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红楼新闻 | 红楼诗词 | 读红杂谈 | 人物评论 | 红楼争鸣 | 脂评石头记 | 红楼评书 | 红楼梦影    
我要投稿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用户注册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梦潭>首页 -> 红学著作
|今天是:

相关栏目

[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六
[录入:admin | 时间:2010-07-04 18:12:59 | 作者:红楼梦潭 | 来源:红楼梦潭 | 浏览:261次]  评论 0

一百五十一 江宁织造曹頫进物登记

雍正二年七月初三日



  本日王安交来曹頫进:
  白绫十二卷扁二卷 单条四对六洒金书心纸张半十卷内有两张五卷洒金连四纸张半十卷单张二十卷
(宫中·懋勤殿日记出入帐)


一百五十二 江宁织造曹頫请安折

雍正二年


  江宁织造奴才曹頫跪奏:恭请万岁圣安。
朱批:朕安。你是奉旨交与怡亲王传奏你的事的,诸事听王子教导而行。你若自己不为非,诸事王子照看得你来;你若作不法,凭谁不能与你作福。不要乱跑门路,瞎费心思力量买祸受。除怡王之外,竟可不用再求一人拖累自己。为什么不拣省事有益的做,做费事有害的事?因你们向来混帐风俗惯了,恐人指称朕意撞你,若不懂不解,错会朕意,故特谕你。若有人恐吓诈你,不妨你就求问怡亲王,况王子甚疼怜你,所以朕将你交与王子。主意要拿定,少乱一点。坏朕声名,朕就要重重处分,王子也救你不下了,特谕。
(宫中·朱批奏折)


一百五十三 内务府奏曹頫送来缎疋如数收讫折

雍正三年二月十五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奏闻事。
  案据户部咨称,前据江宁织造曹頫咨称:应收之银十九万两,因由部预付咨单甚久,会经每年备办丝、颜料等,先行织缎收存,如有颜色花样不合者,即行留库,年年调换呈进。现在库存缎疋,共达银四万四千二百余两,可否送部?等因前来。当经本部议覆:该项缎疋,虽然花样不合,但皆系应用之物,为此拟咨该织造俱行送部可也。仍将所用工料细数,造册奏报查核。等因具奏。奉旨:依议。钦此钦遵。咨行在案。今该织造差遣笔帖式雅尔泰,将该项缎疋送部,本部已将部用缎疋查收。其上月缎疋,既系进交内库之物,外库不可查收。为此,命送缎之笔帖式雅尔泰,将上月缎疋,逐项开单,送交总管内务府衙门。等因前来。
  臣等查收,看得上月满地风云龙缎一疋,大立蟒缎六十九疋,蟒缎十一疋,片金十四疋,妆缎一百四十疋,倭缎二十疋,金团龙缎三疋,金字缎十九疋,大立蟒纱十四疋,蟒纱二疋,金团龙纱一疋,缎四百二十四疋,石青缎四十一疋,宫绸十七疋,宁绸六十八疋,文绸一疋,金线纱一疋,碎小花缎五十一疋,洋缎八十八疋,总共缎疋等项九百八十五疋,已如数收讫,并将按类登记入档,谨此奏闻。等因缮折。
  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臣允禄、内务府总管来保,交与奏事员外郎张文彬等转奏。
  奉旨:知道了。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一百五十四 内务府奏奉旨赏给曹颀房屋折

雍正三年五月二十九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
  雍正三年五月二十五日,管理茶饭房事务·散秩大臣佛伦传旨:著赏给茶房总领曹颀五六间房。钦此钦遵。查烧酒胡同有李英贵入官之房一所,计九间,灰偏厦子二升,请赏给茶房总领曹颀。为此,连同房样呈览请旨。等因缮折。
  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允禄,内务府总管兼散秩大臣常明,内务府总管来保、李延禧,交与奏事员外郎张文彬等转奏。
  奉旨;著赏给。钦此。
  员外郎桑额送来,谕交与茶房总领曹颀。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一百五十五 内务府总管允禄等面奏胡凤翚曹頫呈报查问洛兴华被山东巡抚拘捕缘由折

雍正三年九月初七日



  据雍正三年八月十六目管理苏州织造事务·郎中胡凤翚、管理江宁织造事务曹頫呈称:为呈报事。雍正三年七月初四日,接奉钧府清字咨文内开:住在扬州之洛与华,汝等都认识,著将以下缘由向他晓谕,此皆主上明鉴,特施鸿恩与他,不要害怕,将陈世琯捕拿他时,受了什麽痛苦,或者何人与他不合之处,汝等详细询问,将其缘由明白提出,日报本府,本堂等候奏闻。等因咨行前来。经查扬州之洛兴华,我二人都认识,正拟传来面加细问,而洛兴华已先於六月初四日,由山东巡抚行文江南总督,将其拿捕解去等情,前已呈报。今洛兴华已於七月二十一日回来,我二人即遵照大人来文所谕,向伊明白晓谕:此皆主上鸿恩,汝不要害怕,将实在缘由,详细明白向我们说出,即将你所说之处,呈报大人转奏。等语。现将详询洛兴华所述缘由,另行录单呈阅。
  单内开,据询洛兴华:山东巡抚何故捕你?差遣的何人?你何时起行的?供称:我今年八十二岁,久住扬州,是安分之人。不料於五月初一日,扬州府江都县知县去到我家,向我说,山东巡抚行文拿你。我问什麽缘故,他说,你到山东后,就能知道,这不是我们府县官主持的事。说完,就向下边人说,把我的前后门封上,将屋里所有的物品查明看守。又将我带到城隍庙,派人看守。是晚,又有县丞舆山东差官,带领媒婆到我家,说有三个旗人妇女,进屋搜查了半天,并没有。又查我的家产,因为我家穷,一切都没有,只把六续购置房地的文书九张,装匣封上,报告总督、巡抚了。六月初四日,才带我向山东起行,沿路差官及衙门之人所用盘费,都向我要。又问差官之名,供称:官名不知。一个姓郑,是山东把总,一个姓孙,是山东巡抚衙门里的人。又问:你几时到的山东?见了陈巡抚,如何审你来着?供称:二十一日到山东后,二十五日陈巡抚把我传进衙门去见,等候些时,对我并无为难之处。他说,初二日已经行文江南,把你停止解送,这原是昌邑县详禀本省,故行文将你提解,现已与你无干,你很吃苦了。给了我盘费银十六两,又从济宁州取了一只船,仍遣孙姓官员,把我送回家来。路上盘费不够了,幸而遇见由家里借了银子来送的人,才能到家。又问:你供称你到了山东,陈巡抚对你说,因为昌邑县详禀,才由江南把你解去。但圣上已先降旨,命内务府衙门明白咨行,将在京师之洛瞎子,连同他的妻孥,送往山东巡抚,转交昌邑县看守。而又为何说是因为昌邑县详禀,才到江南拿你的呢?你在山东时,见了陈巡抚,为何没细问他?其中必是陈巡抚与你有不合之处,或是他下边的官员,有陷害你之处甚明。现在主上恩施如天,既命我们问你,你把你的冤屈为难之处,完全从实说出,不要害怕。你如果被陈巡抚欺哄,现在不说出来,你辜负了主上如天之恩,罪如何能担得起!供称:京师的洛瞎子送往山东看守,巡抚又行文江南拿我之处,彼时我原都不知。我见了陈巡抚时,他只说,先是来文把你解去,旋又来文把你停解;又说,你已无于。他是巡抚,我何敢向他深问?平日我与陈巡抚并不认识,想也无不合之处。他下边官员中,我一个也不认识,仇嫌也没有,何故陷害,使我遭遇这样大苦,也不知道。陈巡抚说,由昌邑县详报拿我,看来或是昌邑县人把我陷害的麽?我非常恨!但是不知陷害我的人,若将此问昌邑县知县和陈巡抚时,才可得知陷害我的人。如果查出仇人,我虽死亦甘心。现在主上如此天恩,我还怕谁!我全家性命,都是主上施恩,得以保全,我并无报答主上恩德之处,只有全家薰香叩祷。我现年老而频病,几时病愈后,愿匍匐晋京,叩谢主恩。我家原贫,而今又老年遭此事故,虽将几亩田地售卖,偿还与人,仍是不足,无奈卖了这几间房屋,去偿人家的债。老爷们现在将主上天恩降谕於我,我已感激不尽,又将大人的咨文,一一晓谕於我,我将前后缘由,俱已尽情说出。倘若知道陷害我的仇人,或是另有缘故,我至此时,还真不肯说出麽?遭遇这样大难,虽未丧命,可是由江南去山东,往返共用银七八百两,我的穷家原来就无产业,这所用之银钱,都是向人借取的,现在得了命,就要照数偿还人家,家破产绝。虽然陈巡抚与我无仇,而无故行文拿我,以致使我全家之人惶惧,日不聊生,老身且不能保者,岂非都是陈巡抚所害的吗?这都是实言,并无谎言之处等语。
  谨将织造官胡凤翚等查问洛兴华缘由所缮汉文单,由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内务府总管常明、来保、李延禧面奏。
  奉旨:著将此收起,陈世琯来京时,汝等题奏。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一百五十六 内务府奏停止曹頫等承造马鞍撒袋等饰件改由广储司铸造折

雍正三年九月三十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奏闻事。
  据雍正二年十二月十五日,武备院奏咨,内称:从前曹頫等造送之马鞍、撒袋、刀等物之饰件,除六续赏给阿哥、公主及蒙古人用过者外,现在库内所余,已经不全。此等饰件,既皆为奉旨赏给阿哥、格格及蒙古人之用,不可不预先制造预备。现在制造此项饰件,若仍交曹頫领用两淮盐差银两,制造送来,则地方遥远,且往来送收,难免生弊。倘依原样制造夹金铁饰件,既浪费钱粮,且误时日。因此奏请停止交付曹頫等,改交广储司,依式铸造铜饰件。制成后,将应镀金之数,请由广储司详细略估,奏闻使用等语。奉旨:此议甚好,应依议。钦此钦遵。查应补制镶嵌绿松子石铜镀金镌花撒袋之饰件五份。(中略)此项饰件,请皆依照本院所奏者造送可也。等因前来在案。
  今由武备院呈称:现已制成镀金之撒袋、刀、方齐头漆鞍、辔头、后鞦之铜饰件等十二种,每种一份,交与广储司,衡量十二份饰件镀金数目,详细略估,需用一等赤金叶,共十两四钱七厘一毫七丝七忽五微等语。因此,除将现在造成之十二份饰件镀金外,此后六续查看造成之饰件,即请照此略估镀金,并将用金之两数,列入月折具奏。於此另派官员一人监视镀金,如有可从略估数外,再行节省之处,即行节省可也。武备院送来饰件之种数及略估镀金之数,已另缮汉折。为此谨奏。等因缮折。
  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臣允禄,内务府总管兼散秩大臣常明,内务府总管来保、李延禧,交与奏事郎中双全、员外郎张文彬、奏事劳成、蓝翎安泰转奏。
  奉旨:知道了。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一百五十七 江宁织造曹頫奏报江南米价折

雍正三年十二月初四日



  江宁织造奴才曹頫跪奏:
  江南太平无事。米价照常:陈熟上米每石一两一钱,陈熟次米每石九钱,新熟米八钱、九钱不等。百姓乐业。
  谨将十一月分晴雨录,恭呈御览,伏乞圣鉴。
(宫中·朱批奏折)


一百五十八 内务府总管允禄等题孙文成曹頫等织造绸缎轻薄议处本

雍正四年三月初十日



  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臣允禄等谨题:为议奏事。
  臣等前奏,雍正四年正月十七日,总管太监·五品官·加一级刘进忠等传旨:缎库之绸薄而丝生,即如外边所售者,此系何处织造所进,著交内务府总管查奏。再,新织造之缎粗糙而分量轻,亦著交内务府总管,将不好及分量轻者挑出,查明系何处所织具奏。钦此钦遵。查缎库之绸,皆由杭州织造处所进。臣等将现在库内所存,自雍正元年以来送进之新绸,秤量挑选,看得分量轻薄丝生之绸二百九十六疋。又查看由三处织造送进之新缎,挑出由苏州所织之上用缎一百十三疋,官缎五十六疋,由江宁所织之上用缎二十八疋,官缎三十疋,皆甚粗糙轻薄,而比早年织进者已大为不如。查此项绸缎,皆系内廷用品,理应依照旧式,敬谨细织呈进,今粗糙轻薄者,深为不合。现在除将挑出之绸缎,著该织造处郎中孙文成、员外郎曹頫、原任郎中胡凤翚、司库、库使、笔帖式等,照数赔补外,仍将伊等交该管严加议处。等因具奏。奉旨:依议。著将挑出之绸缎收起,俟织造处来人时,交给伊等看,问伊等尚有何话说。钦此钦遵。
  臣等议得:郎中孙文成等,系特派织造之官员,理应将上用绸缎,依照旧式,敬谨将丝制熟,织成极细厚重之缎,始可谓克尽厥职。今竟改变旧式,并不详查,掺用生丝,将绸缎织得粗糙而轻薄,似无其物者,深为未合。查律书内载:凡织缎粗糙轻薄者,应笞五十。因此,依律将郎中孙文成、员外郎曹頫、司库八十五、那尔泰、七品库使常瑞、八品库使佛罗诺、笔帖式常保等,各罚俸一年;加一虚衔库使张保住、麻色、常泰、阿沛、笔帖式雅尔泰、衣拉气、常德、德文等,既无俸给,应革去所加虚衔;原任郎中胡凤翚,既经另案革职,应勿庸议。臣等未敢擅便,谨题请旨。等因缮本。
  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内务府总管臣李延禧、内务府总管臣年希尧、散秩大臣.委署内务府总管臣常明、慎刑司员外郎·兼署骁骑参领·加一级臣赫德、员外郎兼骁骑参领臣珲塔、员外郎臣额尔特依、主事臣孟,交批本七达子等转奏。
  奉旨:依议。钦此。


一百五十九 内务府奏三处织造送来赔补绸缎已收讫折

雍正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奏闻事。
  前经臣衙门具奏,雍正四年正月十七日,宫殿监督领侍刘进忠等传旨:缎库之绸薄而丝生,即如外边所售者,此系何处织造所进,著交内务府总管查奏。再,新织造之缎粗糙而分量轻,亦著交内务府总管,将不好及分量轻者挑出,查明系何处所织具奏。钦此钦遵。当将现在库内所存,自雍正元年以来,由杭州织造所进之绸秤量,看得分量轻薄丝生之绸二百九十六疋;再自三处织造送进之新缎内,挑出由苏州所织之上用缎一百十三疋,官缎五十六疋,江宁所织之上用缎二十八疋,官缎三十疋,皆甚粗糙轻薄,而比早年织进者已大为不如。现在除将挑出之绸缎,著该管织造官员照数赔补外,仍将伊等交该管严加议处。等因具奏。奉旨:依议。著将挑出之绸缎收起,俟织造处来人时,交给伊等看,问伊等尚有何话说。钦此钦遵。当经臣衙门将织造官员各罚俸一年,笔帖式、库使各降一级,议奏在案。
  现由三处织造赔送之上用缎一百四十一疋,官缎八十六疋,绸二百九十大疋,经臣等验看,如数收讫。并遵旨将前挑出之粗糙轻薄之绸缎,交给伊等查问。据员外郎曹頫、司库那尔泰共同跪叩回答:奴才等系特命banli织造之人,所织绸缎轻薄粗糙,实属罪过。奴才等此后定要倍加谨慎,细密纺织。奴才等尚有何说等语。谨此奏闻。等因缮折。
  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臣允禄、吏部尚书.协办兵部尚书事务.内务府总管查弼纳、内务府总管李延禧、尚志舜,散秩大臣.委署内务府总管常明、茶饭房总管.包衣护军统领兼副都统.委署内务府总管永福,交奏事.一等侍卫纳苏图等具奏。
  奉旨:胡凤翚临死勿论。曹頫现在此地,著将曹頫所交绸缎内轻薄者,完全加细挑出交伊织赔。倘内务府总管及库上官员徇情,不加细查出,仍将轻薄绸缎存库,若经朕查出后,则将内务府总管及库上官员决不轻轻放过也。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增补之折四个)



1、苏州织造高斌陈明接奉江宁织造曹頫口传谕旨折

雍正五年三月初四日



  苏州织造·郎中兼理浒墅关税务奴才高斌谨奏,为恭谢天恩事。
  二月二十一日,江宁织造曹頫传旨到苏,奴才迎至望亭舟次,跪请圣安,敬聆训旨。奴才随叩首恭谢天恩讫。伏思奴才愚昧,制办不谙,蒙皇上天恩格外优容,圣训周详,开示明悉,体恤备至。奴才惟有凛遵圣训,实力奉行,竭尽驽骀,仰副我皇上谆切诲谕之训旨,以图少报天恩于万一耳。奴才不胜感激天恩之至。谨奏。
  朱批六折一并密封恭缴。
朱批:览。



2、管理淮安关务年希尧陈明接奉江宁织造曹頫口传谕旨折

雍正五年三月初九日



内务府总管·管理淮安关务臣年希尧谨奏,为奏闻事。
  臣自江西旋淮,于三月初二日前抵镇江,与江宁织造臣曹頫相遇,蒙恩谕令曹頫下臣俞旨。臣跪聆之下,仰见我皇上体恤微臣周详精当,虽纤微无不尽善,臣不胜感激。除敬听恪遵外,为此恭折具奏。
朱批:“奢靡”二字当切戒。



3、两淮巡盐御使噶尔泰陈明接奉江宁织造曹頫口传谕旨折

雍正五年三月初十日



  奴才噶尔泰谨奏,为恭谢天恩事。
  雍正五年二月二十七日,江宁织造曹頫自京回南,至仪征盐所奴才衙门。奴才跪请圣安,曹頫口传圣谕:“以奴才等进呈龙袍及丰灯、香袋等物皆用绣地,靡费无益,且恐引诱小民;不务生产,有关风俗,特命奴才传谕。”奴才钦遵,随叩头谢恩讫。
  奴才上年蒙皇上召进陛见,三聆圣训,奴才仰体皇仁,谆诫淮商崇尚节俭,无事奢侈。今复蒙恩谕劝勉教诲,益见我皇上宵衣旰食,无时不以天下生民为计,深知稼穑艰难,虚靡无益,此诚德惠元元保育群生之至意。奴才加意恪遵,仰体圣心,凡两淮众商,时时劝勉,务使敦本崇俭,醇朴成风耳。为此具折,专差家人巴图赍捧跪奏。
朱批:诸凡奢侈风俗,皆从织造、盐商而起。今天津之风,莽鹄立整理四年,较前改革八九矣。尔可竭力劝导之。

4、江宁织造曹頫口传谕旨



  前织造等衙门贡献物件,其所进御用绣线黄龙袍曾至九件之多,又见灯帷之上有加以彩绣为饰者,朕心深为不悦,比即切加诫谕。近因端阳届节,外间所进香囊、宫扇等件中有装饰华丽、雕刻精工,亦甚至于绣地者,此皆靡费于无益之地,开风俗奢侈之端,朕所深恶而不取也。外省诸臣凡有进献方物土宜,朕留于宫中服用者所需实不多,每随便颁赐诸王、内外大臣等,所以推广惠泽也。如黄龙绣缎之类,既不可以颁赐诸王大臣,不过收贮于宫中耳。其余华灿之物,在朕用之心中尚觉不安,若赐诸王大臣,在伊等亦觉非分,岂非靡费于无益之地乎!况朕素性实不喜华靡,一切器具惟以雅洁实用为贵,此朕撙节爱惜之心本出于自然,并非勉强数十年如一日者。凡外臣进献,惟应量加工价,稍异于市四之物,即可见诸臣恭敬之忱,何必过于工巧而后见其忱悃乎!工匠造物之情,喜新好异,无所底止,见一美丽之式样,初则竞相慕效,后必出奇斗胜以相夸,此雕文纂组之风,古人所以斥为奇袤,岂可导使为之而不防其渐乎!盖治天下之道,莫要于厚风俗,而厚风俗之道,必当崇俭而去奢。若诸官进献之物以奢为尚,又何以训民间之俭约乎!朕观四民之业,士之外农为最贵,凡士、工、商贾皆赖食于农,以故农为天下之本务,而工、贾皆其末也。今若干器用服玩之物争尚华巧,必将多用工匠以为之,市四之中多一工作之人,即由田亩之中少一耕稼之人,此逐末之所以见轻于古人也。且愚民见工匠之利多于利田,必群趋而为工,群趋为工则物之制造者必多,物多则售卖不易,必至壅滞而价贱,是逐末之人多,但有害于农而并有害于工也。小民舍轻利而趋重利,故逐末易而务本难,苟为官者遽然绳之以法,必非其情之所愿而势有所难行,惟平日留心,时刻劝导,使小民知本业之为贵;又复训饬闾阎崇尚朴实,工作之间不事华巧,如此日积月累,遂成风俗,虽不必使为工者尽归于农,然可免为农者相率而趋于工矣。……朕深揆人情物理之源,知奢俭一端关系民生风俗者至大,故欲中外臣民黜奢禁末,专力于本,人人自厚其生,自正其德,则天下共享太平之乐矣。昔人云: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不知奢者取用少而费力多,俭者取用多而费力少,则由奢入俭乃人人行之甚便者,不可谓难也。中外臣民其深体朕意,朕自身体力行,诸王、内外大臣、文武官弁与乡绅富户当钦遵朕谕,其共勉之,勿视为具文。特谕。


一百六十一 内务府奏审拟桑额等设计逮捕曹頫家人吴老汉一案请旨折

雍正五年闰三月十七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请旨事。
  案查审理内府佐领.管辖番役处值年郎中鄂善、常保禀送桑额与索住合谋,央烦番役蔡二格等设计逮捕吴老汉一案。
  据萧林供称:我原系江宁织造府库使。有桑额等之家人,名叫吴老汉者,於康熙五十八年,将我的红花四十包给价四百两买妥,但只给五十两,共余银两拖欠未给。去年十月十四日,我在御河桥遇见吴老汉,和他吵闹时,被番役逮捕等语。
  据吴老汉供称:我系曹頫之家人。并无购买萧林红花、拖欠银两情事。有名叫桑额之人,因久我於康熙六十年卖人参银三千一百余两未还,我到桑额家去催索时,萧林会来我面前,帮助桑顿央求,我未答应。我已上年纪,而且有病。去年十月十四日,桑额向我说,正阳门外有一好大夫,我们就一齐去看了。回来时,桑额说,你进正阳门回家去罢,我进宣武门,顺便到旁处去,说完就去了。我进正阳门,来到御河桥,萧林拦住我坐的车,把我从车里揪出来,番役们就把我套上铁链了。至於萧林如何央烦番役们逮捕我之处,我不知道等语。
  遂将此究讯萧林,供称:我原认识吴老汉是实。他并无欠我卖红花的银两之事。去年十月初十日,我主人的弟弟索住,把我叫到他家。索住认识的名叫桑额者,向我说,我欠吴老汉三千余两银子,已经还他,可是他还向我催索,你到御河桥去,等看吴老汉坐的车来到后,你就说他欠你的银子,把他从车里揪出来,和他吵闹,番役们来了,就可逮捕他了。在这上头,我照顾给你盘缠。一切上有我知道。我一时糊涂,听了他的话,依著他所教的行了是实等语。
  索住供称:我在家养病,桑额来看我,向我说,吴老汉到我家催债,羞辱吵闹,我很受不了。阿哥若疼我,命你哥哥的家人萧林,与吴老汉斗殴,使番役逮捕他。关於萧林和番役们的盘缠,都由我出。阿哥,你这样疼爱,我不能忘,一定帮助阿哥有好处。我一时听了他的话,把我表弟番役蔡二格,叫到我家。我与桑额向蔡二格说了后,逮捕了吴老汉。这是我的死期到了,我还有何说呢等语。(下略)
  桑额供稳:我在庄亲王茶上人的时候,於康熙六十年交付织造官员售卖的人参中,因久了曹頫的家人吴老汉卖人参的银两,吴老汉催债,常在我家里坐著,不留情面地辱骂吵闹。我被迫与索住商议央烦番役蔡二格,设计逮捕吴老汉是实等语。
  又将桑额、吴老汉对质,清算欠银之数。将桑额六续偿还者销除后,现在实欠银一千三百十五两。
  臣等议得:审理桑额与索住合谋,央烦番役蔡二格设计逮捕吴老汉一案。据吴老汉供称(文同前,略)等语。查律载:凡人若合谋设计,故意哄骗,使捕旁人,陷致获罪者,应与犯罪者同罪,处以杖流。桑额欠吴老汉银两,而因吴老汉常往其家催索,竟尔向索住关说,央烦番役蔡二格,计捉吴老汉者,甚是可恶。因此,议将桑额枷号两月,鞭责一百,发往打牲乌拉,充打牲夫;(中略)桑额所欠之银一千三百十五两,应向桑额於枷号期内催取,俟偿完吴老汉时,再行发配。为此,谨奏请旨。等因缮折。
  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臣允禄、吏部尚书.协理兵部尚书事务.内务府总管查弼纳、内务府总管李延禧、散秩大臣.委署内务府总管常明、茶饭房总管.包衣护军统领兼副都统.署内务府总管永福,交与奏事.一等侍卫纳苏图等转奏。
  奉旨:依议。管理番役官员,查出这一案件,很好,应予记录奖赏。案件若查的好,即应记录奖励。如果伊等所属番役,有设计捕人恶劣行为,而伊等若不查出,即连伊等一并治罪,则伊等始知留心奋勉也。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一百六十二上谕苏州织造高斌不必回京仍著曹頫将缎疋送来

雍正五年五月二十二日



  奏事员外郎张文彬等传旨,谕内务府总管等:本年系高斌回京之年,奏请另派官员署理其缺,高斌著不必回京,仍著曹頫将其应进缎疋送来。钦此。
  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内务府大人等谕:将此交广储司,急速咨行苏州、江宁织造,以免迟误。
(译自内务府满文上传档)


一百六十三内务府奏御用褂面落色请将曹頫等罚俸一年折

雍正五年六月二十四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遵旨查覆事。
  雍正五年闰三月二十九日,奏事员外郎张文彬等传旨:朕穿的石青褂落色,此缎系何处织造?是何官员、太监挑选?库内许多缎疋,如何挑选落色缎疋做褂,现在库内所有缎疋,若皆落色,即是织造官员织得不好,倘库内缎疋有不落色者,便是挑选缎疋人等,有意挑选落色缎疋,陷害织造官员,亦未可定。将此交与内务府总管等严查。钦此钦遵。
  查石青缎疋,每年系苏州、江宁织送,做皇上服用褂面,俱用江宁织送之石青缎疋。今将现在库内所有石青缎疋,交与派出查广储司库之郎中鄂善、员外郎立住等,逐一查看,俱皆落色。江宁织造·员外郎曹頫等,系专司织造人员,织造上用石青缎疋,理宜敬谨将丝纰染造纯洁,不致落色,乃并不敬谨,以致缎疋落色不合。应将江宁织造·员外郎曹頫、司库八十五,各罚俸一年,将库使张保住,俟进送缎疋等物来京之时,鞭责五十,笔帖式巴图、库使四格,系新补,及病故之笔帖式雅尔泰,均毋庸议。再,苏州织造·郎中高斌等织进石青缎疋,虽不供御服之用,现今织送石青缎疋,俱致落色,亦属不合。应将郎中高斌、司库那尔泰,各罚俸六个月;将笔帖式常德、衣拉气、库使麻色、常泰,各鞭责三十。其织造处织送石青缎疋,俱各落色,应将挑选缎疋之衣库官、四执事、执事侍及针线头目妇人等,均毋庸议。为此谨奏请旨。
  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臣允禄、署理兵部尚书印务·内务府总管查弼纳、内务府总管李延禧,散秩大臣·委署内务府总管常明、茶饭房总管·包衣护军统领兼副都统,委署内务府总管永福。
  奉旨:依议。钦此。〔注〕
〔注〕此行是据满文奏销档译补的。
(内务府·奏案)

一百六十四上谕织造差员勒索驿站著交部严审

雍正五年十二月初四日



  山东巡抚塞楞额奏,杭州等三处织造运送龙衣,经过长清县等处,于勘内外,多索夫马、程仪、骡价等项银两,请旨禁查一折。
  奉谕旨:朕屡降谕旨,不许钦差官员、人役骚扰驿处。今三处织造差人井京,俱于勘合之外,多加夫马,苛索繁费,苦累驿站,甚属可恶!塞楞额毫不瞻狥,据实参奏,深知联心,实为可嘉!若大臣等皆能如此,则众人咸知儆惕,孰敢背公营私?塞楞额着议叙具奏。织造人员既在山东如此需索,其他经过地方,自必照此应付!该督抚何以不据实奏闻?着该部一一察议具奏。织造差员现在京师,着内务府、吏部,将塞楞额所参各项,严审定拟具奏。
(内阁·起居注册)


一百六十五 江宁织造曹頫进物单〔注〕

雍正朝



  江宁织造奴才曹頫恭进单:
  宁鸭四籍 鸡茸十瓶 冬笋二箱 芹菜二筐 栗子四箱 风菱四箱 榛栗二箱荸荠二箱 查糕八盒查饼八瓶腐乳六坛泉酒四十坛
(宫中·杂件·进物单)
〔注〕原件无日期

 
Tags:江宁织造 曹家 档案 史料 红楼            编辑:admin评论】【关闭】【顶部
上一篇[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 下一篇[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

网友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a
表  情:
c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内  容:

©2009-2019 Honglm.com版权所有 红楼梦潭 致力于中国红楼梦文化分享与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