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红楼新闻 | 红楼诗词 | 读红杂谈 | 人物评论 | 红楼争鸣 | 脂评石头记 | 红楼评书 | 红楼梦影    
我要投稿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用户注册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梦潭>首页 -> 红学著作
|今天是:

相关栏目

[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三
[录入:admin | 时间:2010-07-04 18:07:04 | 作者:红楼梦潭 | 来源:红楼梦潭 | 浏览:130次]  评论 0

六十一 内务府奏曹寅办铜尚欠节银应速完结并请再交接办折

康熙四十八年四月十三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遵旨议奏事。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曹寅呈称:案查康熙四十年五月,寅具折启奏情愿承办各关铜觔。(原呈见前折,从略)奉旨:著议奏。钦此钦遵。
  查曹寅借支本银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两三钱余,及自四十五年起,至四十七年止,各关之购铜价款,奉旨改由藩库领取三年,因而节省脚费银八千四百七十一两五钱一分一厘;又郎中张鼎鼐等承办之四十五年份赣关铜觔,节省之银四千一百七十两,俱已如数交纳。曹寅自四十一年起,至四十七年止,共交铜觔节省银二十七万六千七百一十两,又一年应交之三万九千五百三十两,尚未交纳。经查其未交银两原因,据曹寅弟弟之子曹顺呈称:我伯父曹寅,自四十年五月起,接办铜事,至本年五月,八年期限始满。该一年应交之节省银三万九千五百三十两,我伯父曹寅,在限满之前,一定送交完结等语。
  臣等议得:据曹寅呈称,寅遵旨自康熙四十年起,至四十七年止,采办龙江、淮安、临清、南新、赣关五关铜觔,(原呈见前折,从略)钱粮重大,恳请查核转奏,诸旨定夺等语。查曹寅送交之工价节省银、借支之本银,及郎中张鼎鼐接办四十年份赣关铜觔节省银两,数目俱相符合。此外,曹寅自四十年起,七年共交铜觔节省银二十七万六千七百一十两,又一年应交之三万九千五百三十两,尚未交纳。现既据曹寅弟弟之子曹顺呈称.我伯父曹寅,自四十年五月起,接办铜事,至本年五月,八年期限始满。该一年应交之节省银三万九千五百三十两,我伯父曹寅,在限满之前,一定送交完结。应即咨令曹寅,将此款急速送交完结。
  查铸钱铜觔及节省银两,关系甚为重大,曹寅既系有家产之人,请将龙江、淮安、临清、南新、赣关五关采购铜觔节省银两之事,自本年五月起,限期八年,仍交曹寅承办。为此,谨奏请旨。等因缮折。
  内务府总管赫奕、暑内务府总管尚志杰,交与奏事治仪正傻子、主事双全具奏。
  奉旨:曹寅并未贻误,八年完了,今若再交其接办八年,伊能办乎,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六十二 江宁织造曹寅奏农田歉收及盐引滞销折

康熙四十八年六月初一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目下麦子俱已收割全完,大约高低之田计算,尚有五六分。近日湖广米来,米价将次可平,百姓插秧,复望雨以力作农事。兹上江宁国、池州、太平等府,因去年遭被水灾,今春复值阴雨连绵,引盐艰于销售,经臣屡檄督催在案。
  今据安庆、宁国、池州、太平、凤阳以及下江江宁府各属州县,六续详报,情因上年叠被水灾,民无储蓄。今岁入春以来,复雨不止,低洼之处,二麦歉收,兼以米价腾贵,时气流行,官引尘封莫售。现蒙皇恩浩荡,蠲赋截漕,抚恤流离之际,灾黎方切谋生,何能计口食盐。今奏销伊迩,所有应销之盐,实未全完,恳乞题请展期各等情到臣。随即批行司道碓查议覆。今据运道详据众商公呈,以安庆、太平、池州、宁国等处各口岸,皆因去秋今春水涝水灾,以致陈盐积压三十余万引,不能销售,共计沉搁商本八九十万,不得流通。兼之目下各场亦被水渰漫,产盐稀少,穷灶无以谋生。现在详请捐赈,新盐何由捆筑,恳将戊子纲纲食额盐,暂缓运行三十万引,俟口岸年岁一登,商等带课带盐六续完补全额,乞转详题请等情。据此。
  臣查得商人办课,例应按额行销,况两淮受恩已深,何敢琐细上渎天听。但臣窃念各属被灾,果系情真。宁国等处乃两淮之左臂,陈盐既壅压不售,则新引必愈难行销。若照常例一年之差,催索运往,更复引引积压后来臣等,五年之久,商课难于转输,恐致商民困绌。今臣与李煦公同商议,查照往例,据地方揭报及众商公呈,据实题请。但此系一时权宜之计,于课额并无减损,于商民均有裨益。臣于本中只照常例具题,静听部议。洪恩出自圣裁,谨具折细陈。
  所有江宁、扬州五月晴雨录并呈御览,伏乞睿鉴。
朱批:知道了。



六十三 内务府奏议覆五关铜觔仍交各关监督接办折

康熙四十八年六月初四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请旨事。
  康熙四十八年四月十三日,臣衙门具奏:据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曹寅呈称,案查康熙四十年五月,寅具折启奏情愿承办各关铜觔,奉旨:曹寅并未贻误,八年完了,今若再交其接办八年,伊能办乎?所谕甚是。令曹寅承办之五关铜觔,三旗商人纷纷具呈,请补曹寅之缺,接办铜斤,并愿照其节省银数节省等语。
  臣等议得:王纲明、张鼎臣、曹寅等接办铜觔时,一斤铜规定官价一钱五分,商人买铜时,一斤铜价银七分,搬运工价及杂用等项银三分,合计一斤铜需银一钱。因此每斤铜余银五分,其中销除节省银一分五厘,将所余之银三分五厘,由张鼎臣等按每斤铜给关监督盘缠银一分一厘,又以前因若等候监督发银买铜,恐致迟误,乃向他人借银,每斤铜需支付利息银二分四厘,此等月项,皆由所余之五分银内支付,后来主上借给官银十万两,不再向旁人借银,所余之利息银二分四厘,亦行节省,因而一斤铜已可节省三分九厘。宝泉、宝源两局铸钱之铜,关系甚大,经查具呈之商人,俱无保证,不可支给伊等承办。请将曹寅承办之五关铜觔,仍交各该关监督,按照规定banli。曹寅承办五关铜觔时,每斤铜按三分九厘计算,共应节省银三万九千五百三十两。又,康熙四十四年十二月,据曹寅、张鼎鼐、王纲明等呈称:浒墅等十四关应支付我等之铜价一钱,脚费银五分,若停止向关监督领取,改由附近江苏藩库发给,则船夫雇价及各地杂项用费,又可节省一万两等语,业经奏准节省。因此曹寅一年共交节省银四万二千三百余两,每年已由藩库领取,送交内务府广储司。今既支付该管监督承办铜觔,其节省之银两,仍应依照曹寅节省银数,由藩司向关监督领取,送交户部,转交广储司。如此,关监督购铜,可得余利,是又承受主上无限恩惠也。为此,与户、工两部会议具奏,谨奏请旨。等因缮折。
  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御前三等侍卫巴龙、鹰上统领·兼二等侍卫关保具奏。
  奉旨:依议。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六十四 内务府等衙门奏各关监督banli铜觔仍照曹寅节省银数交纳折

康熙四十八年七月初一日



  总管内务府等衙门谨奏:为遵旨会议事。
  康熙四十八年四月十三日,总管内务府具奏: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曹寅呈称,案查康熙四十年五月,寅具折启奏情愿承办各关铜觔,为此,与户、工两部会议具奏。奉旨:依议。钦此钦遵。
  臣等会议得:(中略)今既交付该管监督承办铜觔,应由五关监督,将办铜节省银两,仍依照曹寅节省银数节省。此项节省之银两,仍由各该地藩司,向各该关监督领取,送交户部,转交广储司。各关监督一年应交宝泉、宝源两局之铜觔及节省银两,俱著在限内如数交纳完结;倘若逾限,即由该部奏参。为此,谨奏请旨。等因。
  内务府总管赫奕、暑理内务府总管尚志杰、户部尚书希福纳、右侍郎赫申、工部尚书赫硕咨共同商议后,缮折由暑理内务府总管事务·御前三等侍卫巴龙、鹰上统领兼二等侍卫关保,交与奏事傻子、双全具奏。
  奉旨:办铜之事,今既交与关监督,不可照曹寅等节省银数。著却节省三万两送来,其余一万二千余两,著留给各关监督可也。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六十五 江宁织造曹寅奏报熊赐履病故折

原折系在康熙四十八年九月折封内
 
  九月初二日,探得大学士臣熊赐履于八月二十八日未时病故。臣寅身在仪真掣盐,于二十九日闻信,即遣人探听访问何病,用何医药?据称:熊赐履先感寒成痢,卧床数日,遂不起。臣理应即报,恐传闻不真,谨探实具奏。
朱批:知道了。再打听用何医药,临终曾有甚言语,儿子如何?尔还送些礼去,才是。


六十六 江宁织造曹寅奏报熊赐履临终情形折

原折系在康熙四十八年十月折封内




  熊赐履事,蒙旨知道了。再打听用何医药,临终会有甚言语,儿子如何?尔还送些礼去才是。钦此。
  江南省中凡各衙门汉官,定例七日后俱有报帖,随其官职大小,即往祭奠。有交情者,厚薄不等。臣于前月已送奠仪二百四十两祭过,其子已收。
  再,探得熊赐履临终时,感激圣恩,遗本系其病中自作。所服之药,乃江宁医生欧怡、戴麟郊、胡景升、张彦臣、吴庄、刘允吉之药。共病因脾胃不调,用药杂乱,后来遂不肯服。熊赐履今年已七十五岁,老病衰残,饮食不进,以致不起。大儿子熊志伊,年三十四岁,系监生,娶原任大学士余国柱女,另宅居住,不出交游,不知深浅。小儿子一个去年所生,一个今年所生。闻其遗言命葬江宁淳化镇之地,不回湖广。谨此奏闻。
朱批:闻得他家甚贫,果是真否?


六十七 江宁织造曹寅奏报熊赐履家产及生活情况折

原折系在康熙四十八年十一月折封内
 
  十一月初五日,臣家奴齎捧折子回南,大学士熊赐履,伏蒙御批,闻得他家甚贫,果是真否?钦此。
  臣细探得熊赐履湖广原籍有祖遗住房一所,田不足百亩,江宁现有大住房二所,田一百余亩,江楚两地房田价值约可七八千两。其内中有无积蓄,不得深知,在外无营运生理之处。其家人上下大小约有百日。熊赐履在日未闻共向人借贷之事。其间或有门生故吏周济,或地方来往官员赠贻,故过日充裕,较之汉官大臣内,亦属中等过活,未见甚贫。臣谨据实奏闻,伏乞睿鉴。
朱批:熊赐履遗本,系改过的,他真稿可曾有无?打听得实,尔面奏。



六十八 江宁织造曹寅奏料理文册竣事即将入觐折

康熙四十八年十一月十一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臣目下缘料理各项文册,现在扬州日夜督催,俟事竣拜本后,即起身赴京复命。谨具折奏闻,伏乞睿鉴。


六十九 苏州织造李煦奏盐法道李斯佺病危预请简员佐理折

康熙四十九年八月二十二日



  臣李煦谨奏:
  窃臣等荷蒙圣恩,特将盐法道臣李斯佺留任清理库帑。李斯佺谨遵谕旨,竭力料理,将有就绪,不意七月内忽患翻胃之症,看其病势危笃,恐斯佺早晚之间,将辞圣世。在臣等蒙我万岁特留贤员佐理,天恩诚为高厚。其如臣等福分实属浅薄,终未能得李斯佺赞助之益。朱批:李斯佺并无好名,死有余罪,有何可惜。伏乞我万岁始终恩全,俟抚臣题报盐道病故之日,仰祈圣明,再简贤员赐与臣等,同心共事,则库帑不难清理,而臣与曹寅佐助有人,从此得免溺职之罪,皆出我万岁弘恩之所赐也。伏祈慈鉴。
  臣煦临奏可胜激切仰望之至。
朱批:风闻库帑亏空者甚多,却不知尔等作何法补完?留心,留心,留心,留心,留心!
(宫中·李煦奏折)


七十 江宁织造曹寅奏进晴雨录折

康熙四十九年九月初二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自阅邸抄,伏蒙圣恩复差臣巡视两淮,臣谨设香案,望阙叩头。窃念臣庸愚下贱,屡沐天恩,粉骨碎身,难以图报,惟有祗悚自矢,以罄愚忱而已。江南太平无事,晚稻收割将次全完,食米之价贱至七钱,山东大收,豆麦甚贱。
  谨将八月晴雨录恭呈御览,并恭谢天恩,伏乞睿鉴。
朱批:知道了。两淮情弊多端,亏空甚多,必要设法补完,任内无事方好,不可疏忽。千万小心,小心,小心,小心!


七十一 江宁织造曹寅奏设法补完盐课亏空折

康熙四十九年十月初二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本月初一日折子回南,伏蒙御批:两淮情弊多端,亏空甚多,尔须设法补完,不可疏忽。钦此。臣跪读之下,不胜惊悚感泣,谨设香案叩头谢恩。窃念臣从幼豢养,包衣下贱,屡沐天恩,臣虽粉骨碎身,难报万一。今年两淮,荷蒙皇上特将两淮新徵于李煦任内缓徵一百万两,以此余力,即可以补纳旧欠。臣于三月抵扬,郎会院道传命诸商,令其上紧督催补清旧欠,以抑副天心。臣归江宁,卧病累月,近闻运司病故,李煦在彼,不知督催已纳多少。容臣到任,查验明白,务必尽心竭力,设法督催清楚,以仰全皇上浩荡之弘恩。江南太平无事。
  谨将九月晴雨钞录呈览,伏乞睿鉴。
朱批:知道了。尔病比先何似?


七十二 曹寅李煦奏请留满都暂署运使折

康熙四十九年十月二十八日



  江宁、苏州织造臣曹寅、李煦谨奏:
  窃臣等今年正月内因两淮运使李斯佺俸满将升,众商保留,诸暂留任清理库帑。二月二十九日奉旨:李斯佺著照所请,准暂留任清完所欠钱粮。钦此钦遵。李斯佺留任后,随患病缠绵,旋复身故,以致积欠未得督催全完。督抚会同臣李煦公同批委淮安府理事船政同知满都署理印务。满都到任以来,臣等细察其人,办事清理有方,催科有法,颇著勤敏,商灶爱戴,若得在任暂署,帮助臣等一二年,则积欠便可补足。伏查康熙四十二年,河臣张鹏翮大计卓异,满都奉旨特准;又四十七年满都升补中允,漕臣桑格具疏保留,复蒙俞允。是满都之居官,久荷圣明洞鉴矣。
  再,查定例内运使无题授满州之例,臣等不敢破例冒昧陈请,惟求皇上恩允暂留满都署理运使印务一二年,与臣等同心协力,将从前积欠设法补完。一俟钱粮清楚,仍题请开缺另补。定例不更,库帑不缺,臣等永无后累矣。
  臣等谨合词具折奏请,倘蒙俞允,仍具公本特题,伏乞圣训敕谕施行。
朱批:两淮运使,甚有关系,所以九卿会选,已有旨了;况满州从未作运使之例,不合。


七十三 江宁织造曹寅奏病已渐愈折

康熙四十九年十一月初三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臣家奴回南,伏蒙御批折子。知道了。病比先何似?钦此。臣跪读之下,不胜感激涕零,谨望北叩头谢恩讫。臣今岁偶感风寒,因误服人参,得解后,旋复患疥,卧病两月有余,幸蒙圣恩命服地黄汤,得以全愈。目下服地黄丸,奴身比先,觉健旺胜前,皆天恩浩荡,重赐余生,臣蝼蚁下贱,真肝脑涂地,不能仰报万一。谨具折恭谢天恩。
  江南太平无事,米价如常,所有十月晴雨录,一并奏闻,伏乞睿鉴。
朱批:知道了。惟疥不宜服药,倘毒入内,后来恐成大痲风症,出(除)海水之外,千方不能治。小心,小心!土茯苓可以代茶,常常吃去亦好。


七十四 江宁织造曹寅奏进晴雨录折

康熙五十年二月初三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江南太平无事,米价如常。所有正月分晴雨录,理合进呈御览,伏乞睿鉴。
朱批:朕安。两淮亏空近日可曾补完否?新任运使如何?


(增补之折)



曹寅奏陈龙眼菩提子发芽事折

康熙五十年三月初一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正月二十二日奉旨,分颁龙眼、菩提子二十粒到臣。传旨:俟种出之日奏闻。钦此钦遵。
  臣随将十粒赍送江宁织造衙门,分派各处栽种;留十粒于扬州,分种金山、高旻、静慧、天宁、香阜五寺,每处二粒。二月十九日,香阜寺僧成度报称,所种二粒俱已发芽,臣自验看,命僧加意培植,添守护持。因扬州民人倾城往观赞礼者无虚日,臣恐人家生事,复设栏桅围护。
  谨将菩提树式用蒲草照样做成,惟叶上不能染其宝色,恭呈御览。其天宁各处同时艺植,容种出之日,再当奏闻。
  江南太平无事。今春雨旸时若,二麦甚好,丰收可必。淮扬大麦垂熟。
  谨将二月晴雨录及麦样,一并赍呈奏闻,伏乞睿鉴。
朱批:知道了。



七十五 江宁织造曹寅奏设法补完盐课亏空折附钱粮实数单

康熙五十年三月初九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
  本月初八日折子回南,伏蒙御批:两淮亏空近日可曾补完否?新任运司如何?钦此。臣跪读之下,仰见皇上轸念两淮,垂警愚昧,至深至切,臣敢不据实上陈,以副圣念。
  窃自去年二月蒙圣恩将李煦任内带徵一百万两,至十月十三日交代与臣,新旧共该存库银二百八十六万二千余两。臣自到任后,即与暑道满都并力催徵,已完过九十万两,现在上纳尚该银一百九十余万两。易完者十分之九,不能完者十分之一,皆有通河保状,即不能完,众商人为之摊补,非比有司地丁漕项悬欠,或少缓惰不徵,即成实在亏空,难以追赔。臣与运道催徵,今年满任之时,可以补完八分,若尽数催徵,亦可全完。但臣今年新钱粮正杂带徵各项,多于往年,共该徵银二百三十八万余两,连前商欠共银五百二十余万两,如一时并责令共全完,商力恐有不继。去年皇上如此洪恩,若已故运司李斯佺不因病愦,则今年竟可清楚。至于臣身内债负,皆系他处私借,凡一应差使,从未挂欠运库钱粮,臣自黄口充任犬马,蒙皇上洪恩,涓埃难报,少有欺隐,难逃天鉴。况两淮事务重大,日夜悚惧,恐成病废,急欲将钱粮清楚,脱离此地,敢不竭蝼蚁之诚,以仰体圣明。所有钱粮细数,另开一单,以备御览。
  暑道满都,实心办事,所有漏规,分毫不取,培商裕课,深有裨益。新运司李陈常尚未到任,俟其到任后,臣观察真实,再当具奏。
朱批:亏空大多,甚有关系,十分留心,还未知后来如何,不要看轻了。

  钱粮实数单
  一、四十九年交代,该存新旧库银二百八十六万二千余两,已完过九十余万两,尚该银一百九十余万两,臣细查催。
  一项、乙丑纲未完引课银二十八万余两。此系商人领引运盐,盐船一到扬州,即可全完。
  一项、李煦应代商捐补九万二千余两。此系从前运库旧欠。奉旨命臣等每年捐补二十三万两,所剩不多,商欠即可催完。
  一项、戊巳两纲,预给银票银八十万余两。此系养培商力,宽其催比,名为预投,从前盐院,俱是如此,乃两淮旧例。俟捆盐上大船时,方行催完,不致拖欠。
  一项、各场灶户未完折价银九万两。此系年遇灾荒,征比不前,以致拖欠。去年今年丰收,现在催比六续可以捕完,不致误课。
  一项、历纲尾欠银四十四万余两。此系乏商悬欠,通河众商亦情愿摊补,来年即可捕完,不致有误。
  一项、乏商欠正课银二十余万两。此系乏商因公补库未完者,正在严比,今年可以全清。


七十六 江宁织造曹寅奏谢刊刻全唐诗得列衔名折

康熙五十年三月初十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臣于康熙四十四年奉旨命臣校刊全唐诗,久经告竣进呈,此皆皇上圣心独运,定为必传之书,臣同诸官不过较字督工。令准翰林咨,奉圣谕并钞列臣等街名,刊刻款式到臣,谨遵旨补入刊刻。但臣系何人亦得列名其上,永垂不朽,臣不胜感愧无地,不知何幸得至于此,谨具香案九叩。理合具折恭谢天恩,伏乞睿鉴。
朱批:知道了。


七十七 内务府总管赫奕等奏带领桑额连生等引见折

康熙五十年四月初十日



  奉旨:著将取中之旗笔帖式、候缺之吏员、监生、俊秀、官学生等二十九人具奏,拣放膳茶、鹰犬各处之缺。钦此。现在宁寿宫茶房总领哈尔科奏请,增取茶上人三名。(中略)兹为补放此项缺额,将正黄旗公波尔潘佐领下监生摆牙拉霍山(中略)正白旗(中略)章额佐领下俊秀穆桑阿(中略)邦盖佐领下官学生泰保(中略)等名,各缮绿头牌,由内务府总管赫奕、保住具奏,带领引见。
  奉旨:著将泰保、穆桑阿录取在茶房。(中略)其余之人著存记。钦此。
  又具奏:原任物林达曹荃之子桑额、郎中曹寅之子连生,曾奉旨。著具奏引见。钦此。现将桑额、连生之名,各缮绿头牌,由内务府总管赫奕、保住具奏,带领引见。
  奉旨:曹荃之子桑额,录取在宁寿官茶房。钦此。
  本日将泰保、穆桑阿、桑额交与茶房总领哈尔科(下略)等。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七十八 苏州织造李煦奏江苏地方官员情形及设法补完库欠折

康熙五十年六月十三日



  臣李煦跪奏:
  窃臣家人齎回折子,随叩头开读,奉御批:知道了。前者所奏学院之事并巡抚如何了?钦此钦遵。
  臣伏查学臣张元臣,先因常州府江阴县学生员钱伦告承差陈文瑞,遂将钱伦责打。后因士子喧哗,不进考试,又将陈文瑞责革,众心方定,仍照常赴试矣。抚臣张伯行沧浪亭书局已经停止,其所管地丁钱粮,各府徵收目下未足四分之数。至于南省漕船,业已全兑过淮,理合奏闻。
  再,两淮运库,除旧欠中已经徵收外,尚有一百三十七万两未完,所以新运道李陈常不接受交盘。但臣等叨蒙圣恩,必竭力设法补完库欠,以仰答天心。臣与曹寅商议,于商人名下催完六十七万两,臣等代商人捐补七十万两,总于三年中臣等任内清楚。臣煦特驰赴行在叩请圣训,臣于今六月十三日已行至泰安州矣。谨先具折奏闻,伏乞圣鉴。
朱批:再推三年,断断使不得,尔来的不是了。

(增补之折)



曹寅奏闻龙眼菩提子发芽事折

康熙五十年七月初四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江南各处雨旸时若,田禾大好,市米价贱如常,百姓太平安乐无事。
  菩提子织造局内所种四粒,已出一颗,枝杈叶色相同,惟叶下有刺,少异于众。万寿庵、水月庵两处所种,亦俱于六月内各出一颗,与扬州香阜寺所生无异。阖城军民百姓来观者,无不颂祝无疆,悉发善念,顶礼庆赞。
  今将六月晴雨录,恭呈御览,合并奏闻,伏乞睿鉴。
朱批:朕安。今岁各处秋成,都有十分。


七十九 江宁织造曹寅奏报江南科场案折共六件

康熙五十年、五十一年


  一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今就江南浙江尽属丰年,大田秋收,新米价值六七钱不等。今年丰收,则来年无虞,百姓讴歌,太平优游无事。
  惟是今年江南文场秀才等,甚是不平,皆云皇上洪恩广额,原为振拔孤寒,今中者甚是不公,显有情弊,因而扬州秀才扰攘成群,将左必蕃祠堂尽行拆去,后传闻是副主考赵晋所为,始暂停息,督抚俱有参章。目下已拿二人,俱是富商之子。传闻榜中不通文理者尚多。
  所有地方情形,并九月分晴雨录,理合一并奏闻,伏乞睿鉴。
朱批:朕安。
  二
  谨奏:臣自二月二十六日到扬州,迄今一月,臣留心打听张鹏翮与赫寿所审吴泌、程光奎之事。吴泌买举,只追问李奇夫妻金子下落,意在就李奇撞木钟,以结吴泌之事。程光奎只认夹带,以结程光奎之事。至于左必蕃、赵晋二人及房考等,俱未细问。众论以为张鹏翮外则调停总督抚院了结此案,而本意则不欲重伤主考、房考,以塞科甲侥幸之路。赫寿亦因循可否,以观成败。总督噶礼实无包揽卖举之事,护庇叶九思事或有之。解任之后,虽有人众保留,皆以下官吏粉饰曲全,殊无真爱戴之者。巡抚张伯行实因粮道参处,自己亦诖误调用,当封印之际,预闻京信,两下纷争,以有此疏,欲复噶礼之仇,亦非为科场持公起见也。解任之后,亦有人众保留,率多秀才,亦皆以下官吏粉饰曲全,殊无真爱戴之者。
  众人议论,皆云江南百姓蒙天恩视如赤子,屡免钱粮,时加抚恤,督抚二臣不体贴圣衷,安静保护,徒博虚名,各为己私,互起朋党,殊无大臣之体。张鹏翮身为大臣,理宜秉公持正,力决是非,而反周旋主考、房考,曲全两造,迁延时日,不能无私。自去年至今,已经四月,每日吊开单审,并不对口,并不再问程光奎之事,只审吴泌一案,并不问主考、房考如何字眼关节,只问原出首撞岁(钟)之人。目下闻光棍李奇当审鞫之际,颇多放四之语,谓众人合谋,将金子诬陷于彼,以脱安抚藩司,蔓延无辜,总无断决。两江官吏,俱集扬州听审,地方辽阔,数月之久,未必不误事宜。
  又苏州买举之事,尚未审录,马逸姿承审人命一案,亦尚未审录,如此迟延,必至秋冬方能完结,持平者众论如此。
  其为噶礼为张伯行者,各言各是,臣不敢听信。
  谨据地方实在情形,采择上闻。
朱批:再打听,再奏。
  三
  谨奏;打听张鹏翮、赫寿所审科场及督抚互参一案。程光奎始终只认夹带,意在就夹带以完程光奎之事,不干连主考、房考。吴泌买举,只就李启(奇)身上追究(金)子下落,不干连主考、房考。意在就撞木钟以结此事。不意本月十六日五更,泾县知县陈天立自缢身故,陈天立乃句容县供出以其实有三字来查吴泌卷子之人。张伯行原参疏内著其弊迹,今忽然自缢身故,物议以为或有逼勒身亡,以图灭口者。细访泾县陈天立,因三日前审事,见刑讯句容县知县,反招不认前语,当夜回寓,即行自缢。有看守官通判当时救下,次日即禀明张鹏翮、赫寿。彼时吩咐看守官:他不过吓人,不要理他,好好看守等语。至第三日五更,即在床上自缢而亡。闻张鹏翮、赫寿已行文安徽巡抚,令其细问自缢原由。据陈天立家属报称,因系病发自缢者。连日关门商议未定。
  苏州举人已经覆试,闻举人席玕覆试丈字与科场原卷笔迹不对,席玕已供认夹带,锁禁,其余四人发江都县看守,亦未定断。
  再,所审噶礼、张伯行二人互参一案,每日在内对口,各人自写口供,两边俱未见面,难于输服。揆张鹏翮、赫寿之意,于察明京口将军代奏保留折子之内,先请圣旨,始行定局。谨此奏闻。
朱批:众论瞒不得,京中亦纷纷议论,以为笑谭。审事也不是这样审的理,但江南合省都甚没趣了,想比(必)满州恨不得离开这差才好。再打听,再奏。
  四
  谨奏:科场事自进折后,数日来所审仍是吴泌买举,不问字眼是谁与的,亦不问主考、房考,只问撞木钟及出首之人。大约以撞木钟结吴泌之事,保留总督。京口将军马三奇奏,江南已见邸抄。臣到时,保留总督及保留巡抚者,各衙门供有呈纸,为总督者大半,为巡抚者少半。其乡绅及地方有名者,两边俱著名保留。兵为总督者多,秀才为巡抚者多,或是偏向,或是粉饰,或是地方公祖借保留完其情面,或是属官各报答上司之情,纷纷不一,目下寂无言说矣。
  昨日钦差才传说,不干惹科场事的官员,俱回去料理地方事,及至进见,只打发暑苏按察司回江宁,北按察司回安庆,因执审之期渐近,恐其误限期也。谨此具奏。
朱批:知道了。再打听。
  五
  谨奏:打听所审督抚互参一案,张伯行参噶礼包揽卖举得银五十万之说,审过毫无迹据。噶礼所参张伯行各款,俱有旧案,亦近挟愤,彼此互赖,均难输服。揆张鹏翮、赫寿之意,大约要各问一个不是,候圣旨定断。程光奎、吴泌买举之事,程光奎已认夹带,惟吴泌所供其实有三字,关节情弊,尚无着落。闻房官供:我们做房官,只凭阅文,送进有何情弊,须问主考知道。闻主考供:字眼情弊,都是他们房宫知道。今泾县知县陈天立已自缢身故,无从追究,大约只就李启(奇)撞木钟,略及藩司马逸姿及家人轩三,问一罪名,了结此案。
  苏州举人席玕供认夹带,现行监禁,共余四人俱发江都县取保。
  再,沈必耀人命一案,已经质审,闻大约仍照前任按察司焦映汉所审于准、马逸姿、粮道李玉堂,有失入之罪,亦尚未定案。
  外边议论只以不问主考房官及光棍李奇为有私心,说赵晋系有嘱托,又系审事大人密友,其意恐审出,坏汉人仕进之名,故不穷究。大约不过以揆此两字,了结公事。好恶之口,纷纷不一。
  目下赫寿往邵伯、瓜洲两处,催赶粮船,只张鹏翮闭门金坐,隔一二日唤三案内一二人问数语,又复关门不见动静,意似遮掩众人耳目,以写本为名,大约是候察明保留本至京有信,始行上本。谨此奏闻。
朱批:知道了。再打听奏折来。
 六
  谨奏:探得张鹏翮、赫寿、梁世勋所审科场之事,贿买举人吴泌及光棍李启(奇)等,俱拟绞罪。夹带举人程光奎,并主考赵晋、房考方名、王日俞,及藩司马逸姿之家人轩三等,俱拟佥妻流三千里为军。正主考左必蕃,先拟问徒,今拟革职。但主考、房考,始终不曾严问,亦未得通同字眼及受贿之口供。从前延缓,原欲出脱主考、房考之罪,想因外论纷纷,故临期商量,以揆此改入此罪。外边人又议论以为如主考、房考,贿卖事真,罪不止如此之轻,如无贿卖情弊,罪不宜如此之重,即藩司马逸姿家人轩三,如果夤缘贿卖,亦应重拟,如无夤缘情弊,即应无罪,何以一概混拟糊涂了事,未免人心不服。总之张鹏翮之意,不肯明审以破面目,留为日后告覆之地。其苏州举人席玕,审系夹带,革去举人枷责,马士龙革去举人无罪,其余三人仍准会试。但席玕与程光奎均认夹带,一则拟流,一则枷责,事同罪异,不知何意。
  又督抚互参一案,总督噶礼问降一级留任,巡抚张伯行革职问徒,外论谓此二人均有不平,降革不一。又沈必耀命案,只照臬司焦映汉原审,略更改一二,即行定罪,并未细问。闻此案亦有未妥,人心不能悦服,张鹏翮因以日子太久,故将数案潦草了局。总漕赫寿劝其再一研审,务得实供,张鹏翮不允,已于本月二十日拜本起身往福建审事去矣。如此大案,审整半年,并未审出真情,以揆此二字结案,此番张鹏翩在江南声名大损,人人说其糊涂恂私。安徽巡抚梁世勋因张伯行有言,总未同审,每日在公馆金坐养病,于本稿成时始去一会,已回江宁执审。
  署总督郎廷极与总漕赫寿在瓜州会审俞化鳌粮船一案未回。谨此奏闻。
朱批:可笑。

八十 江宁织造曹寅奏料理文册事竣即将入觐折

康熙五十年十一月初一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江南太平无事。臣目下现在扬州造具钱粮销引各款清册,料理事竣,即星驰入都,叩觐天颜。
  今将江宁十月分晴雨录,恭呈御览。其扬州晴雨录,已交与李煦启奏。理合一并奏闻。伏乞睿鉴。
朱批:朕安。余知道了。


八十一 内务府总管赫奕等奏御用缎匹跳丝落色请令江宁织造赔偿折

康熙五十年十一月十五日



  江宁织造送来上月满地风云龙缎、蟒缎、妆缎(中略)宫绸、宁绸、纱等九百四十五匹,官用大立蟒缎(中略)等二千八百十五匹,两项共三千七百六十匹,其中跳丝及擦后落色之上用缎、明纱十二匹。苏州织造送来上用满地风云龙缎(中略)等三百三十四匹,官用大立蟒缎(下略)等二千四百五十一匹,两项共二千七百九十五匹。杭州织造送来绫子、春绸(中略)等六千零五十匹。其中江宁送来跳丝及擦后落色之缎匹等共十二匹,既都不能用,请令其补织赔偿送来。等因。
  内务府总管赫奕、郎中马尔噶交奏事员外郎傻子、双全具奏。
  奉旨:知道了。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八十二 兼两淮盐课曹寅题视鹾期满查无举劾之员本

康熙五十年十一月二十日




  管理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加五级兼巡视两淮盐课监察御史臣曹寅谨题:为题明事。
  窃照两淮引盐运行四省,地方辽阔,全赖各有司殚力督销,盐属官奉公催办,庶国课无亏,而盐法有裨。臣奉命视鹾,差期已竣,例应举劾,以昭劝惩。行据江南、江西、湖广、河南四省司道,并两淮运司,各造送所属官员贤否文册到臣。查册内所开各官,于盐政事务,类皆平常供职,并无异等堪荐,亦无不肖可劾之员。理合题明,伏乞睿鉴施行。为此具本,专差承差汪升元齎捧,谨题请旨。
批红:〔注〕该部知道。
(内阁·题本)
〔注〕清代官文书制度,公事用题,私事用奏。题本先经内阁票采谕旨,进呈,得旨允行即照所拟用红笔在题本上批写,名曰批红。


八十三 内务府总管赫奕奏请查对曹寅修建西花园工程折

康熙五十一年正月二十五日



  奏为请派庆丰司郎中李延禧、慎刑司员外郎雅斯泰,查对曹寅修造西花园房屋、挖河等项工程事宜等因,缮写绿头牌各一,伏乞钦点。
  内务府总管赫奕,交奏事员外郎傻子、奏事双全转奏。
  奉旨:著内务府总管亲查。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八十四 江宁织造曹寅奏郎廷极王度昭到任折

康熙五十一年三月二十七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江西巡抚郎廷极已於本月二十二日到江宁上任,署理总督印务·署苏州巡抚王度昭,亦於本月初三日上任受事讫。谨此奏闻。
朱批:朕安。


八十五 江宁织造曹寅奏佩文韵府已开工刊刻折

康熙五十一年四月初三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江南麦田茂秀,颗粒甚好,丰收可必,雨旸时若,米价如常,百姓安乐无事。谨将麦样恭呈御览。
  再,佩文韵府已於三月十七日开工刊刻,正在遴选匠手,已得一百余人,愿来者众,好者难得,容俟遴选齐全,计工定日,务期速成,以仰副皇上普济困学之至意。孙文成会议过,即回杭州办纸,臣在局中料理。一有纲领,臣等公同奏闻。
  所有江宁三月分晴雨录,理合一并具奏。伏乞睿鉴。

八十六 江宁织造曹寅奏奉到御书恳请勒碑折

康熙五十一年六月初三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臣家奴赍折回至江宁,伏瞻御书,敬设香案,望阙九叩讫。恭惟皇上万几清暇,俯念群隐,形之歌咏,远布遐荒,宸章宝翰,照耀尘寰,天语恩纶,深垂训诰。凡在臣民,自宜洗心涤虑,尽力致身,以不负皇上教养之隆恩,真旷代未有之殊典也。前邸报中伏见皇上御试翰林题,天下士人已经家弦户诵,今又蒙恩颁赐御书,传奉旨意,臣随传示素识人士,咸跪播敬诵,感戴无极。二三日间,阖城进士举人,乡绅士庶,皆已周知。臣恐其讹传远近,即先刊木板印行,以便流布。随有翰林马豫、丛澍等,率众士庶前来,群请瞻仰,无不欣忭鼓舞,交相劝勉,顶礼圣训,恳请勒碑,真是沦肌浃髓,普沾大化,昭垂万古,流福无穷。目下乡绅士庶,现在相度地形,遴选碑石,敬加磨勒,俟其事定,臣始发刊,并将舆情详细,再当奏闻。
  臣在江宁少办织务,俟李煦下仪真时,即往扬州书局中料理,仍齎御书普示扬城绅衿,以广皇仁。
  今将五月分晴雨录,恭呈御览。伏乞睿鉴。
朱批:朕安。知道了,不必勒石。


八十七 苏州织造李煦奏曹寅病重代请赐药折

康熙五十一年七且十八日



  臣李煦跪奏:
  江宁织造臣曹寅於六月十六日自江宁来至扬州书局料理刻工,于七月初一日感受风寒,卧病数日,转而成疟,虽服药调理,日渐虚弱。臣在仪真视掣,闻其染病,臣随於十五日亲至扬州看视。曹寅向臣言:我病时来时去,医生用药不能见效,必得主子圣药救我。但我儿子年小,今若打发他求主子去,目下我身边又无看视之人。求你替我启奏,如同我自己一样。若得赐药,则尚可起死回生,实蒙天恩再造等语。
  臣今在扬看其调理,但病势甚重,臣不敢不据实奏闻,伏乞睿鉴。
朱批:尔奏得好。今欲赐治疟疾的药,恐迟延,所以赐驿马星夜赶去。但疟疾若未转泄痢,还无妨。若转了病,此药用不得。南方庸医,每每用补济,而伤人者不计其数,须要小心。曹寅元肯吃人参,今得此病,亦是人参中来的。金鸡拿〔注一〕专治疟疾。用二钱末酒调服。若轻了些。再吃一服。必要住的。住后或一钱。或八分。连吃二服。可以出根。〔注二〕若不是疟疾,此药用不得,须要认真。万嘱,万嘱,万嘱,万嘱!
(宫中·李煦奏折)
〔注一〕金鸡拿,即奎宁。
〔注二〕自[金鸡拿]起至此止,所有句圈,均是原有的朱圈。


八十八 苏州织造李煦奏请代管盐差一年以盐余偿曹寅亏欠折

康熙五十一年七月二十三日



 臣李煦跪奏:
  江宁织造臣曹寅与臣煦俱蒙万岁特旨,十年轮视淮鹾。天恩高厚,亘古所无,臣等维肝脑涂地,不能报答分毫。乃天心之仁爱有加,而臣子之福分浅薄。曹寅七月初一日感受风寒,辗转成疟,竟成不起之症,於七月二十三日辰时身故。当其伏枕哀鸣,惟以遽辞圣世,不克仰报天恩为恨。又向臣言江宁织造衙门历年亏欠钱粮九万余两,又两淮商欠钱粮,去年奉旨官商分认,曹寅亦应完二十三万两零,而无赀可赔,无产可变,身虽死而目未瞑。此皆曹寅临终之言。
  臣思曹寅寡妻幼子,拆骨难偿,但钱粮重大,岂容茫无着落。今年十月十三日,臣满一年之差,轮该曹寅接任,臣今冒死叩求,伏望万岁特赐矜全,允臣煦代管盐差一年,以所得余银令伊子并共管事家人,使之逐项清楚,则钱粮既有归着,而曹寅复蒙恩全於身后,臣等子子孙孙永矢犬马之报效矣。伏乞慈鉴。臣煦可胜悚惶仰望之至。
朱批:曹寅於尔同事一体,此所奏甚是。惟恐日久尔若变了,只为自己,即犬马不如矣!
(宫中·李煦奏招)


八十九 苏州织造李煦奏颁赐药饵未到曹寅即已病故折

康熙五十一年八月二十一日



  臣李煦跪奏:
  八月十八日,臣家人齎回报曹寅患病奏折,臣恭设香案脆读御批,蒙万岁俯念曹寅病重,颁赐金鸡拿圣药。而宸衷又以路远迟延,特命驰驿南回,限九日到扬州。天心之垂慈,隆恩之破格,至矣极矣。无如曹寅福分浅薄,圣药末到,遽尔病故。而伏念天恩之高厚,诚亘古之所未有。不但曹寅感泣泉下,即臣煦犬马私心不胜感激,随望阙叩头,恭谢天恩讫。一面宣示赐药恩旨於曹寅之子连生。而连生感激涕泣,即望阙叩头,但身居下贱,无由自达,求臣代奏。理合一并奏闻,伏乞圣鉴。
朱批:知道了。
(宫中·李煦奏折)


九十 江西巡抚郎廷极奏请以曹寅之子曹颙仍为织造折

康熙五十一年八月二十七日



  江西巡抚奴才郎廷极谨奏:为奏闻事。
  窃照江宁织造臣曹寅在扬州府书馆病故,已经具疏题报。今有江宁省会士民周文贞等,并机户经纪王聘等,经纬行车户项子宁等,缎纱等项匠役蒋子宁等,丝行王楷如等,机户张恭生等,又浙江杭嘉湖丝商邵呜皋等,纷纷在奴才公馆,环绕具呈,称颂曹寅善政多端,吁恳题请以曹寅之子曹颙,仍为织造。此诚草野无知之见,天府重务,皇上自有睿裁,岂臣下所敢妄为陈请,奴才亦何敢遽以入告,因身在地方,目睹舆情,亦足徵曹寅之生前实心办事,上为主子,下为小民也。谨据实具折奏闻,奴才曷胜冒昧悚惶之至。
朱批:知道了。

 
Tags:江宁织造 曹家 档案 史料 红楼            编辑:admin评论】【关闭】【顶部
上一篇[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 下一篇[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

网友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a
表  情:
c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内  容:

©2009-2019 Honglm.com版权所有 红楼梦潭 致力于中国红楼梦文化分享与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