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红楼新闻 | 红楼诗词 | 读红杂谈 | 人物评论 | 红楼争鸣 | 脂评石头记 | 红楼评书 | 红楼梦影    
我要投稿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用户注册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梦潭>首页 -> 红学著作
|今天是:

相关栏目

[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四
[录入:admin | 时间:2010-07-04 18:09:09 | 作者:红楼梦潭 | 来源:红楼梦潭 | 浏览:127次]  评论 0

九十一 署内务府总管海章转奏曹寅病故折

康熙五十一年八月二十九日



  奏为江宁织造物林达倭和呈报:郎中曹寅於六月十五日赴扬州,监督修书,七月二十四日,据共家人丁成、董良报称:我主人住在刻书处,监督修书。自本月初一日,因得发汗病休息,医治无效,于二十三日病故等语。为此呈报。等因。
  署内务府总管·郎中海章,将呈文交奏事员外郎傻子、奏事双全转奏。
  奉旨:知道了。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九十二 曹寅之子连生奏曹寅故后情形折

康熙五十一年九月初四日



  曹寅子奴才连生谨奏:为感沐皇仁,矜全身命,恭谢天恩事。
  窃奴才祖孙父子,世受国恩,涓埃未报,奴才故父一生叨沐圣主浩荡洪恩,出管江宁织造二十余年,复四差盐务,遭逢异数,叠加无已。方图矢诚报效,上答高厚,不意寿命不延,遽辞圣世。奴才年当弱冠,正犬马效力之秋,又蒙皇恩怜念先臣止生奴才一人,俾携任所教养,岂意父子聚首之余,即有死生永别之惨,乃得送终视殓者,皆出圣主之赐也。奴才父病亟时,自知疾笃,故面托李煦代奏,求赐圣药,李煦折回,传示御批,仰荷皇上天高地厚之恩,从古未有,不料先期逝世,辜负圣心,九泉之下,饮泣何穷。至父病临危,频以天恩未报,垂泪谆谕命奴才尽心报国,又以所该代商完欠及织造钱粮,槌胸抱恨,口授遗折,上达天听。气绝经时,目犹未瞑,奴才伤心恸哭,不知所措。
  九月初三日,奴才堂兄曹颀来南,奉梁总管传宣圣旨,特命李煦代管盐差一年,著奴才看著将该欠钱粮补完,倘有甚麽不公,复命奴才折奏。钦此钦遵。跪聆之下,奴才母子不胜惶悚恐惧,感激痛哭,搏颡流血,谨设香案,望阙叩头谢恩。窃思奴才伶丁孤苦,举目无亲,负弥天之罪戾,万死何辞。乃蒙皇上格外洪慈,不即伏斧鑕,重沛恩纶,昊天罔极,一至於此。不特故父名节得荷矜全,奴才身家性命,实蒙恩赐,即粉骨碎身,肝脑涂地,莫能仰报万一。惟有率领全家长幼,朝夕焚香顶祝,生生世世,图效犬马,衔结无穷。
  奴才包衣下贱,自问何人,敢擅具折奏,缘奉圣旨格外洪恩,蝼蚁感激之私,无由上达,谨冒死缮折恭谢天恩,伏乞睿鉴。奴才不胜泣血顶戴激切屏营之至。
朱批:知道了。


九十三 苏州织造李煦奏蒙准代管盐差一年价还曹寅欠项折

康熙五十一年九月初六日



  臣李煦跪奏:
  臣因曹寅任内钱粮未楚,冒死具折,求代管盐差一年,令曹寅之子清还各欠。乃蒙我万岁殊恩,特赐俞允,天高地厚,亘古未有。臣即恭设香案,望阙叩头谢恩讫。容臣於十月十三日接任后,将曹寅应得余银着伊子连生收领,务必清还各欠,不敢辜负天恩。而臣煦亦断不敢有一毫欺隐,以仰体我万岁期望之天心也。
  惟是曹寅悬欠钱粮,其妻、子粉骨碎身不能赔补,幸蒙我万岁许臣代管,因得清楚欠项,而曹寅妻、子仰赖圣恩曲赐矜全。不但曹寅感泣泉下,凡属臣子无不呕歌圣德,尽为鼓舞,而臣与曹寅亲身共事,犬马下忱,尤深感激。护具折奏谢。
  再,曹寅妻、子闻命自天,感深涕泣。连生现在具折叩谢隆恩,理合一并奏明,伏乞圣鏖。臣煦临奏不胜悚惶感戴之至。
朱批:知道了。
(宫中·李煦奏折)


九十四 内务府总管赫奕等奏请补放江宁织造折

康熙五十一年十月十五日



  奏为江宁织造·郎中曹寅病故,请补放其缺事。
  谨将广储司郎中·兼骁骑参领·佐领马尔嘎,慎刑司郎中兼佐领李延禧,广储司郎中兼骁骑参领、佐颁嘎达珲,会计司管钱粮员外郎兼佐领李英贵,会计司员外郎兼佐领张长住等,各缮绿头牌,伏乞钦点。
  内务府总管赫奕、署内务府总管马齐、署内务府总管·郎中海章,交奏事治仪正傻子、奏事员外郎双全转奏。
  奉旨:曹寅在织造任上,该地之人都说他名声好,且自督抚以至百姓,也都奏请以其子补缺。曹寅在彼处居住年久,并已建置房产,现在亦难迁移。此缺著即以其子连生补放织造郎中。钦此。
  内务府总管赫奕、署内务府总管马齐、署内务府总管·郎中海章谕:将此应行之处行之,应交之处交之。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九十五 内务府奏曹寅家人呈报修建西花园工程用银折

康熙五十一年十一月十四日



  据曹寅家人陈佐呈称:康熙五十一年五月间,奉大人谕,除原任郎中、现放分司乌罗图奏报者外,倘有查算未尽,遗漏之处,著尔明白写出呈报等语。查我主人修建房屋、挖河等项工程所用银两,除原任郎中、现放分司乌罗图奏报者外,尚有未经奏报之修造房屋四十四间,亭子一座,船九只,及各处所用之雨搭、帘子、铺毡、陈设古董、栽种松竹玉兰、悬幡、八宝佛笼等物,用银四万零一百九十七两九钱三分九厘。又补修旧有房屋、河泊岸闸等项,用银一万四千八百四十四两一钱八分。又各处修房之木石砖瓦、青白石灰、柏木、钉桩等物,系按时价购买,今依销算定价核算,计少算银二万二千八百四十二两九钱三分。以上共银七万七千八百八十五两零四分九厘。修建所用物品细数,开列於后:圣化寺,修建亭子一座,用银三千九百八十四两零二分二厘,六郎庄真武庙,配殿六间,和尚住房八间,用银一千四百三十五两二钱;在六郎庄修造园户住房三十间,用银一千两;圣化寺造船九只,连同船桅、篷子、纤绳,用银三千零四十一两一钱,(中略)拆撷芳殿用匠及将拆下物品运至西花园,共用银一千八百八十二两三钱,买春夏悬挂之雨搭、帘子,用银八千八百二十四两六钱八分;(中略)圣化寺悬挂绣花大扬幡一对,(中略)永宁观悬挂七星旗一个,共用银八百三十四两六钱;(中略)花园内之圣化寺等处,修缮增用之木石砖瓦,(中略)及补修闸门、泊岸所用物料、工匠银,共一万四千八百四十四两一钱八分;(中略)买羊角灯及修补旧灯,用银一千零九十五两,圣化寺用八宝六份,(中略)修房木价少算银三千七百二十五两八钱,山石、汉白玉、青白石、虎皮石之价钱,少算银一千八百三十五两二钱;(中略)多用的柏木桩子,价银五千六百五十二两七钱九分。为此谨呈。等因。
  内务府总管赫奕、署内务府总管马齐,将呈文交奏事治仪正傻子、员外郎双全转奏。
  奉旨:著议奏。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九十六 内务府奏详核乌罗图查算西花园工程用银折

康熙五十一年十一月十九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遵旨查奏事。
康熙五十一年正月二十日,分司乌罗图折奏,查算曹寅在西花园修造房屋、挖河、堆泊岸等项工程,奉旨:交内务府总管查奏。钦此钦遵。查曹寅修建西花园、圣化寺各处工程,经将原任郎中、现放分司乌罗图之销算册,依照工程丈量,逐一查对,详细核算。计:云窗月树大小房屋一百二十七间,(中略)大小铺面房二十三间,膳房、清茶房、猪圈等处大小房屋三十七间,马厩西边大小房屋五间,总共修造大小房屋四百八十一间,木桥六座,闸三座,(中略)腰栏三十四丈二尺五寸,(中略)子墙一百十八丈七尺,木码头三座,(中略)散水六百十七丈六尺五寸,山石泊岸五百二十四丈四尺五寸,用山石云布一百八十四块堆的高峰十八处,挖河土厚四尺、长宽一丈,(中略)连同雇工,共用银一万一千四百八十四两零七分三厘。买楠木、杉木(下略)银六千三百九十四两零七厘,买汉白玉、青白石(中略)银九千五百五十一两五钱三分一厘,买砖瓦连同运工,银一万二千四百十三两五钱六分二厘,(中略)以上共用银十一万六千五百九十七两九钱七厘。比乌罗图查算奏报之银数,多出八百六十六两五钱四分四厘。为此,缮折奏闻。
  内务府总管赫奕、署内务府总管马齐,交奏事治仪正傻子、员外即双全转奏。
  奉旨:著议奏。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九十七 内务府奏乌罗图查算西花园工程用银不实应予议处折

康熙五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请旨事。
康熙五十一年正月二十日,分司乌罗图具奏,曹寅在西花园修建房屋、挖河、堆泊岸等项工程,共用银十一万六千五百九十七两九钱七厘。等因。奉旨:交内务府总管查奏。钦此钦遵。经将分司乌罗图之销算册,依照修建工程核算,实际用银多出八百六十六两余。再,修建房屋、亭子、船只、雨搭、帘子等项,又用银七万七千八百八十五两余。等因具奏。奉旨:著议奏。钦此钦遵。
  查分司乌罗图除查奏者外,多出之银八百六十六两五钱四分四厘及未奏报之银七万七千八百八十五两零四分九厘,此两项银两,理应入册,提出具奏,但乌罗图并未具奏,深为不合。乌罗图现在既系分司,请交吏部严查议处。为此谨奏,缮折请旨。
  内务府总管赫奕、署内务府总管马齐,交奏事治仪正傻子、员外郎双全转奏。
  奉旨:这里头不仅是乌罗图,也有原任内务府总管保住,著交该部严查议奏。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九十八 内务府奏请补放连生为主事掌织造关防折

康熙五十二年正月初九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遵旨议奏事。
  康熙五十二年正月初五日,奏事治仪正傻子、员外郎双全传谕;曹寅前因勤劳,给予兼衔;今其子连生,虽补父缺,但可否即任父职,抑给主事之职?如何之处,尔内务府总管理应具奏请旨,著即议奏。钦此钦遵。
  查曹寅系由广储司郎中补放织造郎中,后因勤劳,兼摄通政使司通政使衔。奉旨,曹寅前因勤劳兼衔,今连生虽补其父缺,可否即任父职?所谕甚是。因此,请放连生为主事,掌织造关防。为此,谨奏请旨。
  内务府总管赫奕、署内务府总管.佐领马齐、署内务府总管.郎中海章,缮折交奏事治仪正傻子、员外郎双全转奏。
  奉旨:依议。连生又名曹颙,此后著写曹颙。钦此。
  内务府总管赫奕、署内务府总管马齐谕:交各该管施行。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九十九 江宁织造曹颙奏谢继承父职折

康熙五十二年


  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颙谨奏:恭请万岁圣安,
  窃奴才包衣下贱,年幼无知,荷蒙万岁旷典殊恩,特命管理江宁织造,继承父职。又蒙天恩加授主事职衔,复奉特旨改换奴才曹颙学名,隆恩异数,叠加无已,亘古未有。奴才自问何人,辄敢仰邀圣主洪恩,一至於此。今奴才於二月初二日巳抵江宁莅任,恭设香案,望阙叩头谢恩,接印视事讫。
  窃念奴才祖孙父子,世沐万岁浩荡之恩,身家性命,皆出圣主之所赐,虽捐糜顶踵,粉骨碎身,莫能仰报高厚於万一。惟有凛遵圣训,矢公矢慎,冰兢自持,竭诚报效,以仰副万岁矜全之至意。
  谨缮折恭谢天恩,伏乞圣鉴,奴才不胜激切感戴之至。
朱批:朕安。


一百 内务府总管赫奕奏请补放杭州织造处物林达缺折

康熙五十二年四月初五日




  为杭州织造处物林达徐启元病故,请补放其缺事。
  江宁织造处库使桑额色,当差共四十五年,原任拨什库〔注〕波汉之子,汉人。
  苏州织造处笔帖式和硕色,当差共四十年,原任员外郎辉色之子,满洲。
  江宁织造处笔帖式韩楚安,当差共三十九年,六品笔帖式达理瑚之子,满洲。
  苏州织造处笔帖式常德,当差共三十九年,原任拨什库胡什屯之子,满洲。
  杭州织造处笔帖式舒恕,当差共三十七年,陵寝茶房总领兼员外郎额勒德依之子,满洲。
(中略)
  将此等人名,各缮绿头牌一个,伏乞钦点。
  内务府总管赫奕、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佐领马齐、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郎中海章,交与奏事治仪正傻子、员外郎双全、物林达苏成额、奏事张文彬转奏。
  奉旨:现在该处官员,俱在此地,著问谁可派补,具奏。钦此。遵问李煦,答称:本处笔帖式和硕色,当差年久,人亦可用。又问曹颙,答称:我年轻,是小孩子,刚被放为彼处官员,看得桑额色当差年久等语。於本月初七日具奏。
  奉旨:徐启元之缺,著以苏州织造处七品笔帖式和硕色补放物林达。钦此。
〔注〕拨什库即领催。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一百零一 苏州织造李煦奏进佩文韵府样书并请示刷钉部数折

康熙五十二年九月初十日



  臣李煦跪奏:
  窃臣煦与曹寅、孙文成奉旨在扬州刊刻御颁佩文韵府一书,今已工竣,谨将连四纸刷钉十部,将乐纸刷钉十部,共装二十箱恭进呈样。
  再,连四纸应刷钉若干部,将乐纸应刷钉若干部,理合奏请,伏乞批示遵行,解送井京。臣煦临奏可胜悚惕之至。
朱批:此书刻得好的极处。南方不必钉本,只刷印一千部,共中将乐纸二百部即足矣。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零二 李煦曹颙奏护送做乐器人上京并进各样竹子折

康熙五十二年九月十八日



  臣李煦、曹颙跪奏:
  臣煦等於八月初八日奉到上谕:谕李煦、曹颙,朕集数十年功,将律历渊源御书将近告成,但乏做器好竹。尔等传於苏州清客周姓的老人,他家会做乐器的人并各样好竹子,多选些进来,还问他可以知律吕有人一同送来。但他年老了走不得,必打发要紧人来才好。特谕。钦此钦遵。
  臣等遵即传於苏州清客周启兰,着他选择做乐器的人。周启兰年老不能行走,谨举荐钱君达、张玉成二人知道律吕,会做乐器。臣等差家人护送上京,伏候俞旨,并将各样竹子进呈。
  第此等竹子,俱产浙江,必於冬间取起方好,今年来苏州的俱已卖完,一时未有佳者。目下正值冬天,臣已差人往产竹地方前去寻觅,俟一得随即星赍进上。理合奏闻,伏乞圣鉴。所有奉到上谕一道恭缴。
朱批:目下不会细问,待问明白另有旨意。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零三 李煦曹颙请安折

康熙五十二年九月十八日




  管理苏州织造·大理寺卿兼巡视两淮盐课监察御史臣李煦、管理江宁织造·主事臣曹颙谨奏:恭请万岁万安。
朱批:朕安。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零四 内务府总管赫奕等题孙文成请兼盐差应勿庸议本

康熙五十二年十月十四日



  内务府总管兼办奉宸苑事·加二级臣赫奕等谨题:为遵旨议奏事。
  据杭州织造·郎中孙文成奏称:前经内务府总管具奏,奉旨命奴才会同江西巡抚,料估重修江西龙虎山庙宇所需钱粮,明白具奏。钦此钦遵。奴才於六月初六日起身,十七日到达贵溪县,与巡抚佟国勷前往龙虎山,会同查看。除万法宗坛真人张继宗所住房屋不修外,大上清官、龙虎观两座庙宇,估算共用银一万八千八百余两。除料估册外,并绘制庙型,恭呈御览。奴才身受主上养育之恩,感激不尽。所行一切,皆依圣主训示而行。康熙四十五年,又将奴才补放杭州织造办事,天高地厚之恩,虽粉身碎骨,亦不能报答於万一。奴才敬思,江宁、苏州两地织造,每年皆撙节钱粮二十万两。奴才过承圣恩,略无报效,为此昼夜惶恐不安,深觉置身无地。现在重修龙虎山庙宇,又需用银一万八千八百余两,即将动用三处织造所收备办杂项应用之款,奴才实为不安。因思两淮盐差李煦等,即於康熙五十三年十月内,任满十年,奴才叩请施恩,从康熙五十三年十月两淮盐差李煦任满之日起,续将康熙五十四年盐差,赏给奴才兼管一年。除江宁、苏州两地织造,照常撙节二十万两外,杭州织造亦撙节十万两,三处一年共节银三十万两,尽数纺织。至康熙五十四年夏季,将所撙节之银两分送三处,购买生丝织缎,备做康熙五十五年进送之用。又,重修龙虎山庙宇,用银一万八千八百余两,亦请动用撙节款项。再,奴才等三处织造官员,既关系各个职任,不敢久留,因此请交江西巡抚佟国勷,派其属下能干官员,依照估算,监视重修;所用钱粮,请由江西藩库银暂时借用,重修竣工后,由该巡抚查明销算奏闻,按照所用银数,奴才将康熙五十四年盐差内撙节之钱粮,送交江西藩司,补还库内。如此奴才可尽力勤勉,撙节钱粮一年,以图报效圣主之恩等因具奏。奉旨:著交内务府总管。孙文成所说,欲在两淮盐差上一年,撙节银两修庙之事,断不可行。孙文成年纪已老,对曹寅、李煦也很无益。朕降旨说的是修庙之事,即以三织造处所余钱粮修建,如有不足,著向李煦取用数千两,如此很可完成工程。至其略估之处,著内务府总管议奏。钦此钦遵。
  臣等议得:巡抚佟国勷、郎中孙文成奏称,重修龙虎山庙宇,估计共用银一万八千八百余两,已将其估算细数册核对相符。此庙既系特旨重修,孙文成奏请欲在两淮盐差一年任内,节银修庙之事,应勿庸议。可按照估计银数,交由巡抚佟国勷,派其属下能干官员,敬谨着实重修。查去年江宁织造余银五千一百零六两二分、售米银一万两,苏州织造余银八千七百三十八两二分,杭州织造余银七千四百三十四两二钱七分,三处共余银三万一千二百七十八两三钱一分。即按照估计工程用银数目,由此项银两内支付修建。完工时,所用款项,著佟国勷详细查明销算具奏可也。为此谨题,缮本请旨。
  内务府总管兼办奉宸苑事臣赫奕、署内务府总管·加一级·佐领马齐、署内务府总管·加二级.郎中海章,交与奏事员外郎双全、物林达苏成额、奏事张文彬转奏。
  奉旨:依议。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一百零五 苏州织造李煦奏代理盐差所得余银尽归曹颙补帑折

康熙五十二年十一月十二日



  臣李煦跪奏:
  窃我万岁如天如地之仁,轸念曹寅身后钱粮,特命臣代理盐差一年,将所得余银尽归曹寅之子曹颙,清完所欠钱粮。如此弘慈,真亘古之所未有也。今臣於十月十二日已完代理一差之事,谨遵旨意,不敢自图已私,凡一应余银,臣眼同两淮商人,亲交曹颙。而计所得之银,共五十八万六千两零。内解江、苏二织造钱粮二十一万两,解江、苏二织造买办修理机房自备船只水脚钱粮共五千两,解江宁织造衙门备办诰命神帛养匠钱粮一万二千两零,代商人完欠归收运库二十三万两,又解补江宁织造衙门亏欠九万二千两零,共五十四万九千两零。臣俱眼同曹颙解补清完讫,尚余银三万六千余两,俱曹颙收受。
  窃念曹寅、曹颙父子,仰荷圣主格外洪恩,上以弥补钱粮,下以保全妻子。不特曹寅感泣地下,曹颙母子顶戴生全,臣与曹寅亲戚共事,见其仰荷隆恩,善全身后,臣寤寐之间,时为感激涕零也。
  臣代理已毕,曹颙补帑已完,理合具折奏闻,伏乞睿鉴。臣煦临奏不胜悚惶感戴之至。
朱批:知道了。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零六 江宁织造曹颙奏李煦代任盐差补完亏欠折附单一件

康熙五十二年十一月十三日



  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颙谨奏,为恭谢天恩事。
  窃奴才父寅去年身故,荷蒙万岁天高地厚洪恩,怜念奴才母子孤寡无倚,钱粮亏欠未完,特命李煦代任两淮盐差一年,将所得余银为奴才清完所欠钱粮。皇仁浩荡,亘古未有。令李煦代任盐差已满,计所得余银共五十八万六千两零,所有织造各项钱粮及代商完欠,李煦与奴才眼同俱已解补清完,共五十四万九千六百余两。谨将完过数目,恭呈御览。尚余银三万六千余两,奴才谨收贮。
  窃念奴才祖孙父子世沐主恩,涓埃莫报。自奴才父故后,奴才母子孤苦伶仃,孑然无倚,且又钱粮亏欠,粉身莫赎。乃蒙万岁破格天恩,俾钱粮得以清补全完。不特级才母子身家性命得有矜全,奴才故父九泉之下,亦得瞑目。如此昊天罔极之恩,虽肝脑涂地,亦难报高厚於万一。奴才母子相依感激痛哭,惟有朝夕焚香顶祝万寿无疆。奴才随后即起身赴阙,恭谢天恩。
  谨先具折奏闻,伏乞圣鉴。奴才不胜感激顶戴之至。
朱批:知道了。
  附单
  李煦代任盐差一年,净得余银五十八万六千两零。内:一解江、苏织造银二十一万两,一解江宁年例神帛银一千九百二十两,一解江宁备制神帛银三千两,一解江宁备制诰命银五千两,一解江宁养匠银二千七百两,一解江苏织造买办银二千两,一解江、苏织造自备船只水脚银二千两,一解江、苏织造修理机房银一千两,一代商完欠归运库银二十三万两,一补江宁织造亏欠银九万二千两零。以上解补过银共五十四万九千六百二十两零,尚余银三万六千四百两零。


一百零七 苏州织造李煦奏与曹颙奉旨采办石竹情形折

康熙五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臣李煦谨奏:
  窃臣煦与曹颙奉旨采办灵璧罄石并做乐器竹子,臣煦等即钦遵奉发之单,采办箫笛竹二千根。臣煦又另备五千一百根,一并开单恭进,以备选用。而采办之竹,俱老清客周万谟经手,至於罄石,灵璧县未有现成,已经选工到山赶紧采取,俟一齐全,即星飞进呈。理合奏闻,伏乞圣鉴。
朱批:知道了。未见竹子,难说好歹。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零八 江宁织造曹颙奏请进盐差余银折

康熙五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颙谨奏:窃奴才父寅故后,奴才母子孤苦伶丁,身家性命已同瓦解,仰荷万岁如此天恩,得以保全。今钱粮俱已清补全完,奴才一身一家,自顶至踵,皆蒙圣主再生之德。又屡蒙圣训,不敢丝毫浪行花费。奴才仰赖天恩,可以过活。所有盐差任内余剩银三万六千两,奴才无有费用之处。奴才临行之时,母谕谆谆,以奴才年幼,并无一日效力犬马,乃沐万岁天高地厚洪恩,一至於斯,杀身难报,将此所得余银,恭进主子添备养马之需,或备赏人之用,少申奴才母子蝼蚁微忱。伏乞天恩赏收,不特奴才母子感沐恩荣,奴才父寅九泉之下,亦得瞑目。奴才曷胜恐惧感戴激切叩头之至。
朱批:当日曹寅在日,惟恐亏空银两不能完,近身没之后,得以清了,此母子一家之幸。余剩之银,尔当留心,况织造费用不少,家中私债想是还有,朕只要六千两养马。


一百零九 苏州织造李煦奏请再派盐差以补亏空折

康熙五十三年七月初一日



  臣李煦跪奏:
  窃臣与曹寅蒙万岁隆恩,轮视淮盐,殊荣异数,亘古未有。今十年差期已满,臣煦何敢再有非分之求。但臣蒙豢养数十年,莫非宏恩覆庇,而自今以后,将有不得保全身家之惧,若不据实陈奏,以求圣恩,是徒蹈欺主之重罪,并负豢养之弘慈,此臣煦之所以不容不沥诚吁请也。
  臣巡视淮盐,每年所得余银,供江宁、苏州现年织造钱粮,并备办差使,以及日逐盘费外,又代商人清补历年积欠,而两淮库项俱已清楚,惟苏州织造衙门向有亏空,势遂不能兼顾。今盐差已满,臣别无指望,虽粉身碎骨,终不得弭补苏州织造亏空,而钱粮关系,臣心万分惶惧,是以望阙叩头,再求天恩于格外。
  伏思巡盐所得余银,每年约五十五、六万两不等,内应发江苏现年织造钱粮二十一万两,代补商人积欠二十三万两,除此以外,存剩者止十万余两矣。今江苏现年织造钱粮照常应付外,至於补商欠之二十三万两,自丙戌纲起沿及今年,已经补完在库,明年无可再补。倘臣荷蒙殊恩,再赏差数年,则此二十三万两臣不敢私自入已,请允臣每年解送井京,以备我万岁公项之用。其存剩之十万余两,臣思曹寅亏空虽补,其子将来当差尚虑无银,而臣於存剩之十万余两内,应帮助曹颙办差银若干两,伏候批示遵行。其帮助曹颙之外所余银两,臣当陆续补苏州织造亏空,并办臣现年差使,而叩求万岁之曲赐恩全,保臣身家。臣惟有生生世世永矢犬马之报效也。巨煦临奏不胜激切悚惶之至。
朱批:此件事甚有关系,轻易许不得。况亏空不知用在何处,若再添三四年,益有亏空了。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一十 上谕著李陈常巡视盐差一年清补曹寅李煦亏欠

康熙五十三年八月十二日



  上驻跸阿那达岭。未时,上御行官。
  大学士松柱、学士查弼纳、关保以折本请旨。
  覆请都察院题:两淮盐差,今岁属曹寅兼管之年,曹寅已故,将曹寅之子管理织造府事主事曹颙职名,开列请旨,伏候上裁一疏。
  上曰:两淮盐课原疏内,上令曹寅、李煦管理十年,今十年已满,曹寅、李煦逐年亏欠钱粮,共至一百八十余万两,若将盐务令曹寅之子曹颙、李煦管理,则又照前亏欠矣。此不可仍令管理。先是总督噶礼奏称,欲参曹寅、李煦亏欠两淮盐课银三百万两,朕姑止之。查伊亏欠课银之处,不至三百万两,其缺一百八十余万两是真。自简用李陈常为运使以来,许多亏欠银两,俱已赔完;并能保全曹寅、李煦家产,商人等皆得免死,前各任御史等亏欠钱粮,亦俱清楚。又,两淮运使一年应得银七万两,李陈常将此项银蠲免一年,止取银五千两,故商人等无不心服也。
  问起历注.左都御史揆叙曰:李陈常居官如何?
  揆叙奏曰:李陈常居官好,无人不称道之。
  上曰:李陈常居官甚好,于盐务实能效力,以李陈常为监察御史,著巡视两淮盐课一年。其江宁、苏州织造两处地方应解银两,仍照曹寅、李煦旧额解送,所有赢余,俱着清补曹寅、李煦及众商人亏欠银两。李陈常原系九卿举出之人,这运使员缺,着九卿务简如李陈常者保举。
(内阁·起居注册)


一百一十一 内务府奏请将曹頫给曹寅之妻为嗣并补江宁织造折

康熙五十四年正月十二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请旨事。
  康熙五十四年正月初九日,奏事员外郎双全、物林达苏成额、奏事张文彬、检讨杨万成,交出曹颙具奏汉文折,传旨谕内务府总管:曹颙系朕眼看自幼长成,此子甚可惜。朕所使用之包衣子嗣中,尚无一人如他者。看起来生长的也魁梧,拿起笔来也能写作,是个文武全才之人。他在织造上很谨慎。朕对他曾寄予很大的希望。他的祖、父,先前也很勤劳。现在倘若迁移他的家产,将致破毁。李煦现在此地,著内务府总管去问李煦,务必在曹荃之诸子中,找到能奉养曹颙之母如同生母之人才好。他们弟兄原也不和,倘若使不和者去做其子,反而不好。汝等对此,应详细考查选择。钦此。本日李煦来称:奉旨问我,曹荃之子谁好?我奏,曹荃第四子曹頫好,若给曹寅之妻为嗣,可以奉养。奉旨:好。钦此。等语。臣等钦遵。查曹颙之母不在此地,当经询问曹颙之家人老汉,在曹荃的诸子中,那一个应做你主人的子嗣?据禀称:我主人所养曹荃的诸子都好,其中曹頫为人忠厚老实,孝顺我的女主人,我女主人也疼爱他等语。
  臣等敬维圣主不弃奴才等微劳,普施恩泽,推及妇孺子孙,亦必抚育成全,决不使其家业破毁,所施恩泽,不仅其一家感受鸿恩,得以成全养育者,数之不尽,即推及臣等之身及所有闻知之人,亦皆不胜赞誉奇恩,无不感激者也。因此遵奉仁旨,详细考查,曹荃诸子中,既皆曰曹頫可以承嗣,即请将曹頫给曹寅之妻为嗣,并补放曹颙江宁织造之缺,亦给主事职街。为此,谨奏请旨。等因缮折。
  内务府总管兼工部尚书赫奕、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佐领马齐、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郎中海章,交与奏事员外郎双全、物林达苏成额、奏事张文彬、进士齐哷伦转奏。
  奉旨:依议。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一百一十二 苏州织造李煦奏安排曹颙后事折

康熙五十四年正月十八日



  奴才李煦跪奏:
  曹颙病故,蒙万岁天高地厚洪恩,念其孀母无依,家口繁重,特命将曹頫承继袭职,以养赡孤寡,保全身家。仁慈浩荡,亘古所无,不独曹寅父子妻孥死生衔结,普天之下莫不闻风感泣,仰颂天恩。奴才与曹寅父子谊属至亲而又同事多年,敢不仰体圣主安怀之心,使其老幼区画得所。
  奴才谨拟曹頫於本月内择日将曹颙灵柩出城,暂厝祖茔之侧,事毕即奏请赴江宁任所。盖頫母年近六旬,独自在南奉守夫灵,今又闻子夭亡,恐其过於哀伤。且舟车往返,费用难支。莫若令曹頫前去,朝夕劝慰,俟秋冬之际,再同伊母将曹寅灵柩扶归安葬,使其父于九泉之下得以瞑目,以仰副万岁佛天垂悯之至意。
  再,江宁织造亏欠未完,又蒙破格天恩,命李陈常代补清完。奴才回南时,当亲至江宁,与曹頫将织造衙门帐目,彻底查明,补完亏空,此皆皇恩浩荡之所赐也。奴才愚昧,不改擅便,谨具折奏请圣训遵行。
朱批:是。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一十三 曹頫奏谢继任江宁织造折

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初七日



  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頫谨奏:为恭谢天恩事。
  窃奴才於二月初九日,奏辞南下,于二月二十八日抵江宁省暑,省觐老母,传宣圣旨。全家老幼,无不感激涕零,叩头恭祝万寿无疆。奴才谨於本月初六日上任,接印视事,敬设香案,望阙叩头,恭谢天恩。窃念奴才包衣下贱,黄口无知,伏蒙万岁天高地厚洪恩,特命奴才承袭父兄职衔,管理江宁织造。奴才自问何人,骤蒙圣主浩荡洪恩,一至於此。奴才惟有矢公矢慎,遵守成规,尽心办事,上以图报王恩,下以奉养老母,仰副万岁垂悯孤孀,矜全骨肉之至意。谨具折奏闻,伏乞圣鉴。奴才不胜感激惶悚之至。
朱批:知道了。


一百一十四 江宁织造曹頫代母陈情折

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初七日



  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頫谨奏:为皇仁浩荡,代母陈情,恭谢天恩事。
  窃奴才母在江宁,伏蒙万岁天高地厚洪恩,将奴才承嗣袭职,保全家口。奴才母李氏闻命之下,感激痛哭,率领阖家老幼,望阙叩头。随於二月十六日井京恭谢天恩,行至滁州地方,伏闻万岁谕旨,不必来京,奴才母谨遵旨仍回江宁。奴才之嫂马氏,因现怀妊孕已及七月,恐长途劳顿,未得北上奔丧,将求倘幸而生男,则奴才之兄嗣有在矣。本月初二日,奴才母具李煦前来传宣圣旨,奴才母跪聆之下,不胜感泣,搏颡流血,谨设香案,望北叩头谢恩。窃念奴才祖孙父子,世沐圣主豢养洪恩,涓埃未报。不幸父兄相继去世,又蒙万岁旷典奇恩,亘古未有。奴才母子虽粉身碎骨,莫能仰报高厚於万一也。
  谨具折代母奏闻,恭谢天恩,伏乞圣鉴。奴才母子不胜激切感戴之至。
朱批.知道了。


一百一十五 苏州织造李煦奏宣示曹頫承继宗祧袭职织造折

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初十日



  臣李煦跪奏:
  窃臣与曹頫叩辞行在南回,路上闻臣妹曹寅之妻李氏,感激万岁命曹頫承继袭职隆恩,特起身进京叩谢。臣一闻此信,随同曹頫各差家人飞骑止住,所以臣妹已至滁州仍回江宁矣。
  臣煦於三月初二日到江宁织造署内,即向臣妹宣示恩旨:主子俯念孀居无依,恐你一家散了,特命曹頫承继宗祧,袭职织造,得以养赡孤寡,保全身家。目下不必进京,俟秋冬之际,率领曹頫将曹寅灵柩扶归安葬。
  臣煦敬将万岁佛心垂怜至意,天语叮咛谕旨,一一传宣。臣妹李氏跪听之下,感激涕泣,遂恭设香案,率领曹颙之妻马氏望阙叩头谢恩。一面嘱伊于曹頫具折奏谢矣。
  曹頫於三月初六日上任受事,理合一并奏闻,伏乞睿鉴。
朱批:知道了。
(宫中·李煦奏折)


(增补之折)



曹頫奏请圣安并报雨水米价折附单一件

康熙五十四年四月十七日



  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頫谨奏:恭请万岁圣安。江南大平无事。四月内因雨水过多,低田麦子微有伤损,高田可望丰收。
  目下米价,每石一两二、三钱不等。谨将江宁三月分晴雨录,恭呈御览,伏乞圣鉴。
朱批:知道了。
  附估修园亭序楼等物清单〔注〕
  以上共银一万一千六百两六分。园亭厅楼二十三间,廊房一百九间添换粘补:木料板片,价银三百七十二两。砖瓦价银,一百三两一钱一分。油漆、钉、石灰、杂料价银二百十七两八分。
〔注〕此清单不全。
  瓦、木、漆区工饭食银三百六十一两三分。共银一千五十三两二钱二分。方丈堂楼群房一百六十七间添换修理,木料板片价银三百五十五两六钱。砖瓦价银五百十五两四钱三分。钉、石灰、杂料价银二百七十六两二钱六分。瓦、木匠工饭食银四百四十二两七钱九分。共银一千五百九十两八分。以上共银二千六百四十三两三钱。通共银一万四千二百四十三两三钱六分。

曹頫奏请圣安并报雨水粮价折

康熙五十四年六月初三日



  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頫跪奏:恭请万岁圣安。江南百姓太平无事,米价每石一两至一两一钱不等。连日时雨叠沛,四野沾足,农家上紧栽秧,丰年有兆,莫不感颂圣主洪福齐天。遂将江宁四月、五月分晴雨录,恭呈御览,伏乞睿鉴。
朱批:朕安。你家中大小事,为何不奏闻?


一百一十六 苏州织造李煦奏采办布疋亏欠缘由并请仍派采办折

康熙五十四年六月十五日



  奴才李煦跪奏:
  窃奴才与曹寅亏欠钱粮,叩求万岁殊恩,再敕接任盐臣,按数代补,已经另折奏闻外,奴才再将青蓝布所以亏欠根由,敬为我万岁陈之。
  奴才从前每年领布政司钱粮十六万两有零,办解青蓝布疋,共历年原有因公那用,万岁圣明,奴才不敢欺天。但内中机户,亦实有拖欠。何也?盖奴才办布,先将钱粮给散机户,或过年岁荒歉,棉花失收,则花价腾贵,机户不能赔垫,每每借次年之钱粮,办本年之布疋,所以历岁起解无误。及至康熙四十四年,因内库布多,户部题请停办,於是次年钱粮不复再发,而各机户不得那新掩旧,遂至手足无措,且逃亡事故相继而起,此亏欠之由来也。
  伏思自四十四年起停办已经十载,则万岁屡屡赏用,目下存库谅必无多,叩求万岁仍赏奴才采办,则圣主深恩,奴才从此又可展施,而以钱粮散给机户,不特新布徵收,即旧欠布疋,亦得渐次带追,公私似两有裨益。伏乞圣裁批示遵行。
朱批:这事难行,还有一折,留下再察。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一十七 江宁织造曹頫覆奏家务家产折

康熙五十四年七月十六日



  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頫跪奏:恭请万岁圣安。
  七月十四日奴才家奴赍捧折子回南,蒙御批:你家中大小事为何不奏闻。钦此。奴才跪读之下,不胜惶悚恐惧,感激涕零。
  窃奴才自幼蒙故父曹寅带在江南抚养长大,今复荷蒙天高地厚洪恩,俾令承嗣父职。奴才到任以来,亦曾细为查检,所有遗存产业,惟京中住房二所,外城鲜鱼口空房一所,通州典地六百亩,张家湾当铺一所,本银七千两,江南含山县田二百余亩,芜湖县田一百余亩,扬州旧房一所。此外并无买卖积蓄。奴才问母亲及家下管事人等,皆云奴才父亲在日费用狠多,不能顾家。此田产数目,奴才哥哥曹顒曾在主子跟前面奏过的,幸蒙万岁天恩,赏了曹顒三万银子,才将私债还完了等语。
  奴才到任后,理宜即为奏闻,因事属猥屑,不敢轻率。今蒙天恩垂及,谨据实启奏。奴才若少有欺隐,难逃万岁圣鉴。倘一经察出,奴才虽粉身碎骨,不足以蔽辜矣。奴才不胜惶恐感戴之至。
朱批:知道了。


一百一十八 苏州织造李煦奏散发御种稻谷情形并进新谷新米折

康熙五十四年八月二十日



  臣李煦跪奏:
  窃臣蒙万岁隆恩,特赐御种谷子一石,命臣苏州布种,又命臣谕知督府。臣至江南,即遵旨宣示。当有总河臣赵世显请去谷种五升,两江督臣赫寿、江宁织造臣曹曹頫各请去一斗。又苏州乡绅原任工科给事中臣慕琛、原任大名道臣陈世安、候选知县臣王斌各请去五升,以上共发去四斗。臣存谷六斗,即选高田六亩五分,於四月初十日种秧,于七月十三日收谷一十八石二斗五升讫。谨将新谷一石,并砻出之新米一石,恭呈御览。而圣主豢养之天恩,臣煦惟祝颂万寿,以申犬马之微忱而已。
  臣又远旨取所收新谷浸出秧苗,已於七月二十八日插莳,俟收获之日,另行具折。
  臣蒙赐谷之后,凡苏州官绅人等,咸知御种谷子,一年可收两次,无不欢欣羡慕。今臣煦既种有新谷,则此后凡有求种者,俱可偏给。而江南地方,从前止一次秋收,今将变为两次成熟,於是南方万万生民,无不家给人足,群沐圣天子教养之弘恩,永无极也。
  臣谨具折奏闻,伏乞圣鉴。
朱批:凡所种至立秋后未必成实。四月初十种迟了,京里的六月二十已得进矣。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一十九 江宁织造曹頫奏捐银两以供军需折

康熙五十四年九月初一日



  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頫跪奏:为皇恩浩荡,效力无从,情愿捐赀,少供军需事。
  窃惟万岁圣文神武,四海一家,虽昆虫草木,无不仰沾圣化。不意泽旺阿喇蒲坦,藐弱残生,荷沐万岁覆载洪恩,不思报德,辄敢狂逆。天兵所指,如风偃草,正其自取殄亡之日。
  窃念奴才祖孙父子,世沐主恩,至深极重。自奴才父兄去世以来,又蒙万岁天高地厚洪恩,矜全孤寡,保存身命。种种受恩之处,迥异寻常。今日奴才母子所有身家,自顶至踵,皆蒙万岁再造之赐,虽粉骨碎身,难报万一。级才接阅邸抄,知部议需用骆驼运送军粮。老母泣谕奴才,以为奴才等仰沐主恩豢养,足以过活,惟恨不能身亲荷担,为国驱驰,情愿捐银三千两,少供采买骆驼之用,略申蝼蚁微诚。
  谨具折奏闻,伏乞天恩赏收。奴才母子不胜激切顶戴之至。
朱批:交部了。


一百二十 江宁织造曹頫奏报总督赫寿丁忧百姓环请保留情形折

康熙五十四年十一月初一日



  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頫跪奏。
  江南总督臣赫寿之母,今年八十有一,于十月二十五日在暑病故。阖城百姓恐其丁忧离任,俱罢布不令总督交印,环请保留。将军等慰谕再三,方始开市。
  所有地方情形,理合具折奏闻,伏乞圣鉴。
朱批:知道了。

 
Tags:江宁织造 曹家 档案 史料 红楼            编辑:admin评论】【关闭】【顶部
上一篇[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 下一篇[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

网友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a
表  情:
c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内  容:

©2009-2019 Honglm.com版权所有 红楼梦潭 致力于中国红楼梦文化分享与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