曹玺送阅所织之绸地缎样之颜色同样织造等由。为此,谨奏请旨。等因。
  内务府总管·加一级臣嘎噜,内务府总管·加一级·降二级·又降四级·加一级臣海拉逊,内工部郎中·加二级·降二级臣郭里,员外郎·加一级臣佛保,经筵讲官·工部尚书·加一级臣陈敳永具奏。
  本日奉旨:又将绸地给抬轿校尉,将绢地给掌执事校尉做衣服。校射服色,既属工部之事,著交工部,并著尔等合议具奏。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二 巡抚安徽徐国相奏销江宁织造支过俸饷文册

康熙十七年七月十二日


  巡抚安徽宁池太庐凤滁和广等处地方·提督军务·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加九级臣徐国相谨奏:为册报支放江宁织造官员钱粮事。
  窃照江宁织造等并跟役马匹支过俸饷粮料,例系督臣按年造册奏销,续于奏销钱粮等事案内,准户部题覆,江南总督臣阿席熙疏称:通省地丁各项钱粮,俱系专责抚臣管理,共江宁、京口满汉官兵及织造衙门并安游等营,岁支本折钱粮数目,自康熙十七年为始,交与江宁、安徽二巡抚奏销可也等因。奉旨:依议。钦此。移咨前来,随经转行遵照在案。
  今奏销届期,催据安徽布政使龚佳育,将江宁织造官曹玺等并跟役马匹,自康熙十六年正月起,至十二月终止,支过俸饷银米、豆草数目,分晰册报前来。该臣覆核无异,除照造清册移送部科外,臣谨恭缮黄册,进呈御览,鉴照施行。为此开坐造册,谨具奏闻。
  计开:
  织造官一员曹玺,每年应支俸银一百三十两,除奉捐银六十五两不支外,实支俸银六十五两。又,全年心红纸张银一百八两,俱经议裁不支,理合登明。月支白米五斗。
  物林达一员(注),每年应支俸银六十两,除奉裁银二十四两不支外,实支俸银三六六两。月支白米五斗。
  七品笔帖式一员,每年应支俸银四十五两,除奉裁银九两不支外,实支俸银自三十六两。月支白米五斗。
  物林人二员〔注〕,每员月支廪银四两,白米五斗。
  笔帖式一员,每月支廪银四两,白米五斗。
  跟役、家口共计九十五名口,每名口月各支仓米二斗五升。
  马二十七匹,每匹春冬季日支豆三升,草二束,夏秋季日支豆二升,草二束。(下略)
  织造官曹玺支康熙十六年分俸银六十五两。
  物林达龚安支康熙十六年分俸银三十六两。
  七品笔帖式张问政支康熙十六年分俸银三十六两。
  以上共支银二百八十一两,共支白米三十六石,共支仓米二百八十五石,共支豆二百四十三石,共支草一万九千四百四十束。
  右谨闻奏。
(内阁·黄册)
〔注〕物林达,满语,汉译为司库,物林人,汉译为库使。

三 江宁织造曹玺进物单



  江宁织造理事官·加四级臣曹玺恭进。
  计呈:
  轿一乘 铁梨案一张 博古围屏一架 满堂红灯二对 宣德翎毛一轴 吕纪九思图一轴 王齐翰高闲图一轴 朱锐关山车马图一轴 赵修禄天闲图一轴 董其昌字一轴 赵伯驹仙山逸趣图一卷 李公麟周游图一卷 沈周山水一卷 归去来图一卷御书房收 黄庭坚字一卷御书房收 淳化合帖二套 天宝鼎一座自鸣钟收 汉垂环尊一座自呜钟收 汉茄袋瓶一座 秦镜一面 珐琅象鼻炉一座自呜钟收 珐琅索耳炉一座自呜钟收 珐琅花觚一座自呜钟收 宋磁菱花瓶一座自呜钟收 窑变葫芦瓶一座 哥窑花插一座 定窑水注一个 窑变水注一个自呜钟收 汉玉笔架一座自呜钟收 英石笔架一座自呜钟收 汉玉镇纸一方自呜钟收 紫檀镶碧玉镇纸一方 竹镇纸一个 竹臂阁一个 竹笔筒一个自呜钟收 竹笔二枝 竹香盒一个 雕漆香盒一个 竹匙箸瓶二副 太极图端砚一方 程君房墨四匣自呜钟收 桑林里墨二匣自呜钟收 吴去尘墨二匣 龙葱一座 竹箭杆十根。
(官中·杂件·进贡单)

四 内务府总管海拉逊等奏曹寅进送腌鲥鱼

康熙三十五年五月初二日



  江宁织造·郎中曹寅进送腌鲥鱼六十尾,等因。
  内务府总管海拉逊、多比具奏。
  奉旨:著交饭房。钦此。
  笔帖式二格钞去。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五 内务府总管海拉逊等奏曹寅进送开茶

康熙三十五年六月初一日



  江宁织造·郎中曹寅进送开茶二十罐,等因。
  内务府总管海拉逊、多比具奏。
  奉旨:著交该管处。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六 内务府总管海拉逊等奏请派定张进孝曹尔正等随同出行轮班掌管马匹折

康熙三十六年正月二十六日



  案据上驷院奏咨,内称:此次出行,请派出巴延人〔注〕备办收掌太监之马匹等语。查轮班之头班人内,余出郎中张进孝,员外郎贾弼成、西图、玛瑚、胡尚斌,物林达张士俊、德格,骁骑校五格,催总赵三,原任佐领曹尔正等十人,又出差回来尚未入班之人,共有二十六人,其中郎中皂保会出差太平桥,郎中保住会出差浙江海关,(中略)这些人此次既然随去,请将此八人进入头班。又,内管领白经曾出两淮盐差,(中略)请将此十八人匀入三班内,每班各编十八人等由。
  现将此等人名,各缮一绿头牌,由内务府总管海拉逊、多比交与批本笔帖式存住具奏。
  奉旨:著将皂保、保住、王坚、胡理、杨怀、徐天焦、彦泰派为头班,(中略)其他著伊等斟酌派在三班内。随去之人内,本人在者,著本人随去;若本人有故不能随差,著令其子弟补缺随去。钦此。
  头班:郎中张进孝,员外郎贾弼成、西图、胡尚斌,物林达张士俊、德格、骁骑校五格,催总赵三,原任佐领曹尔正,郎中保住、皂保,员外郎来保(中略)共二十人。其中只有胡尚斌因坠马伤臂,不能骑马,由其孙胡文龙补缺随去。
  二班,郎中舒树,原任员外郎董什布(中略)共十七人。
  三班:内务府总管海拉逊,郎中清格哩(中略)共十七人。
  四班:赞礼郎八十,物林达海良(中略)共十六人。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注〕“巴延”是满文译音,意为“富户人”。“派巴延”是清初一种专为皇帝当差报效的制度。凡是内务府出外差的人员(如盐税、关税等),回京后都要编入“巴延”,等候派差。差务大小轻重不一,大至承办一项工程,小至去新疆取哈密瓜。按照出外差的次数和收入银数,折算报效的次数和银数,直到皇帝认为可以抵销,才予免除。

七 内务府总管海拉逊等奏曹寅进送腌鲥鱼等物

康熙三十六年四月二十九日



  江宁织造·郎中曹寅进送腌鲥鱼二百尾,便蛋二千个,腌蛋四千个,两种玫瑰露八罐,连同汉文单一并送至。
  内务府总管海拉逊、多比交与啥啥珠子四格具奏。
  奉旨:著交该管处。钦此。
  本日将鲥鱼、蛋交与尚膳总颌喜昌了,两种玫瑰露交与清茶房首领太监曹家升、玉成德了。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八 江宁织造曹寅奏押运赈米到淮情形折

康熙三十六年十月二十二日



  江宁织造郎中臣曹寅谨奏:
  十月初九日接总管内务府九月二十七日来文,臣寅钦遵上谕,于本日随即雇觅船只,二日内将原存四千一百二十三石有零之米,照数装完。臣寅于十二日亲身督押出江,至十八日到淮,当即会同漕臣桑格,仰体皇上极恤穷黎至意,再四筹画,于淮扬等处酌量灾荒之轻重,计发米石之多寡。扬州府则江都、兴化、泰州、宝应、高邮,淮安府则山阳、安东、清河、桃源、沐阳、宿迁、邳州、盐城。随经漕臣桑格遴委勤慎官员,臣寅复雇觅本处船只分载,按地发谴。漕臣桑格严行诫谕,裁米到彼,止许升斗零星粜与贫民,不许求速趸售,滋贩卖之弊,以负皇仁。臣桑格、曹寅,又经访得淮扬市卖米价,熟米八钱有零,糙米七钱有零不等。今分发米石,臣寅谨与漕臣桑格商酌,原买之价每石四钱八分五厘,较之市价已为甚贱,务使穷村僻野之民,实沽圣恩。臣寅押船过扬至淮,百姓同声感戴皇恩,俱云皇上荡平沙漠,焦劳方息,即俯念蝼蚁,赈荒平粜,无策不备,身等小民,不知如何可以仰报天恩万一。
  臣寅目今在淮正发米押遣,除俟发粜全完,另行造册,具呈内务府详核奏报外,合将到淮之日,会同漕臣桑格事件及百姓情形,先行具折奏闻。
  再有抚臣宋荦亲督银米随后来淮扬等处赈济,值此隆冬,灾黎均沐皇上如天之仁,自不致冻馁,恐廑圣怀,一并启奏。恭请圣安。
朱批:知道了。


九 巡抚安徽陈汝器奏销江宁织造支过俸饷文册

康熙三十七年五月二十二日


  巡抚安徽宁池太庐凤滁和广等处地方·提督军务·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臣陈汝器谨奏:为册报支放江宁织造官员俸廪、粮料事。
  窃照江宁织造衙门岁支俸廪、粮料等项,案经前督臣准有部文,另行报销,续于奏销钱粮等事案内,准户部咨覆,江南总督阿席熙疏称:江宁、京口满汉官兵及织造衙门并安游等营,岁文本折钱粮数目,自康熙十七年为始,交与江宁、安徽二巡抚奏销等因。奉旨:依议。钦遵在案。
  兹据安徽布政使张四教将江宁织造衙门官役、家口、马匹,自康熙三十六年正月起,至十二月止,支过俸廪、银两并本折米豆、草束数目,分晰备造清册前来,经臣覆核无异,除照造清册移送部科查核外,臣谨恭缮黄册,进呈御览,伏乞睿鉴施行。为此开坐造册,谨具奏闻。
  计开:
  织造一员曹寅,每年应支俸银一百五两外,全年心红纸张银一百八两,奉裁不支,理合登明。月支白米五斗。
  物林达一员马宝柱,每年应支俸银六十两,月支白米五斗。
  七品笔帖式张问政,每年应支俸银四十五两,月支白米五斗。
  物林人一员戚式,无品笔帖式一员李巴士,每员月支廪银四两,白米五斗。
  新任物林人一员桑格色,于本年闰三月初十日到任。前件准江宁织造府移称:新任物林人桑格色,每月应支廪银四两,自康熙三十六年闰三月起支。其本员下白米、家口仓米、马匹豆草,俱应于本年闰三月初十日截支。等因移司。理合登明。
  跟役、家口六十二名口,每名口月各支仓米二斗五升。
  马二十五匹,每匹春冬季日各支豆三升,草二束,夏秋季日各支豆二升,草二束。[下略]
  织造官曹寅,支康熙三十六年分俸银一百五两。
  六品物林达马宝柱,支康熙三十六年分俸银六十两。
  七品笔帖式张问政,支康熙三十六年分俸银四十五两。
  以上共支银三百五十四两,共支本色白米三十六石三斗三升三合二勺,共支本色仓米一百九十四石八斗三升二合八勺,共支本色豆二十三石二斗八升,共支折色豆二百三石五斗二升,每石折银七钱,共该银一百四十二两四钱六分四厘,共支折色草一万八千一百二十束,每束折银七厘,共该银一百二十六两八钱四分。
  右谨奏闻。
(内阁·黄册)




十 江宁织造曹寅奏与督抚公议明陵俟秋凉修补折

康熙三十八年五月二十六日


  江宁织造·郎中臣曹寅谨奏:为奏明事。
  前月恭膺恩旨,命臣寅监修明陵。钦此钦遵。自署总督臣陶岱到省,会同巡抚臣宋荦、臣寅,以及在省大小官员踏勘,现在估计工料,遴委江防同知臣丁易管工,公议于官吏俸工银两内动支修补。因暑月雨水连绵,难以兴工,俟秋凉即便择日兴修。其颁赐御书,用垂永久,候修补将竣,即便制扁勒石,此皆皇上远迈上古之善政。
  除署总督臣陶岱、巡抚臣宋荦,会同臣寅具红本奏陈外,臣寅系家奴,理合先将会议情由,具折奏闻。
朱批:知道了。

十一 苏州织造李煦奏与曹寅等议得莫尔森可去东洋折

康熙四十年三月



  管理苏州织造臣李煦谨奏:
  切臣煦去年十一月内奉旨:三处织造会议一人往东洋去。钦此钦遵。臣煦抵苏之日,已值岁暮,今年正月传集江宁织造臣曹寅、杭州织造臣敖福合公同会议得,杭州织造乌林达〔注〕莫尔森可以去得,令他前往。但出洋例候风信于五月内方可开船,现在料理船只,以便至期起行。
  又奉旨赐与孙岳颁房屋,今将织造衙门无用旧局空地一块,现在备料兴工盖造门房、厅堂、厢房、后楼,共五进计三十七间,大约于五月尽可以完备,合先一并奏闻。
  俟莫尔森出洋之后,孙岳颁房产完工之日,再行启奏,伏乞睿鉴施行。
朱批:知道了。千万不可露出行迹方好。
(宫中·李煦奏折)
〔注〕乌林达即物林达。见第五页注。

十二 内务府题请将湖口等十四关铜觔分别交与张鼎臣王纲明曹寅等经营本

康熙四十年五月二十三日



  总管内务府谨题:为遵旨议奏事。
  案据本月十六日员外郎张鼎臣、张鼎鼐,主事张常住禀称:我等具奏,奴才等父祖世受圣恩,至深且重,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愿尽犬马之劳,以报主上鸿恩。奴才等世业木商,每年获利不过二分。去年主上施恩,将龙江等八关铜觔,赏给奴才弟兄三人经营。奴才等初次接办铜觔,因不知内情,承办之时,大概计算,曾按每斤铜觔省银一分五厘,总共铜一百三十四万二千六百余斤,一年共交节省银二万两。今已经营一年,关于铜价及杂用等项,既皆明了,不敢不明白奏陈主上。查原来各关规定铜价每斤银一钱五分,据我等经营,看得每斤铜需银七分,运费及杂项用费需银三分,合计每斤铜需银一钱,于是每斤铜余银五分,其中解交我等节省银一分五厘后,仍余银三分五厘。又,原来铜商因有酌量助给各关监督盘缠银之处,我等即由所余之三分五厘内,按照每斤铜需银一分一厘计算,交给关监督。又,买铜之时,如候关监督交付银两,即将迟误,而我等因自己银两不敷,乃借用利息银,所付利息二分四厘。以上各项,皆由所余之五分银内支付。现在倘能借给官银承办,又可节省支付利息之银二分四厘,加上我等先节省之银一分五厘,则每斤铜即可节省银三分九厘。若将芜湖等六关算上,共十四关铜觔,借支银十万两承办,则一年可节省银十四万两,八年终了时,连同本银,总共可得银一百二十二万两。奴才等愚思,京师两局铸钱,皆靠此十四关铜觔,关系甚大,并非一二人能办之事。奴才等提请将十四关之铜三百五十八万一千余斤,分为三份,由曹寅、王纲明及我弟兄,各自承办。若能如此,即与曹寅等总办一样,断不致误事,而且各自若有更多效力之处,圣上亦能知道。借支之银十万两,亦分三份领取,不办之时,各自将借支之本银照常交库等语具奏。奉旨:交内务府总管立即议奏。钦此钦遵。
  查江宁织造·郎中曹寅奏称:奴才承主上慈恩,无时不念高厚之恩,图报于万一也。康熙三十九年上谕,将十四关规定数目之铜,交与张鼎臣、王纲明等采买,每年节省银五万两。奴才曹寅现在情愿将十四关铜觔,完全接办采购,竭力设法节省,以略尽犬马之心。恳请主上施恩,借给本银十万两,以便购铜,八年交本银及节省银总共一百万两,每年交内库银十二万五千两等语具奏。奉旨:交内务府总管。钦此钦遵。
  臣等议得:查康熙三十八年十二月内,张家口商人王纲明等呈请接办芜湖、浒墅、北新、淮安、扬州、湖口六关,总共铜二百二十四万六千三百六十斤,每年节省银三万两,交与内库等因。当经臣衙门与户部会议具奏,已将芜湖等六关铜斤交给王纲明等经营。又查康熙三十九年三月内,员外郎张鼎臣等呈请接办崇文门、天津、临清、龙江、赣关、太平桥、凤眼仓、〔注〕南新等八关,总共铜一百三十三万四千五百余斤,每年节省二万余两,交与内库等因。当经臣衙门血一户部、工部会议具奏,已将崇文门等八关铜斤交与张鼎臣等经营。员外郎张鼎臣及商人王纲明等,八年共节省银四十万两。今曹寅欲借支银十万两,八年交银一百万两,共中销除本银十万两,计节省银九十万两,其所节省之银,比张鼎臣、王纲明等所节省之银,既多五十万两,请将十四关铜觔,皆交曹寅承办。曹寅拟借银十万两,俟查明其家产后,另议奏请借给。郎中曹寅一年之本银及节省银十二万五千两,请于每年进送缎匹时,顺便带来,交给内库。
  又议得:郎中曹寅拟借支银十万两,接办十四关,总共铜三百五十余万斤,每年交本银及节省银十二万五千两,销除借支之银十万两后,计八年中总共可交节省银连同利息银九十万两。因此郎中曹寅节省之银,比张鼎臣、王纲明等所节省之银既多,则十四关铜觔,理应交给郎中曹寅经营。惟以京师宝泉、宝源两局铸钱,系靠十四关之铜。买铜时皆由关监督处先领银两,始能买铜进交。惟京师用钱关系既甚重要,如将十四关铜觔,完全交给曹寅经营,倘若曹寅自身贻误,因无人继续交铜,恐致有误铸钱,因此请将十四关铜觔,交与郎中曹寅员外郎张鼎臣、张鼎鼐,主事张常住,商人王纲明、范玉芳、王振绪、翟共高等,共同经营。十四关铜觔既由彼等共同经营,则十万两银,亦由彼等共同借支。节省之银,即按曹寅所说之数,八年之中,著交本银及节省银一百万两。如此,则节省之银相同,而事亦可靠。
  已将所议之两本具奏,奉旨:汝等二次所议甚是,若将事只交一人,地方甚大,设若某时出一事故,尔内务府总管亦断难辞咎。著将曹寅之弟曹荃及张鼎鼐等叫来具奏。钦此钦遵。于本月十二日具奏,据物林达曹荃称:我兄曹寅拟接办十四关铜觔,因绝不致贻误,一定能成,才奏恳主上,设若不能,他亦不敢独自接办。倘因主上钱粮甚为重要,不可交与我兄曹寅一人banli,则奴才曹荃,既蒙主上鸿恩,派出差使,情愿协助我兄曹寅经营,以效犬马之劳于主上。如能更多节省,当再具呈节省,绝不致贻误.倘略有迟误,甘愿领罪。今若交给八人共同经营,人数既众,则不一定能多节省钱粮也。等语。又据员外郎张鼎臣、张鼎鼐,主事张常住,商人王纲明等称:京师宝泉、宝源两局铸钱,系靠十四关铜觔,此非一二人所能承办之事,关系甚为重大。如蒙圣上鸿恩,借给银十万两,我等共同banli。则不致误事。而且八年之中,很可节省银一百万两等语,缮文具奏。奉旨:著去信问曹寅。钦此。
臣等议得:据员外郎张鼎臣等奏称:去年主上施恩,将龙江等八关铜觔,赏给奴才弟兄三人经营。奴才等初次接办铜觔,因不知内情,大概计算,一年共交节省银二万两。今已经营一年,关于铜价及杂用等项,既皆明了,不敢不明白奏陈。若将芜湖等六关算上,共十四关铜觔,借支银十万两承办,则一年可节省银十四万两,八年终了时,连同本银,总共可得银一百二十二万两。奴才等愚思,京师两局铸钱,皆靠此十四关铜觔,关系甚大,并非一二人能办之事。奴才等拟请将十四关之铜三百五十八万一千余斤,分为三份,借支银十万两,由曹寅、王纲明及我弟兄,各自承办,如此断不致误事,而且各自若有更多效力之处,圣上亦能知道等语。前会奏请,将十四关铜觔,交给彼等共同经营。查共同经营分为三份,与各自尽力经营相同,且今张鼎臣等八年节省之银,既又多出二十二万两,因此请将十四关铜觔,分为三份经营,计交给张鼎臣兄弟三人一份,王纲明等四人一份,曹寅既系独自一人,即与共弟物林达曹荃共为一份。借支银十万两,请由广储司具领,分为三份借给。每年按节省银十四万两计算,八年共交银一百十二万两。借支银十万两,八年终了,如何抽还,请再议奏。十四关之铜三百五十八万余斤,分为三份,因共合伙之人数多寡不等,而十四关之远近,铜数之盈缺,既不相同,将此斟酌情形,请分给员外郎张鼎臣、张鼎鼐、主事张常住以湖口、扬州、凤阳仓、崇文门、天津、太平桥六关,共铜一百十五万二千七百余斤,分给商人王纲明、范玉芳、王振绪、翟其高以芜湖、浒墅、北新,此三关共铜一百四十一万六千九百九十余斤,分给郎中曹寅、物林达曹荃以龙江、淮安、临清、赣关、南新,此五关共铜一百零一万一千一百八十九斤余。为此谨题请旨。等因缮本。
  内务府总管玛斯喀、唐岱,交给奏事主事存柱、蓝翎长寿转奏。
  本月二十四日,奉旨:依议。钦此。
  交给员外郎张鼎臣、张鼎鼐,主事张常住,郎中曹寅之家人老汉,商人王纲明、范玉芳、王振绪、翟其高等本人。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注〕凤眼仓,满文原音如此,似为凤阳仓之误。

十三 内务府总管玛斯喀等奏曹荃呈称户部交进豆草请与户部会议具奏折

康熙四十年十一月十二日


  据物林达曹荃呈称,户部之普瑚等交进之豆草,接收后,将交进之呈文,由赵昌等具奏。奉旨:著交内务府总管。钦此。此事乃系户部之事,既与钱粮关系重大,请与户部会议具奏等语。由内务府总管玛斯喀、库岱、赫奕口说与奏事主事存柱具奏。
  奉旨:著会议。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十四苏州织造李煦奏前奉谕旨已钦遵妥办折

康熙四十一年八月



  管理苏州织造臣李煦谨奏:恭请皇上万安。
  切惟御驾远幸,臣煦不能亲随左右,执鞭坠凳,以效犬马,依恋日深。兹闻圣驾回銮,遥叩北阙,特具奏折,恭请圣安,伏乞睿鉴。
  前奉谕旨:串客回南去了,其中若有纳监者,尔著量与他些须。钦此钦遵。止有张本官要纳监,臣煦已为捐纳,将实收支付明白矣。
  今年苏州地方田禾甚好,将必大收,万民欢悦,理合并奏以闻。
朱批:朕九月二十五日自六路看河工,去尔等三处,千万不可如前岁伺候。若有违旨者,必从重治罪。
朱批:知道了。

十五 江宁织造曹寅奏谢赐金山扁额折

康熙四十三年二月十五日



  江宁织造·郎中臣曹寅谨奏:恭蒙恩赐金山“动静万古”四大字,臣寅与将军臣马三奇恭制扁额,于本月初七日敬悬大殿之上,率领军民寺僧叩头,欢声振天。今现在山顶相度地宜,选石敬摹,诹吉建竖,俾亿万人瞻仰,照垂万古。谨具折奏闻,伏乞睿鉴施行。臣寅无任欢忭踊跃之至。
朱批:知道了。


十六江宁织造曹寅奏谢钦点巡盐并请陛见折

康熙四十三年七月二十九日



  江宁织造·郎中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臣寅蒙皇上天恩,生全造就,虽捐糜难酬万一。去年奉旨著与李煦轮管盐务,今又蒙钦点臣寅本年巡视两淮。臣寅闻命自天,惶悚无地,谨北向顶香九叩谢恩讫。念臣寅于稚岁备犬马之任,曾无尺寸之效,愚昧稚鲁,不学无术,蒙皇上念臣父玺系包衣老奴,屡施恩泽,及于妻子,有加无已。盐政虽系税差,但上关国计,下济民生,积年以来委曲情弊,难逃皇上洞鉴。
  臣寅拟星驰赴阙谢恩,恐骇物听,八月上旬料理运务已毕,俟造册报竣,仰求皇上俯准陛见谢恩,以申犬马恋主之诚,得以披陈下悃,仰聆圣训,祗遵敬恪,庶免覆餗之患。
  谨具折上奏,伏乞睿鉴施行。臣寅无任顶戴悚息激切屏营之至。
朱批:朕体安善,尔不必来。明春朕欲南方走走,未定。倘有疑难之事,可以密折请旨。凡奏折不可令人写,但有风声,关系匪浅。小心,小心,小心,小心。


十七江宁织造曹寅奏谢钦点巡盐并到任日期折

康熙四十三年十月十三日



  江宁织造·郎中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本月初七日都察院差官奉到敕印,臣寅恭设香案,望阙叩头谢恩祗受讫。于初十日离江宁,十三日至扬州到任办事。窃臣寅身系家奴,蒙圣恩擢任,虽竭犬马之诚,难报高厚于万一,所有应行事件,容臣次第举行。除照巡盐衙门旧例,具本投进外,合先具折谢恩,报明到任日期。为此具折谨叩头手书上奏,伏乞睿鉴施行。
朱批:知道了。高旻寺碑文御书写完,尔即觅善刻之手,著速摹勒呈进。



十八 兼管巡盐御史曹寅奏报禁革浮费折

康熙四十三年十月十三日



  兼管巡盐御史臣曹寅谨奏:为报明禁革浮费事。
  窃臣寅由苏州调补江宁织造,历任十有五年,即闻巡盐御史于每年额引之外,有盐二十斤,名为院费,故御史与笔帖式有三十万两之羡余,因此条充织造衙门钱粮。其承差发收,系近年漏规,于二十斤之外又多增七斤,其中委曲难逃天鉴。臣寅前请密奏,亦为此项,因未到任,不敢越次。臣寅今日履任,随将无院剳承差及发收等项,一概裁革,从此众商可甦一分。但浮费之革,必清其源,上自督抚,下及州县,内外过往官员尚属众多,前总督阿山名为禁革浮费,独不自禁及其所属,实恐臣等内员,一遇事件即行入告,故于臣未到任之前,先为之计。其十三款内,尚有一二件应留以恤地方贫苦者,俟部议下再当奏陈,以仰答皇上恤商爱民之至意。谨具折恭请圣训,伏乞睿鉴施行。
朱批:生一事不如省一事,只管为目前之计,恐后尾大难收,遗累后人,亦非久远可行,再留心细议。



十九 江宁织造曹寅奏陈盐课积欠情形折

康熙四十三年十一月二十日



  江宁织造·郎中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臣曹寅世蒙豢养,生殁殊荣,今复邀皇上格外加恩命兼管两淮盐课,臣捐糜莫报,惟有督销额引,清查积弊,充实国帑,抚恤商民,勤慎臣职守而已。
  臣于前月十三日到任视事,访得运司库项钱粮亏空八十余万两,臣系家奴,何敢效外官支吾了事,即应飞章参奏,尽法穷治,以警臣工。但思钱粮系历年压欠,奸商有预投之弊,事全败露,则富商不肯代完,接年御史运道死何足惜,朝廷课饷便至悬催。臣是以不改造次,惟檄新运道李灿,严比细查两年积欠,定限两月交代,若可少完,再当减分题参,仰候圣裁。
  该臣看得两淮历年积欠不已,皆由御史怠忽,互相容隐,求一年回差之轻便,不顾库藏之盈虚。更有奸商恃怙效尤,预投贷借,酿成此弊。自科臣满普以来,岁欠不过三二十万两,接年御史尚可代徵。自御史罗詹一引私行引半,江广盐壅课绌,今年御史噶世图虽减斤割引,不能全十分之四。臣本庸材,膺此重任,日夜忧思,务求万全,使良商不致困乏,积欠可以顿完,渐求裕课养民之法,仰报主恩。
  除又将匣费裁革数目另折报明外,合将亏空原由,先行奏闻,伏候圣训遵行。
朱批:知道了。

二十 江宁织造曹寅奏查过盐商借帑情弊折

康熙四十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江宁织造·郎中臣曹寅谨奏:
  去年圣驾南巡,蒙恩赏借两淮商人库银一百万两。臣访闻商人只实得八十万两,其中又有非商借名领去者,臣不胜惊异。随行文按册集商细查,见其皆联络保结,一人有欠,全纲摊赔,日后徵收无碍,虽有瑕疵,臣不敢苛刻多事。合将查过原由,具折奏闻。
朱批:知道了。



二十一 江宁织造曹寅奏为禁革两淮盐课浮费折

康熙四十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江宁织造·郎中臣曹寅谨奏:为禁革浮费事。
  臣自到任后,察访两淮浮费甚多,比来盐壅商困,朝廷钱粮渐有积欠,若不痛革禁止,则于课饷有碍。臣筹画至再,是以将一切浮费,细行酌定禁革。计算商人一年成本,即江广盐价不起,商本万一不致亏折,如此奉行一二年,商力有余,便当加课。前总督阿山条奏十三款内,皆不肖之辈逐年增益之费。臣此条奏,系从来实在之费。今年暂革甦商,江广盐价一起,即可条奏充课。臣谨将名目开列于后:
  一、院费、盐差衙门旧例有寿礼灯节代笔后司家人等各项浮费,共八万六千一百两有零。
  一、省费,系江苏督抚司道各衙门规礼共三万四千五百两有零。朱批:此一款去不得。必深得罪于督抚,银数无多,何苦积害。
  一、司费,系运道衙门陋规,新运道李灿系皇上特用之人,能依臣檄减革书承衙役家人杂费,共二万四千六百两有零,尚存一万两有零,养济各项人役。
  一、杂费,系两淮杂用交际,在阿山条奏别敬及过往士夫两款之外,共六万二千五百两有零。
  以上四款,皆出匣费,派之众商,朝廷正项钱粮未完,此费先已入己。臣见此不胜痛恨,已一面细分项款,张示晓谕,使商民咸坚急公办课之诚,深知皇上用臣等恤商爱民之心。
  容臣具本进呈,合先具折恭奉御览,伏乞圣训施行。



二十二 江宁织造曹寅覆奏摹刻高旻寺碑文折

康熙四十三年十二月初二日




  江宁织造·郎中臣曹寅谨奏:为钦承圣恩事。
  臣寅谢恩折内,蒙御批:高旻寺碑文写完,著善手摹勒上石榻墨进呈。钦此。臣寅于十二月初二日,谨率属官商民人等,俯伏迎接,望阙叩头,焚香跪读。百万商民,欢呼动地,仰瞻圣孝帝训,治河省方,泽偏寰区,恩周蔀屋,兼之宸翰宏文,真书契以来所未曾有。臣寅随遴选匠工,于高士奇等指建碑亭之处,将石细加磨磷,用心摹勒,俟镌完敬榻进呈御览。
  所有两淮商民顶戴皇恩,无由仰报,于臣寅未点差之前,敬于高旻寺西起建行官,工程将竣。朱批:行官可以不必。群望南巡驻跸,共遂瞻天仰圣之愿。臣寅目击商民感戴情形,不敢壅于上闻。
  俟墨榻全完,具本奏陈外,合先具折并奏,伏乞皇上睿鉴施行。
朱批:知道了。

二十三 江宁织造曹寅奏以僧纪荫主持高旻寺折

康熙四十三年十二月初十日




  江宁织造·郎中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高旻寺伏蒙皇上钦赐金佛,梵宇光隆,永垂不朽。但寺内无僧主持,臣寅到任后,访得马迹山有臣僧纪荫,避世焚修,可以胜任。臣寅会同臣李煦率扬州文武官员商民人等,具启延请,臣僧纪荫再三固辞。随又敦致高旻寺乃皇上临幸之地,且赐有金佛,关系重大,主持必须得人,此正和尚报恩之时等语。臣僧纪荫遂欣然就道。臣寅同臣李煦遴于十二月初八日,率领文武官员商民人等,迎请入院,晨钟暮鼓,顶礼金佛,虔心上为皇太后保釐,庆祝皇上圣寿无疆,以慰中外臣民之愿。今臣僧纪荫具折谢恩,据云昔曾见驾,蒙恩准其具折奏闻。臣寅不敢壅于上闻,理合奏达天听,伏乞睿鉴施行。
朱批:知道了。



二十四 江宁织造曹寅奏请应于何处伺候折

康熙四十三年十二月十二日



  江宁织造·郎中臣曹寅谨奏:臣同李煦已造江船及内河船只,预备年内竣工。臣等应于何处伺侯,伏俟圣旨,臣等慎密遵行。
朱批:已有旨了。尔等照旧例伺候。



二十五 内务府等衙门奏曹寅李煦捐修行宫议给京堂兼衔折

康熙四十四年闰四月初五日



  总管内务府等衙门谨奏:为钦遵上谕事。
  康熙四十四年闰四月初三日,乾清门侍卫马武、御前侍卫五十,传谕大学士、内务府总管、吏部:前经降旨:命盐商修建宝塔湾之塔,后立即建成。而并未降旨命建朕住宫室,亦在宝塔西边建成宫室,此皆盐商自身出银建造者。著问曹寅,彼等出银若干,议奏给以虚衔顶戴。况且我们在口外建房之人及捐助银两者,也已议叙,给官加级。曹寅、李煦、李灿,既皆捐助银两,著议给彼等职街。黄家正既亦出过劳力,著一并议奏。钦此钦遵。
  查曹寅来文称:通州分司黄家正、台州分司刘日辉、淮安分司金浩林等,修建驿宫,甚是勤劳等语。
  当经臣等会议得:曹寅等在宝塔湾修建驿宫,勤劳监修,且捐助银两。查曹寅、李煦各捐银二万两,李灿捐银一万两。彼等皆能尽心公务,各自勤劳,甚为可嘉,理应斟酌捐银数目,议叙加级.惟以捐银数目过多,不便加级,因此请给彼等以京堂兼衔,给曹寅以通政使司通政使衔,给李煦以大理寺卿衔,给李灿以参政道衔。通州分司黄家正,于修建驿官时,既很勤劳,请加二级。台州分司刘日辉、淮安分司金浩林,来文中既称亦甚勤劳,请给刘日辉、金浩林各加一级。
  再,前谕令曹寅将修建驿官之商人姓名、出银数目,缮单呈送。今据曹寅呈称:理应将商人姓名、出银数目,缮写清单呈报,惟以三十八年四月降旨重修三岔河之塔,四十二年二月,圣上南巡回跸时,又赐给金佛,商人等因感激圣恩,修建此驿宫,现初告成,各商出银数目,尚未清算,倘若急于记档造报,恐致差误。恳请转奏,请俟另缮清单具奏等语。既然如此,拟请将此交付曹寅,著将商人姓名、出银数目,逐一查明,缮单呈送,再行议叙具奏。为此谨奏请旨。等因缮折。
  大学士马齐、张玉书、陈廷敬,暑内务府总管·郎中海章,吏部郎中童佑,员外郎舍伦,交与奏事治仪正存柱、蓝翎来保转奏。
  本日奉旨:依议。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二十六 江宁织造曹寅奏刊刻全唐诗集折

康熙四十四年五月初一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
  臣寅恭蒙谕旨刊刻全唐诗集,命词臣彭定求等九员校刊。臣寅已行文期于五月初一日天宁寺开局,至今尚未到扬,俟其到齐校刊,谨当奏闻。
  又闰四月二十三日,有翰林院庶吉士臣俞梅赴臣寅衙门口传上谕,命臣俞梅就近校刊全唐诗集。钦此。奏请圣旨,钦遵咨行江苏巡抚臣宋荦,移咨吏部、翰林院衙门。俟刊刻完日,该衙门一并具本奏闻
朱批:知道了。


二十七 江宁织进曹寅奏校刊全唐诗折

康熙四十四年七月初一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奉旨校刊全唐诗翰林彭定求等九员,俱于五月内到齐,惟汪士鋐尚未到。臣即将全唐诗及统签,按次分与,皆欣欢感激,勤于校对。共中凡例,钦遵前旨,除一、二碎细条目与众翰林商议,另具折请旨外。臣细计书写之人,一样笔迹者甚是难得,仅择其相近者,令其习成一家,再为缮写,因此迟误,一年之间恐不能竣工。再中晚唐诗,尚有遗失,已谴人四处访觅,添入校对。臣日掣盐往来仪真、扬州之间,董理刻事,随校随写,不敢少怠,谨此奏闻。
朱批:知道了。凡例甚好。


二十八 江宁织造曹寅谢赐书扇折

康熙四十四年八月十五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臣家人赍捧钦赐御书旧扇一柄到臣衙门,臣恭设香案,望阙叩头,谢恩祗受。窃念臣系家奴,无足比数,恭遇皇上巡幸口外,绥靖边疆,犹蒙恩及犬马,即粉身碎骨,亦难报高深于万一,谨具折恭谢天恩。
  又,臣同翰林军彭定求等十员,商酌校刊全唐诗凡例,进呈钦定,奉旨:凡例甚好。钦此。臣随交臣彭定求等十员祗受,钦遵校刊。但臣盐务任满,即匍匐谢恩,以伸伏马恋主之诚。所有诗局写刻人工,虽经细心挑选甚多,而一二细碎事务,亦所时有,拟于暂交臣李煦代为管理,俟臣回南仍归臣身任其事,庶不致有误。合并奏闻,伏乞圣鉴施行。
朱批:知道了。



二十九 江宁织造曹寅奏进唐诗样本折

康熙四十四年十月二十二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恭蒙天赐鹿舌鹿尾鹿肉条等件,臣谨望阙叩头谢恩祗受。窃臣一介庸愚,恭蒙恩施,有加无已,惟有益竭犬马之诚,仰报高深于万一。
  校刊全唐诗,现今镂刻已成者,臣先将唐太宗及高、岑、王、孟四家刷印,装潢一样二部进呈。共纸张之厚薄,本头之高下,伏候钦定,俾臣知所遵行。尚有现在装潢数十家,容臣赴京恭谢天恩,赍捧进呈御览。
  又蒙恩赐高旻寺诗,朱圭现在赞刻,俟竣工之日,装潢进呈。
  谨具折奏闻,伏乞圣鉴施行。
朱批:知道了。样本都改过发回。

三十 内务府奏曹寅等请将购铜银两就近向江苏藩库支领折

康熙四十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请旨事。
  案据织造处郎中曹寅、郎中张鼎鼐、商人王纲明等呈称:为陈明增加节省银两,以报主上重恩事。查自康熙四十年,蒙主上鸿恩,将浒墅等十四关铜斤,分为三份,赏给奴才等承办以来,我等每年将节省银,俱已如数交纳内库。奴才等但能略多节省,何敢不尽心计算。现在我等购铜银两,系由湖口、太平桥等十四关领取。前往各该关领取购铜银两,往返交织,约有数千里,船在长江险流行走,甚是可怕,一遇大风,或关上钱粮道未领到之时,即须等候两三个月。其中人用盘缠、船夫脚费,虚耗甚大。令若将浒墅等十四关应付我等之铜价银一钱,脚费银五分,停止向关监督领取,改由附近江苏藩库支付,则奴才等雇用船夫,前往各关领银之苦,及长江行船之险得免,而船夫雇价及各地杂用等项,即又可节省银一万两。因此,比我等以前节省之十四万两,又可增加节省银一万两。恳请大人详查缘由转奏,若能施行,则我等可免大江行船之苦,而亦有益于钱粮等语。
  当经臣等会议得:郎中曹寅、张鼎鼐、商人王纲明等呈称:蒙主上鸿思,(文同前引,下略)又可增加节省银一万两等语。查曹寅等所云,由江苏藩库支领银两,即系奏准交给彼等购铜原定银数,并无增多。彼等今请将购铜价银一钱及脚费银五分,停止向关监督领取,改由江苏藩库支付,则江行之苦得免,且船夫脚费可比以前节省之十四万两,又增多节省银一万两。为此,请依曹寅等所呈施行,口口口口,谨奏请旨。等因缮折。
  内务府总管赫奕、和硕色,户部尚书凯音布,侍郎巴锡,交与奏事傻子、来保具奏。
  奉旨:依议。饮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Tags:江宁织造 曹家 档案 史料 红楼            编辑:admin评论】【关闭】【顶部
上一篇[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a
表  情:
c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内  容:

©2009-2018 Honglm.com版权所有 红楼梦潭 致力于中国红楼梦文化分享与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