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红楼新闻 | 红楼诗词 | 读红杂谈 | 人物评论 | 红楼争鸣 | 原创作品 | 脂评石头记 | 红楼评书 | 红楼梦影    
我要投稿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用户注册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梦潭>首页 -> 红学著作
|今天是:

相关栏目

[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七
[录入:admin | 时间:2010-07-04 18:15:10 | 作者:红楼梦潭 | 来源:红楼梦潭 | 浏览:122次]  评论 0

一百六十六 江宁织造曹頫进物单〔注〕



  江宁织造奴才曹頫跪进单:
  匾对单条字绫一百副 朱批:用不著的东西,再不必进。
  笺纸四百张 朱批:也用(不)了如许之多,再少进些。
  湖笔四百枝 朱批:笔用得好。
  锦扇一百把 朱批:此种徒费事,朕甚嫌,到是墨色曹扇朕喜用,此种扇再不必进。
(宫中·朱批奏折)
〔注〕原件无日期


一百六十七 上谕著李秉忠绥赫德接管孙文成曹頫织造事务

雍正五年十二月十五日



  内阁奉上谕:(上略)杭州织造孙文成年已老迈,李秉忠著以按察司衔管理杭州事务。江宁织造曹頫审案未结,著绥赫德〔注〕以内务府郎中职衔管理江宁织造事务。(下略)
(内阁·起居注册)
〔注〕绥赫德,一作隋赫德。下同。


二百六十八 上谕著江南总督范时绎查封曹頫家产

雍正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奉旨:江宁织造曹頫,行为不端,织造款项亏空甚多。朕屡次施恩宽限,令其赔补。伊倘感激朕成全之恩,理应尽心效力,然伊不但不感恩图报,反而将家中财物暗移他处,企图隐蔽,有违朕恩,甚属可恶!著行文江南总督范时绎,将曹頫家中财物,固封看守,并将重要家人,立即严拿;家人之财产,亦著固封看守,俟新任织造官员绥赫德到彼之后banli。伊闻知织造官员易人时,说不定要暗派家人到江南送信,转移家财。倘有差遣之人到被处,著范时绎严拿,审问该人前去的缘故,不得怠忽!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上传档)


一百六十九 赐曹颀等“福”字登记档

雍正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赐公玉一寿(中略)茶房章京马哈达、曹颀(略)以上一百人,每人御笔纸“福”字一张。高斌
(宫中·赏用纸簿)


一百七十 江宁织造隋赫德奏细查曹頫房地产及家人情形折

雍正六年三月初二日



  江宁织造·郎中奴才隋赫德跪奏,为感慕天恩,据实奏闻,仰祈圣鉴事。
  切奴才荷蒙皇上天高地厚洪恩,特命管理江宁织造。于未到之先,总督范时绎已将曹頫家管事数人拿去夹讯监禁,所有房产什物一并查清,造册封固。及奴才到后,细查其房屋并家人住房十三处,共计四百八十三间;地八处,共十九顷零六十七亩;家人大小男女,共一百四十口;余则桌椅、床几、旧衣零星等件及当票百余张外,并无别项,与总督所查册内仿佛。又家人供出外有欠曹頫银,连本利共计三万二千余两。奴才即将欠户询问明白,皆承应偿还。
  再,查织造衙门钱粮,除在机缎纱外,尚空亏雍正五年上用、官用缎纱并户部缎匹及制帛浩敕料工等项银三万一千余两。奴才核算其外人所欠曹頫之项,尽足抵补其亏空。但奴才接任伊始,今岁新运缎匹实属紧要,现在敬谨趱织,以期无误。至于曹頫名下未完缎匹,若一并补办,恐误新运,容俟今年追完所欠曹頫之项,于新运起解后即行续机接办,六续解完。奴才不敢擅便,谨请圣训遵行。朱批:据情报部。
  再,曹頫所有田产、房屋、人口等项,奴才荷蒙皇上浩荡天恩,特加赏赍,宠荣已极。奴才举家骨肉,自顶至踵,悉皆圣主天恩所赐。奴才感激顶戴之私,镂心刻骨,口笔难尽。惟有竭其犬马之力,图报捐埃,以少申奴才分寸之心。至曹頫家属,蒙恩谕少留房产以资养赡,今其家属不久回京,奴才应将在京房屋人口酌量拨给,以彰圣主覆载之恩。
  谨薰沐缮折奏闻,伏乞圣鉴。奴才不胜惶悚顶沐之至。谨奏。
朱批:览。

一百七十一 内务府咨内阁请照例发给绥赫德织造勅书

雍正六年三月二十九日



  总管内务府衙门咨内阁:为请发给勅书事。
  案据江宁织造.郎中绥赫德呈称:奉旨补放绥赫德为江宁织造郎中,已於雍正六年二月初二日接任。惟应发给勅书一张,尚未发给,恳请王、大人咨行该管衙门,请照例发给。等因前来。查雍正五年十二月十八日,据吏部咨称,由内合交出,奉旨:绥赫德著给内务府郎中衔,banli江宁织造事务。钦此钦遵在案。查从前织造官员之勅书,系由贵衙门发给,为此知照,绥赫德之勅书,亦请照例由贵衙门缮发可也。须至咨者。
  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协理内务府总管事务·管理武备院事务·内大臣佛伦、兵部尚书兼内务府总管查弼纳、内务府总管李延禧、尚志舜、散秩大臣·委署内务府总管常明。
(内务府·行文档)


一百七十二 江宁织造隋赫德奏查织造衙门左侧庙内寄顿镀金狮子情形折

雍正六年七月初三日



  江宁织造·郎中奴才隋赫德跪奏:为查明藏贮遗迹,奏闻请旨事。
  切奴才查得江宁织造衙门左侧万寿庵内,有藏贮镀金狮子一对,本身连座共高五尺六寸。奴才细查原因,系塞思黑〔注〕于康熙五十五年遣护卫护卫常德到江宁铸就,后因铸得不好,交与曹頫,寄顿庙中。今奴才查出,不知原铸何意,并不敢隐匿,谨具折奏闻。或送京呈览,或当地毁销,均乞圣裁,以便遵行。奴才不胜惶悚仰切之至。谨奏。
〔注〕“塞思黑”:雍正四年三月,雍正将其政敌,康熙第八子胤祀、第九子胤禟改名,原文为满文,音译为汉文“阿其那”、“塞思黑”,其中“塞思黑”为讨厌之意。
朱批:毁销。

(会载《故宫周刊》第八十五期)

一百七十三 赐曹颀等“福”字登记档

雍正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赏总管王朝卿(中略)茶饭房关〔管〕领永福(中略)曹颀(中略)每人御笔“福”字一张。
(宫中·赏用底簿)


一百七十四 署内务府总管允禄等奏请补放内府三旗参领等缺折

雍正七年十月初五日



  内府三旗参领默尔其、马宝住、万柱已升任,沈玉因罪革职,李秉治身故,司官兼骁骑参领白喜、刘格、鄂善、七十、赫雅图、赫达色、八十、穆克德木布、舒通阿等,解除参领。为补放此等缺额具奏:
  三等侍卫海存,当差共二十二年,原任二等侍卫兼尚膳正世佳宝之子,满洲。
  拜他喇布勒哈番〔注〕马进泰,当差共十七年,原任尚茶正兼阿达哈哈番〔注〕宝住之子,满洲。
  广储司司库关保,当差共三十三年,原任苏拉陈元亨之子,汉人。
  额勒敏佐领下骁骑校德寿,当差共二十三年,原任鹰上人蒙固之子,满洲。
  刘色管领下副内管领费杨阿,当差共二十八年,原任员外郎苏尔泰之子,满洲。
  讷苏肯管领下副内管领乌什哈,当差共二十九年,原任赞礼郎徐成宗之子,汉人。
  尚志舜佐领下护军校曹宜,当差共三十三年,原任佐领曹尔正之子,漠人。(下略)
  将此等人名,各缮绿头牌一个,由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和硕庄亲王、兵部尚书兼内务府总管查弼纳、散秩大臣兼内务府总管·奉宸苑正卿常明具奏,带领引见。
  奉旨:以海存、马进泰、关保、费扬阿、乌什哈、常住、迈住、关住、观音布、二格、七十、赫达色、萨啥连、常寿等,补放骁骑参领。以四十八补放主事或员外郎,著由汝等斟酌录用。钦此。
  本日王、大人谕:按照本堂掣签,以赫达色为镶黄头甲喇,马进泰为三甲喇,关住为二甲喇,关保为五甲喇,常寿为四甲喇,二格为正黄头甲喇,观音布为三甲喇,萨哈连为二甲喇,七十为五甲喇,海存为四甲喇,乌什哈为正白头甲喇,迈住为三甲喇,费扬阿为二甲喇,常住为四甲喇。以四十八暂在本堂行走。此谕。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注〕拜他喇布勒哈番,漠译为骑都尉;阿达哈哈番,为轻骑都尉。


一百七十五 内务府总管允禄为旗鼓佐领曹颀等身故请补放缺额折

雍正十一年七月二十四日



  旗鼓佐领曹颀、徐俊平、尚志舜、李延禧、桑额、乌雅图身故,佛伦革职,郑禅宝升任,为补放此等缺额,将兼在中正殿行走之掌仪司郎中丁松,都虞司员外郎雅尔岱,营造司员外郎世佳保,广储司员外郎永保、尚林,护军参领伊福,奉宸苑员外郎桑额〔注〕,骁骑参领黑达色,骁骑参领兼鸟枪护军参领观音保、七十,骁骑参领兼鸟枪马甲观音布,骁骑参领兼鸟枪护军参领常住,上驷院员外郎赛音保,掌仪司员外郎世图,庆丰司员外郎四十八,饭房三等侍卫玉清等名,各缮一绿头牌,由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内务府总管兼委署领侍卫内大臣.散秩大臣常明、内大臣兼户部左侍郎·内务府总管海望兼理吏部兵部侍郎事务·内务府总管鄂善、副都统兼侍郎衔·内务府总管丁皂保具奏,带领引见。
  奉旨:以丁松、雅尔岱、世佳保、永保、尚林、伊福、桑额、黑达色补放旗鼓佐领。钦此。
  王、大人谕交:以丁松补佛伦之佐领,伊福补徐俊平之佐领,世佳保补桑额之佐领,尚林补尚志舜之佐领,永保补李延禧之佐领,黑达色补郑禅宝之佐领,雅尔岱补四黑之佐领,桑额补常阿之佐领,以常阿调补曹颀之佐领,以四黑调补乌雅图之佐领。
〔注〕此桑额与本件前面提到已故之桑额,满文为同一字,是两人重名,下同。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一百七十六 内务府总管允禄等奏请补放正白旗护军参领缺折

雍正十一年七月二十四日



  正白旗护军参领噶尔明、鄂英辉病故,为补放此等缺额,将侍卫委署护军参领那勤、福勒敦,鸟枪护军参领曹宜、鄂勒吉拜等名,各缮一绿头牌,由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内务府总管兼委署领侍卫内大臣·散秩大臣常明、内大臣兼户部左侍郎·内务府总管海望、兼理吏部兵部侍郎事务·内务府总管鄂善、副都统兼侍郎衔·内务府总管丁皂保具奏,带领引见。
  奉旨:以那勤、曹宜补放护军参领。钦此。


一百七十七 庄亲王允禄奏审讯绥赫德钻营老平郡王折

雍正十一年十月初七日



  和硕庄亲王臣允禄谨奏:臣遵旨讯问原任织造绥赫德以财钻营一案。
  据绥赫德供称:奴才原有宝月瓶一件,洋漆小书架一对,玉寿星一个,铜鼎一个,放今年二三月间,交与开古董铺的沈姓人拿去变卖。后来沈姓人带了老平郡王的小儿子,到奴才家来,说要书架、宝月瓶,讲定书架价银三十两,瓶价银四十两,并没有给银子,是开铺的沈姓人保著拿去的。奴才并未见老平郡王,老平郡王也无差人叫奴才。后来给过书架价银三十两,是我家人四虎儿在古董铺里要了来的,瓶价银四十两没给,我使家人二哥催过。后来我想,小阿哥是原任织造曹寅的女儿所生之子,奴才荷蒙皇上洪恩,将曹寅家产都赏了奴才,若为这四十两银子,紧著催讨不合,因此不要了是实。并没有借给银两之事,我若妄说借给老平郡王银两,天必不容等语。
  随讯问绥赫德家人孟二哥、四虎儿,并责古董的沈四,俱照绥赫德供同。
  因其不吐实情,随传唤原平郡王讷尔素第六子福静讯问,据供:因寻古玩,有开古董铺的沈四,引我到绥赫德家,看定几件,我即获物回家,留沈四讲价,或该多少,我八月务必清还。本日绥赫德使二妇女来我家说,所看定的古玩要送我。我说不白要,价值多少,八月务必清还,目下无现银。二妇女说,既无现银,我们家有无利息的银子,要使就有。因此借他家银子三千八百两,系绥赫德的第四子,同他家赵姓、孟姓家人送来,我们收了。后来我大哥哥听见,即向我说,所借银两,务必急速清还,若不还使不得等语。
  讯据绥赫德之子富璋供称:上年十一月内,有卖古董的沈四,将老平郡王的儿子六阿哥带到我家,拿了几宗古董去。后来又要借银子,我父亲使我同家人赵地藏保、孟二哥,将三千八百两银子送到老平郡王府,见了,将银子交给了六阿哥。他原要给二分利息,我们不敢要利,也并未要文约是实等语。
  又详讯民人沈四、绥赫德家人孟二哥。据沈四供称:我系本京民,在廊房胡同开古董辅。上年十二月间,有原任织造绥赫德,到我铺内说,我家也有几件古董,你随便到我家去看看。隔了十数日,我找到他家去看了,将玉如意一枝、磁瓶一个、铜鼎一个拿出来。隔了两三日,他家要回去了。后因我时常在老平郡王府内行走,今年正月间,老平郡王将我叫到府里说,你替我借几两银子使用,我说无处去借,有原任织造绥赫德家有许多古董,何不到他家要几件,当些银子使用?老平郡王说好,著六阿哥同你去。我同六阿哥到绥赫德家,将那玉如意、铜鼎拿出当了五十两银子,六阿哥拿进去了。第二日,老平郡王说,我给绥赫德家送几样饽饽去,可好麽?我说好,他必定感念王爷的恩。随差赵姓太监送了四盒饽饽,绥赫德家又回送了四件古董。后来听见老平郡王发了财了,并没有听见是那里得的银子。这六七日前,老平郡王向我说,我因无银使用,将绥赫德家银子使了三四千两。绥赫德因何送银的情由,我不知道是实等语。孟二哥供称:今年正月间,我同地藏保,跟著我们小主儿,到老平郡王府里进银子。去时,我同地藏保骑著马,小主儿坐著车,车内放著三包袱银子,数目多少,我不知道。到了府前,我在外边看著车,小主儿同地藏保进去了。随后地藏保出来,将车上的银子包袱拿进府内去了是实等语。
  复详讯富璋,据称:从前曹家人往老平郡王家行走,后来沈四带六阿哥并赵姓太监到我家看古董,二次老平郡王又使六阿哥同赵姓太监到我家,向我父亲借银使用。头次我父亲使我同地藏保送银五百两,见了老平郡王,使六阿哥同赵姓太监收下,二次又使我同地藏保、孟二哥进银三千三百两,老平郡王叫六阿哥、赵姓太监收下。老平郡王时常使六阿哥、赵姓太监往来,与我父亲说话,我实不知道说些什麽。今年三四月间,小平郡王差两个护卫到我们家,向我父亲说,你借给老王爷银子,小王爷已经知道了,嗣后你这里若再使人来往,或借给银子,若教小王爷听见时,必定参奏,断不轻完等语。
  将此处研讯绥赫德家人地藏保,据供:雍正十年十一月,我跟随富璋初次送银五百两,二次送银三千三百两,富璋进府里去来,我并没进去。还有我们家人孟二哥,也会跟去。因何送银情由,我不知道是实。於本月小平郡王差两员官,到我们家,向我主子绥赫德说,你若再差人往府内去时,必然拿究,如此说过是实等语。
  再四严加详讯,绥赫德方供:奴才来京时,会将官赏的扬州地方所有房地,卖银五千余两。我原要带回京城,养赡家口。老平郡王差人来说,要借银五千两使用,奴才一时糊涂,只将所剩银三千八百两送去借给是实。后来小平郡王差了两个护卫,向奴才说,你若再要向府内送甚麽东西去时,小王爷断不轻完,自此我没有差人去。奴才如今已经七十余岁,岂有求托王爷图做官之意?因王爷一时要借银,我糊涂借给了,并没有别的情由等语。
  查绥赫德系微末之人,累受皇恩,至深至重。前於织造任内,种种负恩,仍邀蒙宽典,仅革退织造。绥赫德理宜在家安静,以待余年,乃并不守分,竟敢钻营原平郡王讷尔素,往来行走,送给银两,其中不无情弊。至於讷尔素,已经革退王爵,不许出门,今又使令伊子福静,私与绥赫德往来行走,借取银物,殊干法纪。相应请旨,将伊等因何往来,并送给银物实情,臣会同宗人府及该部,提齐案内人犯,一并严审定拟具奏。为此谨奏。
  雍正十一年十月初七日奉旨:绥赫德著发往北路军台效力赎罪,苦尽心效力,著该总管奏闻;如不肯实心效力,即行请旨,於该处正法。钦此。
  此旨系大学士鄂(尔泰)〔注〕等交出,应banli之处,banli军机处业经banli讫。
(内务府·奏案)
〔注〕雍正汉文奏销档内也录有此件,全文完全相同,惟此处写明是“此旨系大学士鄂尔泰等交出”。故据此补全。

一百七十八 内务府奏将应予宽免欠项人员缮单请旨折

雍正十三年十月二十一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谨遵恩诏事。
  查雍正十三年九月初三日恩诏内载:八旗及总管内务府五旗包衣佐领人等内,凡应追取之侵贪挪移款项,倘本人确实家产已尽,著查明宽免。再,轮赔、代赔、著赔者,亦著一概宽免。钦此。
  雍正十三年九月二十四日,上谕总理事务兼理户部事务和硕果亲王等:查恩诏内有将著赔款项宽免一项,今既正在查办,除应宽免之项,自不宜追取外,但在不应宽免之项内,又有应予宽免者,一时辨别不清,难免牵连,实非朕宣谕施恩之本意。著将此晓谕,一概暂停追取,俟查明辨别后,将不应宽免者,著再勒限追取。钦此。
  又奉上谕:八旗入官之房地,原由父皇交付八旗官员banli,但伊等不能体会圣意,竟未据情banli,既无益於国计,反致苦累旗人,此朕所深知者。且有降谕后,将应豁免项内,因该旗先已查报,复行追取入官者。其中弊端甚多,著交该部切实查明具奏后,再行降旨。钦此。
  雍正十三年十月十二日,上谕总理王、大臣:朕前会降旨,著将一切追取款项,暂停追取,俟查明辨别后,再行定夺。现在八旗官兵人等内,若有因欠款由其本人钱粮俸银及其子孙之钱粮俸银坐扣者,著一律暂停坐扣,俟查明后,再行降旨。将此晓谕该部及八旗。钦此。
  臣等钦遵将包衣佐领官员人等欠款,抵折入官之房地,倘有在降旨后应予宽免项内,而因该旗先已查报,复行追取入官者,应即查明具奏请旨;再将侵贪挪移等案,除谨遵旨暂停追取,俟查明辨别后,其不应宽免者,应再勒限追取;并将包衣佐领官兵人等内欠款,由其本人钱粮俸银及其子孙之钱粮俸银坐扣者,一律遵旨暂停坐扣外,共分赔、代赔、著赔案内未完款项,现既恭逢恩诏,应即分缮案由具奏,请旨宽免。除将以前报出之房地人口抵交欠款,已经查收者勿庸议外,现在报出之房地人口内,凡为指作补偿欠款所提出之私债,俱应遵恩诏宽免。惟所录之私债内,除旗人外,又有应向民人追取之项,是否与旗人一并宽免之处,应候旨遵行。再,满汉官员人等所欠应交内库之官款及包衣佐领下人、旗民人等之代赔、分赔案件,若有由各该管处六续查送呈报者,臣等查核清楚,如果符合恩诏,仍应依例开列案由具奏,诸旨宽免。为此,将现在查出应予宽免之欠项人名、款数,另缮汉文单,一并恭呈御览。等因缮折。
  总理事务兼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学习banli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和亲王,领侍卫内大臣兼管理内务府总管事务果毅公讷亲,领侍卫内大臣·兼内务府总管常明,内大臣兼户部尚书·内务府总管海望,署理工部尚书事务·内务府总管求保,兼侍郎衔·内务府总管丁皂保。
  总理事务王、大臣阅过,交与奏事郎中张文彬等转奏。
  本日奉旨:著将此次查奏之分赔、代赔、著赔等案,俱予宽免。应向民人追取之案,亦箸一并宽免。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汉文单列后〔注〕
  一件、康熙四十四年修理畅春园太濮借欠库银案内(中略)分赔花名银数汉折。
  一件、雍正六年六月内,江宁织造.员外郎曹頫等骚扰驿站案内,原任员外郎曹頫名下分赔银四百四十三两二钱,交过银一百四十一两,尚未完银三百二两二钱,原任笔帖式德文分赔银五百十八两三钱二分,交过银八十七两,尚未交银四百三十一两三钱二分。
〔注〕除有关曹家的外,共余各件均略。


一百七十九 内务府奏请补放护军校等缺折

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十五日



  正黄旗护军校委署参领华色病故,正白旗护军校额图珲、吴林、札勒布已升,镶黄旗德寿佐领下骁骑校刘忠林已升,为补放此等缺额事。
  正白旗曹宜佐领下护军七格,当差共三十八年,原任司库李如滋之子,汉人。〔注〕
  将此等人名,各缮一绿头牌,由学习banli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和亲王、领侍卫内大臣兼管理内务府总管事务果毅公讷亲、领侍卫内大臣兼内务府总管.管理上驷院事务常明、内大臣兼户部尚书.内务府总管海望、署理工部尚书事务.内务府总管来保具奏,带领引见。
  奉旨:以诺海补放护军校委署参领。(中略)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注〕除有关曹家的外,其余均略。


一百八十 内务府奏查各处呈报赔款案均符恩诏请予宽免折

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十六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谨遵恩诏事。
  查雍正十三年十月二十一日,臣衙门为查分赔、代赔、著赂等案奏称:倘有满汉官员人等所欠应交内库之官款,及包衣佐领下人、旗民人等之代赔、分赔案件,若有由各该管处六续查送呈报者,查明如果符合恩诏,仍应依例具奏,请旨宽免等因在案。现查由各处送来呈报之分赔案十一件,著赔案十五件,(中略)既均符合恩诏,谨依例开列案由,具奏请旨。(中略)等因缮折。
  总理事务兼理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学习banli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和亲王,领侍卫内大臣兼管理内务府总管事务果毅公讷亲,领侍卫内大臣.兼内务府总管.管理上驷院事务常明,内大臣兼户部尚书.内务府总管海望,署理工部尚书事务·内务府总管来保,内务府总管赫奕。
  总理事务王、大臣阅过,交与奏事郎中张文彬等转奏。
  本日奉旨:著俱宽免。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汉文单列后:
  分赔十一案〔注〕
  一件、雍正八年三月内,正黄旗汉军都统咨送,原任散秩大臣佛保收受原任总督八十馈送银五千两,笔帖式杨文锦饱送银四千四百两,原任织造曹寅家人吴老漠开出馈送银一千七百五十六两。(下略)
  一件、雍正十三年七月内,厢黄旗满洲都统咨送,原任织造郎中曹寅家人吴老汉供出银两案内,原任大学士兼二等伯马齐,欠银七千六百二十六两六钱。(下略)
  一件、雍正十三年十一月内,正黄旗满洲都统咨送,原任织造·郎中曹寅亏空案内,开出喀尔吉善佐领下原任尚书凯音布收受馈送银五千六十两。(下略)
〔注〕与曹家无关的各件均略。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Tags:江宁织造 曹家 档案 史料 红楼            编辑:admin评论】【关闭】【顶部
上一篇[史料.辑料]曹雪芹和《红楼梦》.. 下一篇[史料.辑料]《关于江宁织造曹家..

网友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a
表  情:
c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b
内  容:

©2009-2018 Honglm.com版权所有 红楼梦潭 致力于中国红楼梦文化分享与传播