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红楼新闻 | 红楼诗词 | 读红杂谈 | 人物评论 | 红楼争鸣 | 原创作品 | 脂评石头记 | 红楼评书 | 红楼梦影    
我要投稿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用户注册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梦潭>首页 -> 红学著作
|今天是:

相关栏目

[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五
[录入:admin | 时间:2010-07-04 18:10:57 | 作者:红楼梦潭 | 来源:红楼梦潭 | 浏览:112次]  评论 0

一百二十一 江宁织造曹頫奏二次稻不成实缘由折

康熙五十四年十二月初一日



  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頫跪奏:恭请万岁圣安。
  江南太平无事,米价照常,每石六钱至七钱三四分不等。百姓安生乐业,鼓腹丰年。
  再,江宁二次所种之稻,虽亦发秀,但不能成实,奴才愚昧莫测其由,不胜惶恐。今接奴才母舅李煦来字,传示批旨:凡所种至立秋后未必成实,四月初十种迟了,京里的六月二十已得进矣。钦此。奴才跪读之下,始悟二次不实之由,乃因种迟之故。仰见万岁圣明,无物不格,真亘古所未有也。
  谨将种迟不实缘由,并十一月分晴雨录,理合具折奏闻,伏乞圣鉴。
朱批:知道了。


一百二十二 上谕李陈常代赔曹寅李煦亏欠理应缴部

康熙五十四年十二月初一日




  辰时。上御畅春园内澹宁居听政,部院各衙门官员面奏毕。(中略)
  尚书赵申乔、侍郎孙柱、傅绅、汤右会等近前,以奉旨所交李陈常、年羹尧、李锡等所奏之事,奏曰:臣等遵旨问李煦,江宁、苏州两处所欠织造银两,共计八十一万九千余两。
  上曰:曹寅、李煦用银之处甚多,朕知其中情由,故将伊等所欠银廿四万两,令李陈常以两淮盐课羡余之银代赔。李陈常所赔银十六万两,理应缴部,若不缴部,仍付曹寅。〔注〕等,则愈致亏空,无所底止矣。(下略)
(内阁·起居注册)
〔注〕按曹寅於康熙五十一年身故,此处又出见“若不缴部,仍付曹寅等”字句,原因不详。


一百二十三 苏州织造李煦奏李陈常代补曹寅亏欠不足求赐矜全折

康熙五十五年二月初三日



  臣李煦跪奏:
  窃臣至江宁织造衙门,传宣万岁命李陈常代补亏欠恩旨,曹頫母子即望阙叩头谢恩,举家皆感激涕零也。
  今户部行文巳到,而臣接阅部文之后,有应再奏於圣主之前者。窃臣煦从前查曹寅亏欠,原有三十七万三千两零。因壬辰纲臣代曹寅任内,商人有应缴之费十一万两,扣存未收。既有此宗现银可抵,则曹寅实欠二十六万三千两零,所以臣煦前折内奏曹寅亏欠之数止二十六万三千两零而不奏三十七万三千两零也。在李陈常奉旨代补欠项,原系陈常自己任内余银,今部议请将曹寅未收之商费十一万两,即柢算在臣煦所奏曹寅二十六万三千余两亏欠数内,是曹寅名下少收商费十一万两,即多出亏欠十一万两矣,曹頫母子拆骨难完。除曹頫具折泣奏外,臣煦冒死再奏,伏求万岁俱赐矜全,则曹寅一门永衔结於生生世世矣。
  再,李陈常折内,将商人应缴之费十一万两折去平色,止算九万九千五百余两,而其实当时结算商人未缴之费,原算十一万两。合并奏明,伏乞圣鉴。臣煦临奏不胜悚惶战栗之至。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二十四 江宁织造曹頫奏遵旨照看熊赐履之子情形折

康熙五十五年二月初六日



  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頫跪奏:恭请万岁圣安。
  李煦至江宁传宣圣旨,著效才照看前大学士臣熊赐履之子。钦此钦遵。奴才随亲往其家看视,其长子熊志伊,风痰时发,次子志契年九岁,幼子志夔年八岁,现在攻书,俱闭门不交外事,家中粗可过活。奴才先送与银二百两,为其家盘费之资。理合具折奏闻,伏乞圣鉴
朱批:好。知道了。


一百二十五 苏州织造李煦奏熊赐履家中情况并宣谕著曹頫照看伊子折

康熙五十五年二月十八日



  臣李煦跪奏:
  臣奉旨至江宁府大学士臣熊赐履家中,见有三子。其长子熊志伊,年四十一岁,言语颠倒,悲喜不常,所患痰病未愈。至於第二子熊志契,年方九岁。第三子熊志夔,年方八岁。但兄弟分居,长子熊志伊住上元县省字铺地方,志契、志夔跟随生母龚氏另一宅居住,在上元县增字铺地方。臣看熊志伊家中光景尚还过得日子,若志契、志夔则门庭萧索,而熊志伊亦未能看顾两弟。
  臣至江宁织造衙门宣示谕旨,着曹頫照看熊赐履之子,臣亦随当照看,钦遵圣谕也。谨具折奏覆。
  再,熊志伊差家人至臣苏州暑中,具呈求代奏谢恩,合并奏闻,伏乞圣鉴。
朱批:知道了。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二十六 署内务府总管马齐奏请补放茶房总领折

康熙五十五年闰三月十七日




  为茶房总领福寿病故,请补放其缺事。
  茶上人索住,当差共三十二年,原任员外郎李散之子,满洲。
  茶上人关保,当差共三十二年,原任畅春园总管姚扬之子,满洲。
  茶上人巴勒岱,当差共二十七年,原任副都统郎吉塔之子,满洲。
  茶上人硕色,当差共二十三年,原任侍读学士萨尔图之子,满洲。
  饭上人罗查,当差共二十九年,原任员外郎能格之弟,满洲。
  饭上人马哈达,当差共二十五年,领侍卫内大臣巴珲德依之子,满洲。
  饭上人柱成额,当差共二十年,参将马维屏之子,汉人。
  饭上人六十,当差共十三年,郎中海章之子,满洲。
  将此等人名各缮绿头牌,伏乞钦点。
  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佐领马齐,交与奏事双全、物林达苏成额、奏事张文彬、洗马杨万成转奏。
  奉旨:曹寅之子茶上人曹颀,〔注〕比以上这些人都能干,著以曹颀补放茶房总额。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注〕按曹寅只有一子名颙(即连生),颙死后,以曹荃第四子名頫者承嗣,这是在康熙亲自主持下进行的,具体情节已见前文。康熙五十一年九月初四日连生折内也有“奴才堂兄曹颀来南”之句。但在此折内竟又出现康熙“曹寅之子茶上人曹颀”之旨,满文译音又业经查对无误,不知是何原因。现如实发表,以备参考。


一百二十七 江宁织造曹頫奏御赐普济寺匾额代绅衿等谢恩折

康熙五十五年六月十三日




  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頫跪奏:
  奴才自五月十七日到江南料理织造衙门事竟,谨于五月二十五日恭赍钦赐普济寺御书匾额到苏,会同李煦择於六月初三日在普济寺第三层大殿敬上匾额。御书墨笔,珍藏本寺,永为传世之宝。阖郡绅衿士庶,闻之皆欢欣鼓舞,顶香迎接。咸云我万岁万几霄旰,无刻不以民生为念。今建立普济寺,不过我等士庶创举小善,乃蒙万岁不惜宸翰,钦颁匾额,仰见圣主惠爱元元,老安少怀之至意。我等益当感劝,仰副天心,於本寺内建醮演戏,庆祝万寿无疆。又合词具呈,求请代奏恭谢天恩。
  奴才於本月十二日回至江宁。所有地方士民感激情形,理合具折奏闻,伏乞圣鉴。
朱批:知道了。


一百二十八 苏州织造李煦奏与曹頫同挂普济堂御书匾额情形折

康熙五十五年六月十五日



  奴才李煦跪奏:
  窃曹頫至江宁传示谕旨:李煦、曹頫同挂普济堂御书匾额。钦此钦遵。
  奴才即诣普济堂洒扫洁净,鹄立以候。而苏州绅衿士庶,恭闻圣主赐匾,各踊跃忭舞,欢声动地。六月初一日曹頫恭齎御笔曰香岩普济匾额至於苏州,择六月初三吉日敬挂中堂。奴才李煦、曹頫同江苏抚臣吴存礼李阖郡臣民,恭设香案叩头讫。伏见日月凝光,云霞聚秀,本心之法为书之法,遂集千古大成;体天之健抒笔之健,永卜万年有道。而且普济之堂,蒙宸翰焕颁,则群情鼓舞,历久不息。自兹以往,普济之流泽甚长,莫非圣主之仁恩永沛也。所以臣民仰瞻之下,皆讴歌帝德,而无可报效,即於堂中建蘸,诵经三日,永佑圣主万寿无疆。复演戏称庆,亦皆三日。而绅衿士庶,人人感颂。
翰林院臣彭定求,徐陶璋等,率领士庶,具呈奴才衙门,求代奏谢。理合奏闻,伏乞圣鉴。
朱批:此匾不该如此声扬。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二十九 苏州织造李煦奏谢再监察两淮盐课一年折

康熙五十五年十月二十一日




  奴才李煦跪奏:
  窃奴才与曹寅蒙万岁天高地厚之恩,轮视两淮盐课,乃十年之久,未将织造衙门亏欠补苴,上负圣恩,犬马抱愧,真觉无地可容。而我万岁大仁大慈,不但赦奴才重罪,凡亏欠钱粮,特敕接任御史臣李陈常代补,於是奴才性命身家,俱得保全。如此殊恩,洵万古所未有,寤寐之间,歌泣不能自止。
  今年闻李陈常代补之外,尚有未补二十八万八千余两。但此项一日未完,奴才寸心即一日不安,而忘餐废寝,朝夕在惭惶跼蹐之中,何敢再望非分恩荣。今十月十九日接到都察院行文内开,九月二十六日奉旨:两淮盐课著李煦再监察一年。钦此。奴才始而惊愕,继而涕泣。窃思奴才系何人斯而乃蒙万岁隆恩,屡屡破格,一至於此。罪莫大於亏欠钱粮,独宥奴才以不死;例莫重於赔补库帑,独赦奴才以免追。而且抱惭负罪之身,复敕视两淮盐课。种种破格,皆奴才梦想所不到。奴才唯有仰体宸衷,务必培养商膏,以裕国课之源,并清完未补之二十八万八千余两。而圣恩高厚,总不能仰报万一,当生生世世,竭尽犬马之力而已。
  奴才恭设香案,望阙叩头谢恩外,谨具折奏谢。奴才敬候敕印到时,即日赴扬州新任,伏祈圣鉴。奴才临奏可胜感激悚惶之至。
朱批:此一任比不得当时,务须另一番作去才是。若有疏忽,罪不容诛矣。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三十 兼两淮盐课李煦奏盐余完欠解部并解费请赏作养廉折

康熙五十五年十一月十八日



  奴才李煦跪奏:
  窃盐差一年,余银除发织造钱粮二十一万两公项外,应得余银三十一万七千两。奴才当以二十八万八千余两补完积欠,其所剩二万九千余两解部充饷。但奴才得以余银清楚未完积欠,皆由我万岁格外之天恩,而奴才与曹頫虽世世犬马未足以云报也。
  奴才再有奏闻者,凡商人向年捆盐出场,皆起於五月,以暑天捆盐,不至出卤消耗。但五月方开手捆运,未免时日已迟,一年额运之盐,恐不能赶完。李陈常欲挽迟为速,即改为正二月开捆,然流卤消耗,难免亏折。而商人众议每一引多带五斤,以备消耗,情愿於正项钱粮之外,每引另出五分。奴才反覆思量,於众商原为有益,而公务又得早完,此事可以不革除。淮北商人资本微薄,与江都山清八县食盐商人,俱不出外。查淮南一百三十三万官引,每引五分,约计六万六千两零。奴才不敢私自入己,容差满之日,亲赍进呈,以备公项之用。
  再,盐臣衙门另有经解费一万六千两,求恩赏奴才与曹頫两处为养廉之资。奴才未敢擅便,伏候批示遵行。
朱批:是。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三十一 苏州织造李煦奏巡盐任内补欠已完听部拨解折

康熙五十六年七月十三日




  奴才李煦跪奏:
  窃江宁、苏州织造衙门亏项,蒙万岁天恩,著前盐臣李陈常代补。除补过五十四万二千两外,仍有二十八万八千两零未完,奉旨令接任御史代补在案。
  上年奴才又蒙特旨巡视盐课,是既赦从前亏空钱粮之重罪,又复赏巡视盐课之殊荣。恩颁望外,感激无地。奴才谨遵照二十八万八千两零之数,目下已经全完,听候部文拨解。除另疏题明外,理合缮折奏闻。而我万岁天高地厚之弘恩,奴才无可报效,唯祝圣寿无疆,以稍尽犬马之下忱也。
  再,奴才今年任内补欠已完,而将来巡盐御史无欠可补,其差内余银应行解部,合并声明。奴才临奏不胜惭感悚惕之至。
朱批:知道了,好。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三十二 苏州织造李煦奏催齐商人应得余银交曹頫补亏折

康熙五十六年九月初九日




  奴才李煦跪奏:
  窃曹寅於壬辰一纲,有应得商人余银十一万两,因江宁织造衙门有亏空钱粮,遂留此十一万两未向商人取去,以抵亏空内之数,会经题明在案。今年奴才遵旨清补积欠,已将此十一万两向商人催齐,於九月初六日解交曹頫,以补织造衙门亏项。除具疏题报外,谨缮折奏闻。
  再,奴才今年盐差有应得经费银,约一万二千两。上年十一月具折,请将经费项内分给曹頫,以为当差使用,业蒙俞允。今奴才於九月初六日将经费银五千两面交曹頫讫,理合一并奏闻,伏乞圣鉴。
朱批:知道了。
(宫中·李煦奏折)


一百三十三 上谕曹寅李煦清还历年积欠著交部议叙

康熙五十六年十月十九日




  上驻跸汤泉。巳时,上御行官。(中略)
  大学士马齐等以折本请旨。
  覆请户部议覆李煦所奏江宁、苏州织造衙门所欠银两,今已照数全还,此后商人但交正项钱粮及织造所用额银,并无欠项等因,将还完银两,候部拨充军饷,每年应交银两,严行运使,令其全交一疏。
  上日;钱粮全完官员,有无议叙之例?曹寅〔注〕、李煦将历年积欠俱已清还,著交部查全完钱粮官员议叙之例具奏。
〔注〕原文如此。
(内阁·起居注册)


一百三十四 内务府奏请将人参交曹頫李煦孙文成售卖折

康熙五十七年正月初三日



  总管内务府奏奏:为请旨事。
  案据康熙五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为前事具奏事。是月十九日,奏事六品官双全等,交出郎中尚志杰所奏售卖人参、貂皮价格之汉文折,传旨:著将此交与十二阿哥,查其真假。钦此钦遵。经将商人于廷全、吴谦、张有禄、王万全等传来询问,据称:我等因须先向广储司交银,始能领取人参、貂皮;而由於缺少本银,尚须借银交款,又因在京售卖,一时恐不能完结,而运往外省售卖,又需盘缠运费,因此不能再增价钱等语具奏。奉旨:此项貂皮、人参,若运往南省售卖,有无利益,著问曹頫具奏。钦此钦遵。当经询问曹頫,据称:韶皮现已过时,因南省地方潮湿,不易收藏。若人参送到南省,购买者多,确是有利。惟钱粮事关重要,我若独自承办,深恐不能胜任,拟请派苏州织造李煦,与我共同banli等语。
  既然如此,除将所售貂皮一万五千张,交与尚志杰,依照现在商人所给价格出售外,请将连同芦须之人参一千零二十四斤十两五钱,交与曹頫、李煦、孙文成运往南省售卖。售得之银,若由彼处雇工送交内库,又须耗费工钱,请即交与江南藩库,并著曹頫等将交付藩库银两数目,明白奏闻;该布政司亦应将实收银数,呈报户部;户部据报,按照曹頫等交付藩库之银两数目,送交内库。惟官参运往南省,难免有乘机夹运私参情事,应由臣等将运去之参,亲自监视秤量,装箱加封,由部领凭交付曹頫发出,到南省后,著李煦与孙文成共同监视开箱,此次出售后,若确实有利,此后应售之参,请亦照此交付曹頫、李煦、孙文成售卖。为此,谨奏请旨。等因缮折。
  署理内务总管事务·固山贝子胤祹,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郎中海章、董殿邦,交与奏事六品官双全、奏事张文彬、编修齐哷伦转奏。
  奉旨:依议。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丈奏销档)


一百三十五 曹頫奏请圣安并报雨水粮价折

康熙五十七年六月初二日



  江宁织造·奴才曹頫跪奏;恭请万岁圣安。江南时雨大行,农民俱得及时插秧,莫不欢呼庆告,感仰圣主德泽所被,今岁秋成丰收可必,目下米价照常,每石八钱至九钱不等,百姓安乐,太平无事。谨将五月分晴雨录,恭呈御览,伏乞圣鉴。
朱批:朕安。尔虽无知小孩,但所关非细,念尔父出力年久,故特恩至此。虽不管地方之事,亦可以所闻大小事,照尔父密密奏闻,是与非朕自有洞鉴。就是笑话也罢,叫老主子笑笑也好。
(会载《故宫周刊》第八十五期)


一百三十六 内务府奏请将曹頫等售参银两拨交内库折

康熙五十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请旨事。
康熙五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奏事六品官双全等交出李煦等为售人参事具奏汉文折一件,人参列等折价单一件,传旨:著交内务府总管。钦此。
  据李煦等所奏汉文折内称:奴才李煦等谨奏,为遵旨奏闻事。去年腊月二十九日,奉上谕:著将人参一千零二十四斤十两五钱,交付曹頫、李煦、孙文成运往南省售卖,售出之银两,著交江南藩库。所交银两数目,著曹頫奏闻。钦此钦遵。奴才曹頫将运去之人参,与李煦、孙文成共同监视,分为三分售卖,每处售价银九千八百八十七两六钱余,总共银二万九千六百六十三两余,俱已送交江南、苏州藩库。除将售参缘由、价银数目呈报内务府总管查阅外,谨此缮折奏闻等语。
  查本年正月,臣衙门奏请将交付尚志杰售卖之人参一千零二十四斤十两五钱,交与曹頫、李煦、孙文成运往南省售卖。售得之银,若由彼处雇工送交内库,又须耗费工钱,请即交与江南藩库,并著曹頫等将交付藩库银两数目,明白奏闻;该布政司亦应将实收银数,呈报户部,户部据报,按照曹頫等交付藩库之银两数目,送交内库等由具奏。奉旨:依议。钦此钦遵在案。
  既然如此,请将曹頫等所交江南藩库售参银两,咨行户部,请照数送交内库可也。为此,谨奏请旨。等因缮折。
  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郎中海章、董殿邦,交与奏事六品官双全、奏来张丈彬转奏。
  奉旨:依议。钦此。
  大人谕:交广储司,即咨行户部,请将银两急速送来。此谕。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增补之折)



曹頫奏为筹画铜觔节省效力折

康熙五十八年六月十一日



  江宁织造·奴才曹頫跪奏:为筹画铜斤节省效力事。奴才包衣下贱,荷蒙万岁豢养,洪恩无由报效。窃思铜觔一事,查八省督抚原办,每斤红铜定价一钱二分五厘,水脚银三分,共一钱五分五厘。近因铜少价贵,办解维艰。去年十二月九卿会议,又添给节省二分水脚银两,增入额铜价内给发,采买所用钱粮,俱预行给发。又准兼买三分旧器皿铜觔,只办七分红铜。伏奉俞旨,钦遵在案。奴才因见铜觔缺误,鼓铸维艰,恩图效力,仰求万岁天恩,将八省督抚承办七分红铜,赏给奴才来办。奴才当于添给节省二分水脚银内,仍可节省一分,每年可节省银三万余两。自五十九年起,承办十年,共可节省银三十余万两。奴才父亲曹寅在日,曾经办过八年,未敢亏欠迟误,皆籍殷实商人料理,今俱现在,贸易熟悉利弊。督抚等自承办巳来,未能按年交清者,缘每年洋船往来,只有四十只,带回红铜不过四万担,原不足供额解之数。督抚等虽委贤能大吏料理,而事出分歧,各相争买,洋商高抬其价,不卖于此,即卖于彼,以致办解不前。今准兼买三分旧器皿铜觔,只办七分红铜,奴才计算七分红铜,每年共三万一千担另,而每年洋船所到红铜,约有四万担,已足供办。若归奴才承办,则事属专一,既绝分歧争买之端,而洋商舍此无销售之处,价值自不能长,比督抚承办实可减省。奴才情愿照督抚所办,每斤红铜领正价一钱二分五厘,水脚银三分,添给节省水脚银二分,此内仍节省一分,按年解交内库。其三分旧器皿铜觔,随地皆有,仍归八省督抚就近办解。再,八省督抚所欠历年未完红铜,亦求停其采办,一并交与奴才,分作五年带完。所有银两,令督抚照依其现在办买时价,每斤一钱四分五厘,外水脚银三分算给,奴才每斤亦节省银一分,一并解交内库。至于铜价,若向八省分领,恐致稽迟,求拨在江苏、安徽藩库,照例预年先行给发,如此则采办自易,国帑可以节省,而鼓铸亦可无误。仰荷天恩生生世世不朽矣。谨具折奏闻,伏乞圣鉴,敕部议复施行,奴才曷胜惶悚顶戴之至。
朱批:此事断不可行。当日曹寅若不亏出,两淮差如何交回?后日必至噬脐不及之悔。


一百三十七 内务府奏茶房总领曹颀等做茶不合请议处折

康熙五十八年六月二十五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议处事。
康熙五十八年六月二十三日,副总管太监刘进忠、魏国柱来称:我等具汉文折奏,因皇上吃的^**茶与主子、阿哥们吃的^**茶不同,已将太监议处,而茶房总领等,既均系有职之人,并未议处,请交内务府总管议处具奏等语。奉旨:著交付。钦此钦遵。经讯茶房总领法通、佛伦、曹颀:汝等将主子、阿哥所吃之^**茶,理应与皇上吃的一样,为何做成两样?答称:将主子、阿哥之茶,未与皇上吃的一样,我等尚有何言回答。
  查法通、佛伦、曹颀皆为茶房总领,系专管皇上及主子、阿哥吃茶之人,而将主子、阿哥所吃之茶,未与皇上所吃之茶同样制做,而竟做成两样,甚为不合。因此,请将法通、佛伦、曹颀各降三级,俱罚俸一年。为此,谨奏请旨。等因缮折。
  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郎中海章、会计司员外郎色楞、慎刑司员外郎钟保,交与奏事双全、张文彬、洗马杨万成转奏。
  奉旨:依议。钦此。
  本月二十七日,兵部驻驿笔帖式布彦图送来。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郎中董殿邦谕:交慎刑司,咨行应咨之处。此谕。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一百三十八 曹頫奏请圣安并报雨水粮价折

康熙五十九年二月初二日



  江宁织造·奴才曹頫跪奏:恭请万岁圣安。江南太平无事。目下米价照常,每石六钱四、五分至七钱四、五分。百姓安乐。遂将正月分晴雨录,恭呈御览,伏乞圣鉴。
朱批:近来你家差事甚多,如磁器法琅之类。先还有旨意件数,到京之后,送至御前览完,才烧法琅。今不知骗了多少磁器,朕总不知。已后非上传旨意,尔即当密折内声名奏闻,倘瞒着不奏,后来事发,恐尔当不起,一体得罪,悔之莫及矣。即有别样差使,亦是如此。


一百三十九 苏州织造李煦奏与曹頫等重修天宁寺佛像折〔注〕



  奴才李煦跪奏:
  窃扬州天宁寺奉旨修理,即将商捐银一万四千二百两办料兴工,已於九月内告竣,庙宇为之一新,但诸佛圣像尚未装修。伏思万岁以修理重大,特谕奴才与曹頫、孙文成各发库银五百两。今奴才请以此银重修佛像,则庙貌既已整肃,法相又复庄严,而工程美满,万古仰圣心之诚敬矣。谨奏。
(宫中·李煦奏折)
〔注〕此件未具年月,折封标书康熙六十年十月十四日


一百四十 江宁织造曹頫进物单〔注〕



  江宁织造奴才曹頫恭进单:
  鱼翅二箱 金腿四十只 东洋鲮鱼十匣糟鹅蛋十坛虾鲞饼一百个制榄脯四瓶金柑酱四瓶杨梅酱四瓶小菜十六瓶
(宫中·杂件·进贡单)
〔注〕原单无日期


一百四十一 江宁织造曹頫进物单〔注〕



  江宁织造奴才曹頫恭进单:
  宁鸭一百二十只 金腿五十只 鱼翅二箝 冬笋四桶
(宫中·杂件·进贡单)
〔注〕原单无日期


一百四十二 内务府奏请严催李煦曹頫送交售参银两折

康熙六十一年十月二十三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请旨事。
  查康熙六十年三月二十五日,本府具奏,请将库存六种人参,总共二千二百十六斤二两二钱,仍照康熙五十七年例,俱交织造三处售卖,并将售出银两交与江南藩库,所交银两数目,由织造官员明白奏闻,并著该藩司亦将实收银数,呈报户部,即由户部照数送交内库等因在案。该项出售之人参,已於是年四月十二日交付管理三处织造事务郎中李煦、孙文成、员外郎曹頫等。
  本年四月初九日,据孙文成呈称:我分到之六种人参七百三十八斤十一两四钱,共售银一万七千二百七十一两九钱七分七厘五毫,俱已交付藩司等语。
  八月二十日,曹頫呈称:我分到之六种人参七百三十八斤十一两四钱,共售银一万七千二百七十一两九钱七分七厘五毫内,现在收得银八千两,已交付藩司,其尚未收得之银,请俟催取后,即当如数交库等语。
  又,苏州织造.郎中李煦取去之六种人参七百三十八斤十一两四钱,应交之银,分厘未交。
  查李煦、曹頫取去售卖之人参,已将两年,虽经多次催问,而李煦竟无交付,曹頫亦仍有九千二百余两未交。李煦、曹頫取去人参,究竟售与何人,抑或将售参之银伊等自己使用,既不可料。应即行文,严令彼等在年前即行送交,倘再推延不交,应即奏请将李煦、曹頫严加议处。为此,谨奏请旨。等因缮折。
  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都统马武、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正卿李英贵、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佐领伊都哩,交与奏事员外郎双全、洗马杨万成具奏。
  奉旨:依议。钦此。
  内务府总管马武谕:交广储司,著将旨意内之事,查照咨行。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一百四十三 江宁织造曹頫进物登记

雍正元年七月十三日



  江宁织造曹頫进:
  洒金笺纸三百张 乳金宫绢四十张洒金书绢六招张湖笔四百枝柳絮池塘二匣紫颖二匣小紫颖二匣书画笔二匣锦扇一百柄上留下
(宫中·懋勤殿日记出入帐)


一百四十四 江宁织造曹頫奏谢准允将织造补库分三年带完折

雍正二年正月初七日



  江宁织造奴才曹頫跪奏:为恭谢天恩事。
  切奴才前以织造补库一事,具文咨部,求分三年带完。今接部文,知已题请,伏蒙万岁浩荡洪恩,准允依议,钦遵到案。窃念奴才自负重罪,碎首无辞,今蒙天恩如此保全,实出望外。奴才实系再生之人,惟有感泣待罪,只知清补钱粮为重,其余家口妻孥,虽至饥寒迫切,奴才一切置之度外,在所不顾。凡有可以省得一分,即补一分亏欠,务期於三年之内,清补全完,以无负万岁开恩矜全之至意。谨具折九叩,恭谢天恩。奴才曷胜感激顶戴之至。
朱批:只要心口相应,若果能如此,大造化人了!
(宫中·朱批奏折)


一百四十五 江宁织造曹頫贺折

雍正二年四月初四日



  江宁织造奴才曹頫跪奏:为边疆凯旋,普天同庆,恭贺圣功事。
  窃奴才接阁邸报,伏知大将军年羹尧钦遵万岁圣训,指授方略,乘机进剿,半月之间,遂将罗卜藏丹金逆众羽党,歼灭殆尽,生擒其母女子弟及从逆之贝勒、台吉人等,招降男妇人口,收获牛马辎重,不可胜计。凯奏肤功,献俘阕下,从古武功无有如此之神速丕盛者也。钦为万岁仁孝性成,智勇兼备,自御极以来,布德施恩,上合天心,知人任使,下符舆论,所以制胜万全,即时底定,善继圣祖未竟之志,广播荒服来王之威。圣烈鸿庥,普天胥庆。江南绅衿士民闻知,无不欢欣鼓舞。奴才奉职在外,未获随在廷诸臣舞蹈丹陛,谨率领物林达、笔贴式等,望北叩头,恭贺奏闻。奴才曷胜欣忭踊跃之至。
朱批:此篇奏表,文拟甚有趣,简而备,诚而切,是个大通家作的。
(宫中·朱批奏折)

一百四十六 江宁织造曹頫等奏售参银两已解交江南藩库折

雍正二年闰四月二十六日



  曹頫、胡凤翬、孙文成谨奏:为奏闻事。
  案由内务府具奏:据卖参时派出之郎中尚志舜等声称,拟卖之人参六百六十五斤八两,共中头等、二等两种人参,现在商人出价,与以前售价相同。但上等普通参、普通参、次参之价,均比以前售价低,此三种参共有六百四十八斤余。而好参之中,又稍有虫蛀,故拟请暂不出售,俟商人王惠民等探办人参送到时,将此项人参一并出售,届时另行议奏。等语具奏。奉旨:依议。钦此钦遵在案。今商人王惠民采交人参一千二百五十斤,连同库存之特等参六斤十两一钱,头等参二十五斤,二等参二十七斤,上等普通参三十五斤,普通参三百八十七斤二两,次参六百三十七斤五两四钱,总共二千三百六十八斤一两五线,及杂掺芦须二百十六斤二两二钱,其中除特等参不卖,并将头等参、二等参、上等普通参每种二十斤,及商人王惠民所交人参中之三百零一斤七两四钱留下备用外,再将头等参五斤,二等参七斤,上等普通参十五斤,普通参一千三百三十五斤十两六钱,次参六百三十七斤五两四钱,总共人参二千斤,及杂掺芦须二百十六斤二两二钱,仍依康熙五十七年例,均交三处织造官员售卖,售出后,著将价银交江南藩库,并将所交银两数目,由织造官员明白奏闻,该藩司亦著呈报户部,呈报后,即由户部按数咨送内库等因,於康熙六十年三月二十五日具奏。奉旨:依议。钦此。
  李煦、曹頫、孙文成三人,即依照奏准折价计算,将由库拨交之头等参五斤,每斤按银六十一两二钱计算,合银三百零六两;二等参七斤,每斤按四十九两二钱计算,合银三百四十四两四钱;上等普通参十五斤,每斤按三十七两二钱计算,合银五百五十八两,普通参一千三百三十五斤十两六钱,每斤按二十九两二钱计算,合银三万九千零一两三钱四分五厘;次参六百三十七斤五两四钱,每斤按十七两六钱计算,合银一万一千二百十七两一钱四分;芦须二百十六斤二两二钱,每斤按一两八钱计算,合银三百八十九两四分七厘五毫,总共合银五万一千八百十五两九钱三分二厘五毫。其中分为三份,每份交银一万七千二百七十一两九钱七分七厘五毫。奴才等三处,将应交之售参银,共五万一千八百十五两九钱三分二厘五毫,均由各处按数解交江南藩库。孙文成於康熙六十一年五月初七日交完,李煦於康熙六十一年腊月十七日交完,曹頫於雍正元年七月初八日交完。为此谨奏。
  由奏事双全、员外郎张文彬、三等侍卫觉罗扎克三将织造郎中孙文成等具奏售卖人参之折发出。
  传旨:人参在南省售卖,价钱为何如此贱?早年售价如何?著问内务府总管。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上传档)


一百四十七 内务府总管来保奏三织造售参价银比历年均少折

雍正二年闰四月二十六日



  案据奏事双全、员外郎张文彬、三等侍卫觉罗扎克三交出织造郎中孙文成等具奏卖人参折一件,传旨:人参在南省售卖价钱为何如此贱?早年售价如何?著问内务府总管。钦此钦遵。
  查康熙五十三年,交祟文门关监督尚志杰售卖之二等参,每斤银七十二两;上等普通参,每斤银六十四两;普通参,每斤银四十八两;次参,每斤银三十二两;芦须,每斤银七两。康熙五十四年,交崇文门关监督尚志杰售卖之头等参,每斤银八十二两;二等参,每斤级五十八两;上等普通参,每斤银四十八两;普通参,每斤银三十二两;芦须,每斤银七两。康熙五十五年,交崇文门关监督尚志杰售卖之头等参,每斤级五十九两;二等参,每斤银四十六两;上等普通参,每年银三十七两;普通参,每斤银三十一两;次参,每斤银二十两五钱;芦须,每斤银二两四钱。康熙五十七年,交三织造曹頫、孙文成、李煦等售卖之头等参,每斤级六十一两二钱;二等参,每斤银四十九两二钱;上等普通参,每斤银三十七两二钱;普通参,每斤银二十九两二钱;次参,每斤银十七两二钱;芦须,每斤银一两八钱。康熙六十一年,由内务府派官售卖之上等普通参,每斤银六十两;普通参,每斤银四十两;次参,每斤银十八两;芦须,每斤银四两八钱。从这些售价看来,三织造售参之价,比五十三年、五十四年、六十一年均少。等因缮片。
  内务府总管来保、李延禧,协办内务府事务·郎中萨哈连,交奏事双全、员外郎张文彬、三等侍卫扎克三转奏。
  由太监刘玉、张玉柱传旨:人参在京时人皆争购,南省价贵,且系彼等取去后六续出售者,理应比此地多得价银。看来反而比此地少者,显有隐瞒情形。此等事尔等理应先行查出参奏,今当朕询问时,始将缘由奏出。凡事交付尔等后,只是怕多说,招人怨恨,此后若仍如此,遇事不查出参奏,只等朕降旨,朕断不容许也。著将此明白查奏。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上传档)


一百四十八 江宁织造曹頫奏江南蝗灾情形并报米价折

雍正二年五月初六日



  江宁织造奴才曹頫跪奏:
  江南因去冬雪少,今年闰四月间,蝗蝻生发,幸在二麦登收之时,不能为害。今自五月初一日至初五日,连得大雨,淋漓沾沛,蝗蝻僵灭大半,百姓俱现在插苗,及时播种,人心慰悦,太平无事。
  目下米价:上米每石一两二钱五分,次米一两一钱六分。
  谨将闰四月分晴雨录,恭呈御览,伏乞圣鉴。
朱批:蝗蝻闻得还有,地方官为甚麽不下力扑灭?二麦虽收,秋禾更要紧。据实奏,凡事有一点欺隐作用,是你自己寻罪,不与朕相干。
(宫中·朱批奏折)


一百四十九 上谕著内务府总管查库存变色之纱

雍正二年五月十三日



  奏事太监刘玉、张玉柱传旨:每年花费若干万两钱粮织的纱,库中官员并未妥善收藏,以致变色,将此著交内务府总管去查。变色之纱,若系三五年之内者,著参奏。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上传档)


一百五十 上谕著内务府将三织造送来之缎疋立即入账销算

雍正二年六月二十五日



  总管太监·四品官·加二级张其林传旨,谕庄亲王、内务府总管等:三处织造呈进各色绸、缎、纱等物时,应立即将彼等送来之年份及缎疋项目、数量等,查收入账,销算钱粮。钦此。
  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内务府总管·兼散秩大臣常明,内务府总管来保、李延禧谕:广储司立即施行。
(译自内务府满文上传档)

 
Tags:江宁织造 曹家 档案 史料 红楼            编辑:admin评论】【关闭】【顶部
上一篇[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 下一篇[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

网友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a
表  情:
c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内  容:

©2009-2018 Honglm.com版权所有 红楼梦潭 致力于中国红楼梦文化分享与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