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红楼新闻 | 红楼诗词 | 读红杂谈 | 人物评论 | 红楼争鸣 | 原创作品 | 脂评石头记 | 红楼评书 | 红楼梦影    
我要投稿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用户注册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梦潭>首页 -> 红学著作
|今天是:

相关栏目

[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二
[录入:admin | 时间:2010-07-04 18:04:22 | 作者:红楼梦潭 | 来源:红楼梦潭 | 浏览:122次]  评论 0

三十一 内务府总管赫奕等奏曹寅呈请借银给韩楚安经营贸易折

康熙四十五年正月二十三日



  据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曹寅呈称:为诸施鸿恩事。据本处笔帖式韩楚安呈称:承主上鸿恩,命奴才经营贸易。查从前派来之库使、笔帖式等,俱承主上鸿恩,各借给库银四千两,进行经营。因此,我也请借银四千两,将本利于每年送缎匹时偿还等语。寅承受主恩,甚为深重。我愿担保,请借给韩楚安银四千两,由我亲身监督其经营,将本利银按照规定交纳,如稍有耽误,我甘情承罪。恳请大人转奏,为此谨呈等语。
  将呈交由内务府总管赫奕、和硕色,交与奏事傻子、来保具奏。
  奉旨:借银之人既尚未满八年,如再借给,即致杂乱;应俟八年期满,再行议借,期满之前,不可借给。况且先前借支银两内,尚有拖欠,现在借支,难免有填补拖欠情事也。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三十二 江宁织造曹寅奏传谕李煦并报校修唐诗今年可以竣事折

康熙四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臣寅于正月二十八日出京,二月十八日至江宁,次日即至扬州,谨记训旨,即传谕李煦及众商等,无不感激天恩,至于涕零泥首。李煦随出示晓谕。
  又诗局翰林官等,校修唐诗,今年可以竣事。
  臣寅蒙皇上格外施恩,举家顶礼,虽粉身碎骨,难报万一,惟有敬诵训旨,勉力自慎,以仰副皇上生成之至意。
  谨具折上奏,伏乞睿鉴。
朱批:知道了。

三十三 内务府奏请将宫中用车交三处织造报效承造折

康熙四十五年四月三十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请旨事。
  查车库现有朱沿元青车四十辆,内延主子出入畅春园,或恰排在同天,有时用五六十辆,有时用七八十辆,由于车辆不敷,调拨使用时,往返取送,以致麻菰钉脱落,各处松动。为了车辆不足,每次向内府官员取用,但内府官员之车,同样并不坚固完美,且在急用时,恰又找不到。查此项车辆,即皆系主子乘用,倘若行至半途损坏,关系甚重。因此,请增制朱沿元青车六十辆。此项增加车辆,既有现成之南省制藤、油漆巧匠,请交三处织造官员,由彼等报效,每处二十辆,按照内用式样,敬谨制造呈进。为此谨奏请旨。等因缮折。
 内务府总管灵普、赫奕、和硕色,交与奏事傻子、来保具奏。
  奉旨:不必交给杭州。著交曹寅、李煦制造。南省所造车轮不好,著在此地制造,只令他们制造车沿、车顶可也。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三十四 兼两淮盐课李煦奏盐课请展限奏销折

康熙四十五年五月



  管理苏州织造·大理寺卿兼巡视两淮盐课监察御史臣李煦谨奏:恭请皇上万安。
  臣煦到任数月,管理盐差,遵奉圣谕,不敢少懈。幸值新例森严之际,臣煦督率该管各官,实力奉行,大伙私贩,皆敛迹消散。间有负盐觅食之流,不过一二穷苦小民,在所不禁。皆由皇上恩威所致,非臣下之力所能及也。
两淮商人,节蒙皇上殊恩蠲免,赢余加斤,又借帑带徵。目今江广盐价渐转,将来必是大好。私盐缉而官引疏,商业饶而国课裕,此理之必然者。惟是盐法成规,纳课在先,行盐在后,故定例六月奏销,为期甚迫。商盐尚未运售,奏报已是届限,而课银完数究竟仍未足额。向来盐臣顾瞻定例,多属权宜虚报。目下商力初纾之日,必令依限全完,则过于急迫,恐违皇上爱恤商人至意,若仍前虚报欺罔皇上,臣煦之心实所难安。再四思维,不顾冒昧,伏乞俞旨准将奏销宽至十月,著为定例,则商人利于转输,臣煦等亦易于催科,而在国课原无亏损。奏期展限,实于盐法有裨,与其六月中循例虚报以欺皇上,不如代为乞恩于皇上也。
  臣煦恭候御批可否,然后敢行题请。为此具折奏闻,伏祈睿鉴施行。
朱批:去岁曹寅不曾展限,尔同曹寅商定再折请旨。
(宫中·李煦奏折)


三十五 江宁织造曹寅奏报全唐诗集本月内可以刻完折

康熙四十五年七月初一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遵旨校刊全唐诗集,目下刊刻只剩五百余页,大约本月内可以刻完,八月内校对错字毕,节可全本进呈。共计有十二套,除春间所进二套外,又校对得六套,谨装订进呈御览,伏求圣训俯鉴错误,指示臣等,使得刊改归正,以成一代之书。
  再,众翰林同臣公具一折,敬求御制诗序,阐奖唐贤,昭垂万世,使间气英灵,永传不朽。臣等草形蚁质,亦获挂名共间,已列衔具公本叩求。
  所有众翰林有病及告假者,俱令回本籍,无事者俱在扬州校刊。编修汪绎素有血症,在诗局陡发旧恙,即令回籍调养,于五月内身故,臣已为料理营护后事讫。目下在扬州校刊者,彭定求、杨中讷、汪士鋐、徐树本、俞梅共五人。
  谨此奏闻,伏乞睿鉴。
朱批:刻的书甚好,等细细看完序文,完时即打发去。


三十六 江宁织造曹寅覆奏奉到口传谕旨折

原附康熙四十五年七月初一日进全唐诗集折内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
  六月二十五日,臣在扬州于新任杭州织造·郎中臣孙文成前,恭请圣安。蒙圣旨令臣孙文成口传谕臣曹寅:三处织造,视同一体,须要和气,若有一人行事不端,两个人说他改过便罢,若不悛改,就会参他。不可学敖福合妄为。钦此钦遵。
  臣寅免冠叩首,感激涕零,谨记训旨,刻不敢忘。从前三处委实参差不齐,难逃天鉴。今蒙圣训,臣等虽即草木昆虫,亦知仰感圣化,况孙文成系臣在库上时,曾经保举,实知其人,自然精白乃心,共襄公事。臣寅遥望行在,焚香九叩谢恩。
  理合具折奏闻,谨具折上奏。
朱批:知道了。


三十七 江宁织造曹寅奏谢复点巡盐并奉女北上及请假葬亲折

康熙四十五年八月初四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八月初四日接邸抄,蒙恩复点曹寅巡视两淮盐课。臣寅谨设香案,望阙叩头谢恩讫。臣以家奴,两承钦命,祗切惶悚,惟有竭诚尽力,清完盐课,以仰报皇恩于万一。
  今年正月太监粱九功传旨,著臣妻于八月上船奉女北上,命臣由六路九月间接勅印,再行启奏。钦此钦遵。窃思王子婚礼,已蒙恩命尚之杰备办,无误筵宴之典,臣已坚辞。惟是臣母冬期营葬,须臣料理,伏乞圣恩准假,容臣办完水六二运及各院司差务,捧接勅印,由六路暂归,少尽下贱鸟哺之私。
  至于两淮盐课重大,所有勅印,或遵旧例交与督抚,或命臣李煦十月照旧报满,重复代印;或遵旧例,命盐道护理,伏请圣训,臣谨遵行。臣寅曷胜激切感悚之至。
朱批:知道了。

三十八 江宁织造曹寅奏报起程日期并进刻对完全唐诗折

康熙四十五年九月十五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臣寅前具折请假,蒙御批:知道了。又奏事傻子传旨:著曹寅十月内来,勅印交与李煦。钦此。臣闻命之下,感激涕零。臣谨侯勅印到时,俟十月十三日李煦钱粮报满,交付明白,即从扬州拜本起程。今有刻对完全唐诗九十套,进呈御览。共余俱已刻完,月内对完,即行刷印进呈,合并奏闻。
朱批:知道了。

三十九苏州织造李煦奏俟曹寅回任即井京折

康熙四十五年十一月初七日



  管理苏州织造·大理寺卿兼巡视两淮盐课监察御史臣李煦谨奏:恭请皇上万安。
  切臣煦荷蒙圣恩,授以两淮盐差,于十月十二日任满。即欲井京叩谢天恩,因臣曹寅到任之后,即有事进京,奉旨将勅印交与臣煦署理,现在办事。俟曹寅事竣回任,交代明白,即星驰进京,恭请圣安,叩谢高厚之洪恩也。
  今有冬笋并糟酱茭白,理合恭进,少尽臣煦微诚。伏乞睿鉴。
至于苏扬地方,今岁收成大熟之后,天气和暖,万民欢悦,并奏以闻。
(宫中·李煦奏折)

四十 江宁织造曹寅奏王子迎娶情形折

康熙四十五年十二月初五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前月二十六日,王子已经迎娶福金过门。上赖皇恩,诸事平顺,并无缺误。随于本日重蒙赐宴,九族普沾,臣寅身荷天庥,感沦心髓,报称无地,恩维倘恍,不知所以。
  伏念皇上为天下苍生,当此严寒,远巡边塞,臣不能追随扈跸,仰奉清尘,泥首瞻云,实深惭汗。臣谨设香案九叩,遵旨于明日初六起程赴扬办事。
  所有王子礼数隆重,庭闱恭和之事,理应奏闻,伏乞睿鉴。
朱批:知道了。

四十一 苏州织造李煦奏贺元旦俟曹寅回任即行进京折

康熙四十五年十二月十三日



  管理苏州织造·大理寺卿兼暑巡视两淮盐课监察御史臣李煦谨奏:恭请万岁万安。
  切惟四序云周,三元伊始。臣煦职守在扬,不得与在廷诸臣随班舞蹈,叩贺元旦,合具奏折恭请万安。俟曹寅回任之日,臣煦即星夜进京,叩谢洪恩,瞻仰天颜,跪聆圣训。
  所有冬笋、燕笋、小菜等件,敬进以表微诚,伏乞睿鉴。臣煦不胜欢忭颂祝之至。
 (宫中·李煦奏折)


四十二 兼两淮盐课曹寅奏销两淮正杂钱粮文册



  管理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加五级·兼巡视两淮盐课监察御史臣曹寅谨奏:为遵旨会议奏销钱粮事。
  案照两淮运司每年徵收正杂钱粮完欠数目,题定六月奏销在案。所有康熙四十五年分盐课钱粮,应臣照例奏销。除各商历年积欠银两,已经臣等钦遵上谕,议于五年内清补完结,应将完过银数,造入考核册内,另行奏报外,今据两淮运使李斯佺将徵完过丙戌纲、淮南北纲食正杂盐课、折价、停引等银,并运使节省河饷,分别管收除在四柱总撒相符,造册前来,该臣覆核无异,循例开坐造册,谨具奏闻。〔注〕
(内阁·黄册)
〔注〕奏销钱粮册从略。

四十三 江宁织造曹寅奏报盐场清形折

康熙四十六年六月二十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窃臣于六月初十日已至仪真掣盐,但因六月内场河浅涸,盐船艰于运行,秤掣无多。目下堵坝蓄水,兼之连日有雨,船只六续抵所,商民胥悦,江南太平无事。理合具折奏闻,伏乞圣鉴。
朱批:今岁北方雨旸顺时,秋田大熟,大约十分收成。但南方亢旱,朕心甚为不安。又闻盗案最多。


四十四 江宁织造曹寅奏报自兖至宁一路闻见事宜折

康熙四十七年三月初一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臣蝼蚁下贱,过蒙圣恩,感激涕零,涓涯莫报。臣谨遵圣训,于二月十一日启行,由兖州府中路至江宁,初一日至衙门,谨设香案叩头谢恩讫。所有一路至江宁闻见事宜,谨具折奏闻,伏乞圣鉴。
  一、平粜事。臣至江宁问颌差六员官尚在淮安,侯总漕桑格回日商议截漕未至。臣访得江宁上白米价一两二三钱以下不等,平常细米价一两以下不等,糙米价九钱以下不等。各米行闻有平粜之恩,凡有积贮,预先争卖,二月之价,比正月一石已跌价一钱有零。漕船一到,则米价必更贱。臣已向总督邵穆布将圣训如价贱商议增减平粜之旨传谕,总督邵穆布欣忻遵领,于初四日赴杭州审事,恐其回日尚远,已选贤能官员在江宁料理。臣衙门米现贮仓廒,即可平粜,俟皇上所遣官至日,臣会同商议,价定节出示平粜矣。所有漕米,俟总漕回日,截漕会商,随时斟酌增减平粜,再当详细奏闻。
  一、百姓情形。臣一路自山东至江宁,俱安生乐业如常,不知何以闾阎下贱尽知皇上平粜之恩,凡臣过处,男女老幼,无不感颂皇仁。行至滁州,闻六合县陈家桥,有盐贩侉汉与百姓争关,地方官随即遣人擒捕五名,其余尽行逃散。闻总督已严饬汛兵巡拿,此系细小之事,事关盐务,故敢据闻。臣到江宁,访问有自浙江、苏州来者,俱云百姓安堵如常,米价亦不昂贵。无不知皇上为百姓忧水旱,为百姓诛盗寇,宸衷焦劳,恩泽叠沛,尽皆感激,沦肌浃髓。臣随云汝等受皇上如此之恩,知皇上如此为汝等焦劳,何以不踊跃争上钱粮,谨守法度。前年山东饥民,感激皇恩云,宁饿死不做贼。去年之旱,末甚于已前,汝等何以谣言纷攘,不遵法度,以致上干天听,内外不安。汝等如此报答,可谓极尽忠孝矣?所有苏浙之人,尽皆愧悔无语。臣闻得四明山通福建,历来盗贼之巢穴,此辈皆在别省行劫,归藏山中,形迹幽秘,其来已久。以前未尝不犯,问官只问眼前现在之案,不株连根抵,故四明山巢穴,人皆不知。去年为百姓有买米下海之谣,又巡抚中军分兵披甲拿人,致令上下纷扰,故问官详据口供。令蒙皇上差各大臣严审,将来自可穷绝根窝,永无夜警。至于奸僧一念委给剳付之事,即如晌马贼歃血拜盟一类,皆由于地方官员柔弱懒惰,诚如圣谕不勤不慎所致。当此天下富强之时,大臣静妥任事,小吏勤慎奉公,何务不办。琐细小事,动辄上闻,或借此掩饰,见其勤劳。或借此密奏,见其亲近,亦未可定。安能逃皇上洞彻万里之明,终于自误而已。所有百姓情形委细,未免字逾常格,臣谨具列奏闻。
  一、臣二月十四日过河间府,夜间大雨,是日惊蛰即闻雷声。京畿麦甚好,山东、江南皆于是日同时雷雨。山东麦长五、六寸,江南麦已长一尺。臣伏思圣谕一字,断绝千古,归语众人,无不惊叹。臣来时蒙圣谕令臣存问原大学士臣熊赐履,已于二月二十日往湖广拜扫,俟其来时传旨。
  臣拟于初四日赴扬州会同李煦商议盐务、织造,及分奏六员官折事宜。臣回日再当奏闻。
朱批:知道了。已后有闻地方细小之事,必具密折来奏。


四十五 苏州织造李煦奏曹宜奉佛到扬仍著伊往普陀安置折

康熙四十七年三月二十九日



  管理苏州织造·大理寺卿兼巡视两淮盐课监察御史臣李煦谨奏:恭请万岁万安。
  窃松江府平粜户部郎中臣赵德送折子到臣煦,谨遣家人星赍进呈御览。
  二月十八日曹宜奉佛自张家湾开船,于三月二十八日到扬州,一路平安无事。管理杭州织造臣孙文成于二十九日清晨到扬迎佛,臣煦与曹寅、孙文成商议,仍著曹宜跟随孙文成前去普陀安置佛毕,具折回奏。
  再,新任扬州府知府臣赵弘煜于三月二十六日到任,理合一并奏闻,伏乞睿鉴。
朱批:知道了。
(宫中·李煦奏折)



四十六 江宁织造曹寅奏佛船已到普陀折

康熙四十七年四月初三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佛船于前三月二十八日过扬州,臣会同李煦迎接,当经李煦奏讫,臣随护送渡江,交与杭州织造孙文成,平安前去,于闰三月初六日至杭州,当经孙文成奏讫。今本月初三日,臣家人先回报称;孙文成与臣弟曹宜送至南海,于闰三月十四日到普陀山。海中太平无事,过海之时,风恬浪静,即登彼岸。所有备细,俟安位停妥,庆赞圆满,孙文成与臣弟曹宜到日,再当具列详奏。因恐上廑圣怀,谨先具折奏闻。
  今有扬州平粜内阁侍读觉罗塞墨差人赉折一封,理应转奏,伏乞睿鉴。
朱批:知道了。


四十七 曹寅李煦奏捐银买米平粜折

康熙四十七年五月



  管理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管理苏州织造·大理寺卿·兼巡视两淮盐课监察御史臣李煦谨奏:恭请万岁圣安。
  前蒙圣恩,江南平粜,闾阎穷民,俱沾实惠,万姓欢戴,洽髓沦肌,祝颂顶礼,从古未有。今据运道李斯佺详称:两淮商人江楚吉、秦晋兴等,感沐皇仁,俱被圣化,无可报答天恩,情愿于江西、湖广二处出米之处,卖盐买米,即照彼处价值,载回平粜,以广我皇上好生之德。臣等公同会议:多买则江西、湖广之米必贵,彼此必生事端,许共卖盐银内,每十两用一两买米载归,则江、广无米贵之病,而江南缓急接济,不为无益。臣等与运道李斯佺,亦同捐出银二万两,往来买米平粜,以鼓励众心。俟买米既至,臣等设法平粜,务使贫民仰沾皇恩。俟米价一贱,即行停止。臣等已一面知会督抚,共力襄事。因关地方事宜,又商人感戴之诚,谨具折上闻,伏乞圣鉴。

朱批:此法甚善。惟恐有一图利之意,即反为不美矣!今夏北方雨旸时若,似有秋之景。
(宫中·李煦奏折)


四十八 江宁织造曹寅奏洪武陵冢蹋陷折

康熙四十七年五月二十五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目下上江米禁已开,客船六续运到有二百余只,惟湖广、江西尚未通运,督抚已经移文开籴,将来自可接济无虞。臣为核减缎匹事,至扬州与苏杭两处织造会议,因同李煦、运司李斯佺商量,公同捐赀买米,往来平粜。两淮商人亦感沐天恩,情愿于江、广卖盐买米,载回平粜,以仰体皇上好生之德。臣已会同李煦公折陈请。
  再,江宁洪武陵冢上西北角梧桐树下陷蹋一窟,口面有五尺余寸,深约二丈余,下视如井。臣念洪武陵有御赐碑额,太监看守,因民间讹言冢已蹋下,臣随往勘验,离地宫尚远十五丈余,毫不相关,原系当先培填之土不坚,日久值雨冲蹋,水流宝城之外。当有地方该管官员,即命陵户挑土填平。恐谣言流播,讹传失实,有廑宸衷,合先奏闻。
朱批:知道了。此事奏闻的是,尔再打听,还有甚麽闲话,写折来奏。

四十九 曹寅李煦奏陈织造事宜六款折

康熙四十七年六月



  管理江宁织造臣曹寅、管理苏州织造臣李煦谨奏,为敬陈管见,仰祈睿裁事。
  窃臣寅于康熙四十六年冬盐差任满复命,十二月十八日陛见。蒙皇上垂问,随具折条陈织造事宜六款。于四十七年二月初三日面奉圣谕:除修理机房、船只,停支买办银两三件准行外,惟制帛、线罗、诰命,每年应用若干,工部现存若干,须核实再一并启奏。
  臣遵奉旨意,于回江宁之日,即移工部咨查。今准工部咨称:查明库存大红线罗二百六十二匹半,尚足十余年之用。明黄线罗十匹,尚足二年之用。二项暂且停织,库内月完之日,另行派织。制帛虽尚存库五百八十二段,止敷一岁之用,难以停织等语。
  臣案查年例,制帛、线罗项下岁支银一千九百二十两。今部覆既称线罗暂行停织,应遵部文,俟库中用完,再当听文派织,共制帛一项,部覆虽存五百八十二段,止敷一岁之用,难以停织,是年例制帛仍应照岁定之数织解。惟坛庙郊告等帛,应俟需月之时,随时派织。是行派多寡,亦难预定,应如臣等原议,照局设制帛线罗机三十三张,约计应用料工每岁需银三千两,加以年例制帛,即可供一年织造;至诰命一项,今部覆:凡遇覃恩,皆由吏兵二部查明各官应领轴数,行文本部,方行派织,此系现用现派之项。现今诰轴俱不足应用,仍令该织造照所派数目,六续织送。其每年应用若干之处,似难悬定等语。此诰命钱粮,既系现用现派之项,难以预定,亦应如臣等原议,照局设诰命机三十五张,约计应用料工每岁需银五千两,即可供一年织造。此制帛、线罗、诰命岁需钱粮,系照机张、人匠筹计,将来行派,则照部文织解。无派则存贮银两,以俟行派之用。
  更有请者,神帛、官诰两机房,自顺治二年间案经内院臣洪承畴经定,除丝、颜等料照时采买外,其一应匠作工价,比因开织之初,惟期撙节,所定工价甚寡,较之段匹、倭段,仅十之二三。此各匠虽有工价名目,实皆民间各户雇觅应工,迄今六十余年。历任织臣,无可动钱粮,惟一循旧例,若竟行革除,则穷匠星散,谋食不能,束腹以待钦工。若听其贴养,则穷檐蔀屋,虽升斗分文,尚属艰难,而责之帮工,曷能免胥吏诛求之累。伏思皇上宵旰殷忧,无时不以民瘼为重。臣等虽至愚,敢不仰体睿怀,绳勉从事。但诰帛工价,岁有成案,臣督织以来,即昼夜图维,未有善全之策。今幸值江、苏两局织造钱粮,既岁于巡盐多得银内动支,此不足工价亦请于余银支给。臣等原议诰帛二项人匠,约计三百七十名,岁需银二千七百两,即可赡活群工。将来有无派织,皆需此养匠,其民间帮贴,概可革除。如此则穷匠小民咸沾圣泽,而钦工大典亦无旷误。敢请睿裁,仍归原议,诚垂久之至计也。
  以上条陈事宜六款内,除江、苏二处买办银共二千两,既巡盐银内岁有余剩,此项应请停支外,共余五款,计诰、帛、线罗、养匠,共需银一万二千六百二十两。又江、苏二处修理机房,每处岁需银五百两。船只每处岁需银一千两。通共银一万五千六百二十两。臣等仰荷殊恩,报效无地,而巡盐银内尚有余剩,请自戊子纲为始,前项银两于多得余银内支用,年终造册报销,永远定例。此臣寅、煦公同筹计,倘荷圣裁并赐准行,则藩司驿道既免支解之烦,而织造不至误工,地方永戴皇仁矣。
  伏乞睿鉴,勅部议覆施行。
(宫中·李煦奏折)


五十 曹寅李煦奏江宁所织诰帛等用费请在盐余支用折

康熙四十七年六月



  管理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管理苏州织造·大理寺卿兼巡视两淮盐课监察御史臣李煦谨奏:恭请万岁万安。
  窃臣寅于康熙四十六年十二月十八日盐差任满,复命陛见,具折条陈织造事宜六款,于四十七年二月初三日,面奉圣谕,修理机房、船只、停支买办银两三件准行,其制帛、线罗、诰命每年应用若干,现存若干,命核实再奏。臣寅钦遵旨意,于回江宁之日,即移咨工部。今已查明现存若干,应织应停若干,俱疏内逐件奏明,不敢再为渎陈。惟是臣寅、臣煦仰荷殊恩,报效无地,伏思江、苏两局织造钱粮,既于巡盐多得银内动支,而巡盐银两尚有余剩,是以臣等公同商酌,条陈六款。其江、苏二处买办银共二千两,在余银内支用。至江宁所织诰、帛、线罗以及养匠之费,又共需银一万二千六百二十两,与江、苏修理机房每处岁需银五百两,江、苏修理船只每处岁需银一千两,通共一万五千六百二十两,均请照条陈原议,并自戊子纲为始,总于所得余银内支用,年终造册报销。如蒙恩准,则藩司驿道既免支解之烦,而织造钦工又不至迟误矣。伏乞圣鉴,俞允施行。
朱批:此折与疏稿同。

五十一 苏州织造李煦奏请准纲商程增等分行食盐折

康熙四十七年六月



  管理苏州织造·大理寺卿兼巡视两淮盐课监察御史臣李煦谨奏:恭请万岁万安。
  窃上元、江宁等八县食盐,额行七万六千九百九十五引。而八县之地,乃两淮纲盐门户并私盐出没之要路也,其地最关紧要。无如棍徒张子谦等,认行于前,即欠课潜逃。复有棍徒谢文元等认行于后,亦皆逋欠钱粮。而前后两次未完额课,总属众商摊赔代补。今谢文元告退而纲商程增、项鼎玉等,又虑认行不得其人,再致赔累,情愿分行八县食盐。前盐臣曹寅缮疏题明,部议未准。
  臣煦查程增、项鼎玉等,原皆殷实良商,又据情题请。而户部仍恐纲商代行,日后有误钱粮,议另募新商办运。奉旨:依议。在案。但纲商已经赔累多年,恐外来奸棍有坏盐法,不得不慎重以为保固之计。而程增、项鼎玉等三十余总,实系殷实商人,必不贻误钱粮。今臣煦再具疏题请,伏乞万岁特旨准行,庶免棍徒乘机钻谋之弊,而部中不至再为推诿也。
  伏祈睿鉴。臣煦临奏可胜激切之至。
(宫中·李煦奏折)


五十二 江宁织造曹寅再奏洪武陵冢蹋陷折

康熙四十七年七月十五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本月十二日,臣家人齎报明陵折子回南,伏蒙御批:此事奏闻的是,尔再打听,还有甚麽闲话,写折来奏。钦此钦遵。该臣细访得彼时民间讹称,洪武冢陷下深广十余丈,扬州、镇江各处传闻略同。有疑看守不谨,盗发岁久致陷者,有说明朝气数已尽天陷者,有疑前明初起工程不坚者。小人之谈,纷纷不一。臣随回省往看,陷处甚小,不过二丈余,查因日久土松所致,并无他故。且离冢甚远,毫无关碍。随令守陵人役,将宝城开放三日,许百姓纵观,咸知讹谬,至今寂然,遂无异说。随后已经填平,打扫完净。
  再,一念贼僧已经授首,群黎莫不举手称庆,从此穷闾富户,俱无晓夜之虞,咸感颂皇仁,有加无已。
  闻又贷免太仓王宦一家,圣恩宽大,自古未有,民间稍知诗礼之人,俱闻有泣下者。臣目击乡绅士庶传说如此。
  又,臣前奏徽、宁、池、太等处雨水甚大,臣遣老成员役至彼处密密看验,回称因雨水过多,山水骤发,江边圩田口岸俱被冲倒。其太平府当涂县,有大官圩五十余万亩,自万历年间倒后修筑,至今又百余年,人民懈弛,久未防固,值骤水壅决,共中禾稻房屋,漂没甚多,今地方官现在开仓赈济。江宁及镇江下路一带,雨水亦大,低田晴后方可定分数,高田俱有十分收成。谨将晴雨录,自六月十六日起至本月十五日止,恭呈御览
  再,臣接家信,知镶红旗王子已育世子,过蒙圣恩优渥,皇上覆载生成之德,不知何幸,躬逢值此。臣全家闻信,惟有设案焚香,叩首仰祝而已。所有应备金银缎匹鞍马摇车等物,已经照例送讫。理合一并具折奏闻,伏乞睿鉴。
朱批:知道了。


五十三 苏州织造李煦奏前与曹寅捐买平粜米未到并扬州风雨折

康熙四十七年七月



  管理苏州织造·大理寺卿兼巡视两淮盐课监察御史臣李煦谨奏:恭请万岁万安。
  窃臣煦职守之重,不获趋赴行在扈驾随从,而犬马之诚,寸丹时深瞻恋,谨具折恭请圣安。
  再,臣煦与前盐臣曹寅、盐法道臣李斯佺,同捐银二万两赴江西、湖广二省买米;又商人江楚吉等于卖盐之银,每十两用一两买米,俱来江南平粜。特具折奏闻。奉批:此法甚善,惟恐有一图利之意,即反为不美矣。
  伏读御批,仰见睿虑周详,爱民如子。而目下各处禁米出境,以故所买之米,尚末到来。俟运到江南,臣煦等惟凛遵训旨,平粜百姓,不敢求利,以仰体圣心也。
  扬州七月初八、初十、十一、十二连日狂风大雨,水势骤长,低田淹没。十三日以来,幸天气晴明,无复雨意,可望水退而田禾尚不至有害。理合并奏以闻。苏、扬六月晴雨册进呈,伏乞圣鉴。
朱批:知道了。

五十四 八贝勒等奏查报讯问曹寅李煦家人等取付款项情形折

康熙四十七年九月二十三日



  据讯问曹寅之家人黑子,回称:四十四年,由我主人曹寅那里,取银二万两,四十六年,取银二万两,皆交给灵普了。听说去南省时,取了银一万两,不知交给了谁。又,每月给戏子、工匠等银两,自四十四年三月起,至四十七年九月止,共银二千九百零四两,都交给他们本人了。由曹寅那里,取银共五万二千九百零四两。又讯问李煦之家人蒋德,回称:四十五年,由我主人李煦那里,取银二万两,交给灵普了。听说去南省时,取银一万两,不知交给了谁。又,每月给戏子、工匠等银两,自四十五年三月起,至四十七年九月止,共银二千八百五十六两,都交给他们本人了。由李煦那里,取银共三万二千八百五十六两。由两家总共取银八万五千七百六十两中,除给戏子、工匠之五千七百六十两,既皆照给本人,可以不查外,将交给灵普之八万两,讯问灵普,回称:曹寅、李煦送来之银两,我皆交给太监郑启、高三卞了。又问郑启,同称;我不知道,此银高三卞、邓桢知道。又问邓桢、高三卞,回称:各处用银四万两,记有账目。又交广储司收存二万两等语。再,去南省时所取之银二万两,既然曹寅、李煦之家人不知交付何处,请俟曹寅、李煦晋京时,问明交给何人,另行具奏。等因缮折。
  康熙四十七年九月二十三日,八贝勒、内务府总管赫奕、暑内务府总管尚志杰、郎中海章具奏。
  奉旨:依议。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五十五 江宁织造曹寅奏闻悉十八阿哥薨逝及异常之变折〔注〕

康熙四十七年九月二十五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臣于本月二十二日得邸报闻十八阿哥薨逝,续又闻异常之变,臣身系家奴,即宜星驰北赴,诚恐动骇耳目,反致不便。二十二日以来民间稍稍闻知,皆缎布两行脚力上下之故。将军总督严禁盗贼,目下江南太平无事,米价已贱。伏乞皇上少宽圣怀。臣寅不胜激切瞻仰之至。
朱批:知道了。
〔注〕:此折内所称之“异常之变”,当系指康熙废其太子允礽一事。现将康熙实录内有关记载摘录以备参考。
  “康熙四十七年,戊子,九月,甲戌,朔。上驻跸鹫和洛。乙亥,谕扈从诸大臣等:自十八阿哥患病以来,朕冀其痊愈,昼夜疗治,今又变症,谅已无济。…是日上驻跸布尔哈苏台。……。丁丑,上召诸王大臣、侍卫、文武官员等齐集行宫前,命皇太子允礽跪。上垂涕谕日:朕承太祖、太宗、世祖弘业,四十八年于兹,兢兢业业,轸恤臣工,惠养百姓,惟以治安天下为务。今观允礽不法祖德,不遵朕训,惟四恶虐众,暴戾淫乱,难出诸口。朕包容二十年矣,乃其恶愈张。……若以此不孝不仁之人为君,其如祖业何!谕毕,上复痛哭仆地,诸大臣扶起。上又谕曰:太祖、大宗、世祖之缔造勤劳与朕治平之天下,断不可以付此人。俟回京昭告于天地宗庙,将允礽废斥。…。众皆叩首流涕,奏曰:皇上所见,至圣至明,谕旨所言皇太子诸事,一一皆确实,臣等实无异辞可以陈奏。”
  “皇子允衸薨。”
  “己丑。上回宫,诣皇太后宫问安。先是拘执废皇太子允礽时,沿途皆直郡王允褆看守,至是抵京,设毡帷居允礽于上驷院旁。”


五十六 江宁织造曹寅奏为婿移居并报米价折

康熙四十八年二月初八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臣家奴齎折子回南,伏闻圣体全安,下慰亿万苍生之望,凡属臣民,无不欢忻舞蹈,庆祝无疆。
  再,梁九功传旨,伏蒙圣谕谆切,臣钦此钦遵。
  臣愚以为皇上左右侍卫,朝夕出入,住家恐其稍远,拟于东华门外置房移居臣婿,并置庄田奴仆,为永远之计。臣有一子,今年即令上京当差,送女同往,则臣男女之事毕矣。兴言及此,皆蒙主恩浩荡所至,不胜感仰涕零。但臣系奉差,不敢脱身,泥首阙下,惟有翘望天云,抚心激切,叩谢皇恩而已。
  目下江南、扬州各处雨水调匀,蔬麦大长,百姓俱安生乐业,惟米价新年稍贵,每石一两二三钱不等,将来春水积聚,各处客商船只运行,价或可平。谨将江宁、扬州正月晴雨录恭呈御览,伏乞睿鉴。
朱批:知道了。江南米价,有人来必入奏折奏闻。熊赐履近日如何?

五十七 江宁织造曹寅奏banli五关铜觔八年限满折

康熙四十八年二月二十八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窃臣系家奴,自幼荷蒙圣恩豢养,涓埃莫报。缘于康熙四十年启奏,情愿承办各关铜觔,为皇上节省,以效犬马之力。蒙圣恩赏办龙江、淮安、临清、赣关、南新五关铜觔,共一万一百担零。除按年照数办解交部无误外,每年节省银三万九千五百三十两,内除赣关少办一年,八年共交过节省银三十一万二千七十两。又自康熙四十五、六、七年奉旨,将各关铜觔银两改归藩库支用共交过节省脚费银八千四百七十两零,俱已解交内库讫。又蒙赏借本银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两零,亦经带交完库。
  臣前启奏原以八年为满,今已八年办完无误。窃念臣蒙皇恩浩荡,自应永远效力,但臣系庸材,钱粮重大,诚恐有误。除呈报内务府衙门查核外,理合具折奏闻请旨,伏乞睿鉴。
朱批:这说的是,照尔所请。


五十八 江宁织造曹寅奏报米价及熊赐履行动并进诗稿折

康熙四十八年三月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本月十一日臣家奴齎捧御批折子回南,奉旨:江南米价,有奏折进来必入折奏闻。熊赐履近日如何?钦此。
  臣探得苏州平常食米每石一两三四钱不等,江宁平常食米每石一两二三钱不等,总因江西、湖广禁粜,兼近日东北风多,客船不能下来之故。今地方督抚已经移文江、广开禁,往前天气大晴,西南风多,米船运行,新麦上场,米价可以无虑。又河南光州、固始等处,系两淮行盐之地,每年盐去米回。去年河道干旱,不能重运,所以扬州米贵。今年河路水好,目下由洪泽湖下来头船已到淮安,载米十万余石,后仍有堆积三十余万石。此米六续一到,江苏价亦少可平矣。
  再,打听得熊赐履在家,不会远出。其同城各官有司往拜者,并不接见。近日与江宁一二秀才陈武循、张纯及鸡鸣寺僧,看花做诗,有小桃园杂咏二十四首,此其刊刻流布在外者,谨呈御览。因其不与交游,不能知其底蕴。谨据所得实奏,伏乞睿鉴。
朱批:知道了。并诗稿发回。


五十九内务府郎中倭和等奏清茶房太监领内用参须折

康熙四十八年三月二十四日



  据查:去年十一月月折内奏闻,二十四日,副总管太监刘进忠、李进朝遣清茶房大太监孙国安、明自忠来称取去内月参须一两,二十八日,副总管太监刘进忠、李进朝遣清茶房大太监孙国安、明自忠来称取去内用参须一两。
  于本年三月二十二日由郎中倭和、员外郎乌勒瑚交奏事治仪正傻子、主事双全具奏。
  奉旨:知道了。此后各处取参,著将芦须搀合发给,若仅给参须,没有力量。再将库存人参,除留二百斤外,其余著发交曹寅变卖。所得价银,俟伊冬季回京时带来可也。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六十 内务府总管赫奕转奏曹寅呈报承办铜觔八年期满折

康熙四十八年四月初一日



  据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曹寅呈称:为遵旨事。案查康熙四十年五月,寅具折启奏情愿承办各关铜觔,奉旨:著分办。钦此。遵将龙江、淮安、临清、赣关、南新五关铜觔共一百零一万一千一百八十九斤四两,自康熙四十年起,至四十七年止,每年照数采办。除将铜觔送交户部铸钱外,每年应交节省银三万九千五百三十两,共中龙江、淮安、临清、南新四关铜觔,俱自四十年起领取价款承办,并无别情;惟有赣关康熙四十年份内铜十万六千九百二十三斤八两,已由郎中张鼎鼐等承办,寅自四十一年起,始行领银采办,赣关铜觔,既然少办一年,应自节省银内销除四千一百七十两,计共交节省银三十一万二千零七十两。又,自康熙四十五年起,至四十七年止,奉旨将各关铜觔银两,改归藩库支领三年,其中又节省脚费银共八千四百七十一两五钱一分一厘,俱已完全解交内库。又蒙主上赏借本银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两三钱三分余,亦经带交完库。寅于四十年启奏原以八年为满,今已八年办完无误。寅承主上鸿恩,自应永远效力,但寅系庸才,钱粮重大,诚恐有误。除具折请旨外,为此恳请大人查核转奏,请旨定夺。为此谨呈等因。
  将呈文于康熙四十八年四月初一日,由内务府总管赫奕,交与奏事治仪正傻子、主事双全具奏。
  奉旨:著依议。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Tags:江宁织造 曹家 档案 史料 红楼            编辑:admin评论】【关闭】【顶部
上一篇[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 下一篇[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

网友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a
表  情:
c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内  容:

©2009-2018 Honglm.com版权所有 红楼梦潭 致力于中国红楼梦文化分享与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